施琅简介

  施琅简介

  施琅(1621—1696年),字尊候,号琢公,明末清初军事家。福建泉州晋江人,享年75岁。

  原为郑芝龙和郑成功的部将,投降清朝后被任命为清军同安副将,不久又被提升为同安总兵、福建水师提督,先后率师驻守同安、海澄、厦门,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1683年率清军渡海收复台湾。

  个人生平简介

  追随郑氏

  施琅,福建泉州晋江龙湖镇衙口人,祖籍河南省固始县方集镇。祖先施柄,南宋高宗朝评事官,于1163年(隆兴元年)自河南光州固始县施大庄(今郭陆滩镇青峰村)南渡入闽,为浔海施氏始祖。早年,为明将总兵郑芝龙的部将。

  1646年(顺治三年)随郑芝龙降清。由于郑成功的招揽,入海加入郑成功的抗清队伍,成为郑成功部下最为年少、知兵、善战的得力骁将。

  1651年(顺治八年)随郑下广东南澳勤王。后因与郑战略舍水就陆,以剽掠筹集军饷的做法提出反对意见,郑成功很不高兴,削施兵权,令施琅以闲假人员返回厦门,时遇清军马得功偷袭厦门,守厦主将郑芝莞惊慌弃城溃逃,时施琅亲率身边六十余人主动抵抗,勇不可挡,杀死清军马得功之弟,马得功差点被活擒,率残兵败将仓惶逃离厦门。在南澳的郑成功见军心动摇,继续南下已不可能,只好回师厦门。

  郑召集抵抗将领一概重赏,唯独对假回闲员施琅奋勇抗敌只字未提,只赏纹银二百了事,先前施琅左先锋兵权也未恢复其职,个中诸多缘由引起施对郑不满情绪,恰在此时,施琅一位亲兵曾德犯了死罪而逃匿于郑成功处,并被提拔为亲随。施琅抓回曾德,准备治罪。郑闻讯急派人传达命令,施琅不得杀曾德。施琅曰:法令,琅是不敢违背的,犯法的人怎能逃脱责任?接着他下令杀了曾德。施琅杀犯法亲兵曾德再次触怒了郑成功,由此施郑矛盾升级,郑遂下令逮捕施琅父子三人。后来,施琅用计逃脱,郑成功大怒即杀施父大宣及其弟施显。施琅降清。

  效力清廷

  1656年(顺治十三年)随大清定远大将军济渡进攻福州,授大清同安副将。

  1659年(顺治十六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升任大清同安总兵。

  1662年(康熙元年)升任福建水师提督,遣军击败郑经进攻海澄的军队,并上书清廷将台湾纳入大清版图。终于获得康熙的支持。

  1681年(康熙二十年),郑经去世,而其子郑克塽年幼,将领刘国轩、冯锡范主持台湾事务。内阁学士李光地奏上言台湾可攻,因施琅对水师精通而推荐施琅。康熙帝授与施琅福建水师提督加太子少保之衔,令其相机进取。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施琅率军攻台,逼降东宁明郑集团。之后,他积极呼吁清廷在台湾屯兵驻守,力主保台固疆。

  领军攻台

  1683年(清康熙二十二年)6月,进攻台湾,统帅福建舟师迅速收复澎湖,击败明郑刘国轩部。尔后,利用有利的态势,主动、积极地招抚台湾郑氏集团,促使郑氏集团放弃抵抗而就抚。台湾本岛不战而下。

  其时,清廷内部对台湾地位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对是否留台存在争议。施琅上疏力主留台卫台。在分管兵部的清朝东阁大学士(宰相)潘湖叟黄锡衮的支持下,施琅(乃分管兵部的内阁大臣潘湖叟黄锡衮的妹夫)的意见打动了康熙帝和朝中大臣,清廷终于决定在台湾设府县管理,屯兵戍守。此后,台湾在甲午战后曾被日本侵占50年,二战后于1945年光复。

  郑经接替郑成功后,由于内部陈永华(郑克臧岳父)和冯锡范(郑克塽岳父)发生内讧。病中的郑经把政务交由长子郑克臧处理,克臧聪明能干,做事井井有条,从来没有过失,也很受郑经的宠爱和信任。郑经病逝后,冯锡范毒死郑克臧,立11岁的傀儡郑克塽为延平王,冯锡范专横,贪赃枉法,大失人心。1664年施琅由于建议,清朝派他率兵收复金厦新胜,预备进攻澎湖,直捣台湾,称为四海归一,边民无患。

  1667年,孔元章赴台招抚失败后,施琅即上《边患宜靖疏》,次年又写《尽陈所见疏》,强调从来顺抚逆剿,大关国体,不能容许郑经等人顽抗,盘踞台湾,而把五省边海地方划为界外,使赋税缺减,民困日蹙;必须速讨平台湾,以裁防兵,益广地方,增加赋税,俾民生得宁,边疆永安。他分析双方的力量,指出台湾兵计不满二万之从,船兵大小不上二百号,他们之所以能占据台湾,实赖汪洋大海为之禁锢。而福建水师官兵共有一万有奇,经制陆师及投诚官兵为数不少,只要从中挑选劲旅二万,足平台湾。他主张剿抚兼施,从速出兵征台,以免养痈为患。施琅这一主张,受到以鳌拜为首的中央保守势力的攻击,以海洋险远,风涛莫测,驰驱制胜,计难万全为借口,把他的建议压下来。施琅的议谏被束之高阁,甚至裁其水师之职,留京宿卫,长达13年,但他仍然矢志复台报仇,实现自己的意愿。在京之日,他注视福建沿海动向,悉心研究风潮信候,日夜磨心熟筹,以俟朝廷起用。

  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十月,清政府平定了三藩之乱后,施琅终于在李光地等大臣的力荐下,复任福建水师提督之职,加太子少保衔。他回到厦门后,便日以继夜,废寐忘食,一面整船,一面练兵,兼工制造器械,躬亲挑选整搠,历时数月,使原来全无头绪的水师船坚兵练,事事全备。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施琅督率水军由铜山出发,很快攻克了郑氏集团在澎湖的守军刘国轩部,此后,施琅又一面加紧军事行动,一面对占据台湾的郑氏集团施以招抚。在施琅大军压境之下,郑克塽茫然的说:人心风鹤,守则有变;士卒疮痍,战则难料。还是应当请降,以免今后追悔莫及。郑克塽听从了刘国轩的劝告。

  八月十三日,施琅率领舟师到达台湾,刘国轩等带领文武官员军前往迎接。施琅入台之后,自往祭郑成功之庙,对郑氏父子经营台湾的功绩作了高度的评价,并称收复台湾是为国为民尽职,对郑成功毫无怨仇。(原祭郑成功文:自同安侯入台,台地始有居民。逮赐姓启土,世为岩疆,莫可谁何。今琅赖天子威灵,将帅之力,克有兹土,不辞灭国之诛,所以忠朝廷而报父兄之职分也。独琅起卒伍,于赐姓有鱼水之欢,中间微嫌,酿成大戾。琅与赐姓,剪为仇敌,情犹臣主。芦中穷士,义所不为。公义私恩,如是则已。祭毕,施琅哽不成声,热泪纵横。郑氏官兵和台湾百姓深受感动。赞扬施琅胸襟宽广,能以大局为重。冷静处理公义私怨的关系,远非春秋时期的伍子胥所能比拟)。

  治台时期

  在施琅的治理下,规定赴台者不许携眷。琅以惠、潮之民多通海,特禁往来。。首先严禁广东客家籍人渡台,理由是那里出的海盗多,以及惠潮之民多与郑氏相通;对其他地区的人民渡台也严加限抑,竟然规定渡台人员不得携带家眷,也就是说不许老百姓在台湾扎根,这一政策后来导致台湾妇女奇缺。首任巡台御史黄叔璥《台海使槎录》引《理台末议》的记载说:终将军施琅之世,严禁粤中惠、潮之民,不许渡台。盖恶惠、潮之地素为海盗渊薮,而积习未忘也。琅殁,渐弛其禁,惠、潮之民乃得越渡。,因此施琅对台湾的统治构成两岸往来的最大障碍。

  施琅攻占台湾后,夺占田产收入施琅名下的,几乎占据南台湾已开垦土地的一半之多,名为施侯租田园,一直延续到台湾日据时期。收的租子叫做施侯大租。施侯大租的收纳统归清朝在台衙门代行,并保送至北京转交施琅世袭业主。如此犹嫌不足,还贪得无厌,连无田无地的澎湖渔民也不放过,施琅向渔民们勒索规礼收入私囊。他死后几十年的乾隆二年,清廷发布上谕说:闽省澎湖地方,系海中孤岛,并无田地可耕。附岛居民,咸置小艇捕鱼,以糊其口。昔年提臣施琅倚势霸占,立为独行,每年得规礼一千二百两;及许良彬到任后,遂将此项奏请归公,以为提督衙门公事之用,每年交纳,率以为常。行家任意苛求,鱼人多受剥削,颇为沿海穷民之苦累。着总督郝玉麟,宣朕谕旨,永行禁革。

  爱新觉罗·玄烨:对施琅评价前后不一,有代表性的观点有两种。早期认为粗鲁武夫,未尝学问,度量偏浅,恃功骄纵,后期认为他才略夙优、有谋、善断。

  赵尔巽:台湾平,琅专其功。然启圣、兴祚经营规画,戡定诸郡县。及金、厦既下,郑氏仅有台澎,遂聚而歼。先事之劳,何可泯也?及琅出师,启圣、兴祚欲与同进,琅遽疏言未奉督抚同进之命。上命启圣同琅进取,止兴祚毋行。既克,启圣告捷疏后琅至,赏不及,郁郁发病卒。功名之际,有难言之矣。大敌在前,将帅内相竞,审择坚任,一战而克。非圣祖善驭群材,曷能有此哉?[8]

  连横:在《台湾通史》对于施琅的评价是,施琅为郑氏部将,得罪归清,遂籍满人,以覆明社,忍矣!琅有伍员之怨,而为灭楚之谋,吾又何诛。独惜台无申胥,不能为复楚之举也,悲夫!

  在大陆,官方以往仅正面宣传郑成功击退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的事迹,对郑成功后人在台湾的统治及倾向偏安,作了忽略;对施琅也鲜有着墨,只在提及郑成功时才略带说明。自从具有台湾独立倾向的民进党籍陈水扁于2000年当选台湾地区执政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出于对宣传统一中国的考虑,才大规模正面评价施琅,称其为维护国家统一的英雄,并在其家乡福建晋江为其塑了一尊石像。而民间往往对施琅评价具有争议。

  在台湾,因为国民党当局同情明郑之正统意识型态,所以施琅长期得到负面评价。民间也同情郑家,将施琅视为与吴三桂相同的汉奸卖国贼。在反对大陆的人眼中,施琅代表大陆进犯台湾的侵略者,因而评价也以负面居多。

  后代

  长子施世泽,又名世鬃,继给其亡兄施肇科为嗣,候授部郎;

  次子施世纶,是清官,以廉名第一达主知,时任江宁(今南京)知府;

  三子施世骝,候授部郎,有政声;

  四子施世骥,1680年(康熙十九年)先于施琅从京城返回福建,时年二十。次年,施琅赴厦门上任后,他即奉父命备器械,输糗粮,协助施琅准备东征。二年后他从征澎台,立有战功。

  五子施世騋,以贰守主曹职铨,耽文章诸翰,时随父在福建水师提督任所;

  六子施世骠,娴将略,有父风,随父统台历建勋绩,时任济南参将;

  七子施世骅,吏才敏练,授润州(今镇江)郡佐,时亦随父在福建水师提督任所;

  八子施世范,没有官职,留在京师施府中候廷阙(施琅诸子任职情况,施琅《君恩深重疏》与施德馨《襄壮公传》记载个别有异当以施琅《君恩深重疏》为准)。为此,施琅奏请康熙皇帝恩准,他死后靖海侯由第八子施世范承袭,俾其代臣报效,仰答涓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