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孝宗锦溪种荷花_皇帝故事历史故事8

  宋孝宗锦溪种荷花_皇帝故事

   江南水乡有一小镇叫锦溪,镇上小桥环绕,湖泊相连。其中,在镇的南端有一个古莲池,池内荷花无数,碧波荡漾。而这池中却有个奇特的景象:只有池的南半边种得出荷花,而北半边却始终是绿莹莹一池水。相传,这与南宋的孝宗皇帝有关系。

   南宋绍兴年间,金兵再次进犯中原,主帅完颜兀术带领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向南方,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没多久,金兵已占领扬州,直捣长江天堑。消息传至京城,高宗赵构直吓得脸色煞白,浑身筛糠,急忙召来众臣商议:诸位爱卿,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大敌当前,不知谁有退敌良策?

   赵构说完,只见众臣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没有一个站出来的。这时,赵构的目光落到了丞相秦桧身上。那秦桧本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现在见赵构直愣愣看着自己,只得硬着头皮站了出来,窃窃地说:启禀皇上,以老臣之见,还是以和为贵,要不然……

   丞相何出此言?秦刽的话还没说完,太子赵玮匆匆走了进来,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仗还没打,却先想着言和,岂不是说我大宋朝太懦弱无能了吗?赵玮的话铿锵有力,声声入耳,把大伙的精神头都振作起来了。

   在朝中,秦桧最顾忌的就是赵玮。赵玮年轻气盛,抱负远大,要是把他得罪了,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所以秦桧虽然把赵玮看做眼中钉肉中刺,但表面上不得不让着三分:太子说得极是,怪老臣年迈糊涂了。

   是否和金兵开战,赵构也一直犹豫不决,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玮竟如此胸怀大志,满怀愤慨。他被赵玮的慷慨陈词感动了:好好好,既然我儿有此决心,这次朕要御驾亲征,和金兵一决雌雄。

   当晚,赵玮去东宫和心上人陈妃告别,不料陈妃知道后,非要和赵玮一同前往。陈妃说:我从小习武,爱读兵书,最崇拜像梁红玉那样的女中豪杰。这次能和太子一起为国杀敌,就是战死沙场也心甘情愿。赵玮没有想到,后宫竟然也有这样的女中豪杰,他欣喜不已,答应了陈妃的请求。

   这次出征和以往不同,皇帝御驾亲征,太子冲锋在前,虽然宋军只有十几万人,和金兵对此力量悬殊,但将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同仇敌忾,要与金兵拼个你死我活。一路上浩浩荡荡,当先锋部队逼进镇江时,便和金兵相遇了。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几天来,太子一路当先,陈妃擂鼓助威,直杀得金兵节节败退。

   完颜兀术大感意外,岳飞和韩世忠都已不在人世,为什么宋军还有如此斗志呢?看来情况并非想象得那么简单。再说,金国的军队都擅长马上骑射,可到了这南方总在水上交战,要是再打下去,恐怕全军都要覆没在这河泽湖泊之中了。当金兵败退到锦溪的五宝湖时,面对茫茫水域,完颜兀术仰天长叹一声,无奈地下令全军撤退。

   宋军大获全胜,准备立即班师回朝,为了防止金兵卷土重来,赵构让赵玮和陈妃暂留锦溪镇上,以观敌情。

   锦溪镇上小桥流水,风景秀丽,赵玮和陈妃自然欣喜不已。镇上有一座莲花寺,寺内有一位蓑衣道士,既懂风水,又爱下棋,赵玮便时常和他对弈品茶。莲花寺旁是一方莲花池,莲花池的前面就是那浩渺的五宝湖。

   这天,赵玮和陈妃正在五宝湖的柳堤上散步。忽然陈妃发现,前面的芦苇丛中有一艘月牙小船,船上有几个蒙面的金兵,其中一个正拈弓搭箭在对准赵玮放冷箭。说时迟那时快,陈妃还没来得及提醒赵玮,那支雕翎箭已从芦苇丛中直穿而来。就在箭快要射向赵玮的胸口时,陈妃竟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只听砰的一声,那箭已深深地射入了陈妃的后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岸上的人都惊呆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小船上的几个金兵已纵身跃入了五宝湖,瞬间便消失在茫茫的湖水之中。

   赵玮抱起陈妃,哭喊着跑进莲花寺。蓑衣道人细看伤口,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愁容。只见伤口处有一股乌血在不断地往外流,仔细闻闻有股刺鼻的腥气。蓑衣道人赶紧取来金疮药为陈妃止血,但他知道,陈妃中的是一种叫勾魂散的毒,这种毒无人能解。

   陈妃的伤势越来越严重,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到第十天便咽了气。在临终前,陈妃对赵玮说:太子,你答应我两件事。等我死后,你就把我葬在五宝湖中间的‘独屿’上。蓑衣道人说过,五宝湖的独屿是个风水宝地,葬在那里是不会被水淹没的。歇了好一会儿,陈妃接着说:蓑衣道人是个种植荷花的高手,我希望以后莲花池内能种满荷花,一到七八月间,我在独屿上就能看见生平最喜爱的荷花了……

   安葬完陈妃,赵玮便催促蓑衣道人种植荷花,可就在这当口,皇上圣旨降下,让赵玮即刻回京。临走时,赵玮又依依不舍地对蓑衣道人叮嘱道:道长千万不要忘了陈妃的遗愿,明年我会再来的。

   转眼又到了荷花盛开的季节,赵玮果然如约而至。看着莲花池内随风飘舞的朵朵荷花,再遥望五宝湖独屿上陈妃的孤冢,赵玮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心想:陈妃啊陈妃,你有没有看到这一池荷花正在为你开放……蓦然,赵玮想起了一件事儿,再回头细看,不由得一愣。当初,陈妃关照要种上满池荷花,可为什么眼前只有半池荷花呢?

   赵玮忙问边上的蓑衣道人,不料,蓑衣道人却非常无奈地解释说:太子殿下,当初我是满池都下种的,调理也是一般无二,可不知为什么,这南半池的荷花开得鲜艳夺目,而北半池的水面却一片荷叶都看不到。我种了这么多年的荷花,从来没见过这样莫名其妙的事儿。

   这样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赵玮虽然不懂种植之术,但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等第二年种植荷花的时候,他早早来到锦溪,亲眼看着蓑衣道人和二个小徒弟,把莲子一一种满全池,他这才放心地和蓑衣道人道别。

   半年后,赵玮又风尘仆仆来到莲花池旁,令他大失所望的是,池内依然只开了一半荷花,北边的水面上仍是空空荡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是老天在作弄人,不想让爱妃的心愿得偿?

   赵玮不信这个邪,第三年他又早早地赶了过来,不想蓑衣道人不在寺内,只有两个小徒弟在搬弄荷花种子,正准备下池种植。

   赵玮拦住小道士问:小师父,你师父到哪里去了?二个小道士见太子驾到,赶紧跪地,禀告太子,说师父在房内静心修炼,让他们先来种植荷花。赵玮见两个小道士手中各提着一篮荷花种子,就试图伸手去拿,不料两个小道士都急着后退,并摇手说道:太子别动,这篮内是荷花种子,师父关照过不许别人动的。这个反常的举动让赵玮起了疑心,他让随从夺过小道士手中的篮子,然后把篮内一个个包着莲子的泥团掰开,顿时里面的莲子全都露了出来。这两篮莲子一是黑色,另一篮却是白的。见此情景,赵玮一切都明白了,难怪莲花池内会出现阴阳奇观。

   这些时日,赵玮一直在研究种植荷花的技术,经过反复思考,赵玮觉得或许是下种时有人故意做了手脚,才会出现一半花开一半无的奇特现象。果然被他猜中了,眼前这些黑色莲子是可以生根发芽的,而那一半白色莲子是蒸熟了的,再怎么侍弄也是白搭。

   赵玮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想想陈妃为了救自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自己贵为太子,竟然连她这个小小的愿望都无法满足。他是越想越恨,随即命人把两个小道士绑上,要扔到五宝湖去祭奠陈妃。

   请太子手下留情!就在这节骨眼上,蓑衣道人突然从寺内走了出来。

   一见蓑衣道人,赵玮的气就更大了,他指着蓑衣道人的鼻子骂道:当初陈妃是多么信任你,而你在背后竟干出这种勾当!现在你还有脸来向我求情,要不是看在陈妃的面上,我同样要把你扔进五宝湖去。

   蓑衣道人说:请太子息怒!贫道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依照陈妃的意愿。说着,蓑衣道人从袖中取出一封信交给赵玮。信是陈妃写的,陈妃在信中交代,她让蓑衣道人种荷花,不仅是为了观赏,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时时提醒赵玮,不要忘了励志图强。大宋朝的一半江山还在金人手里,所以荷花也只种半池,等以后赵玮继承了王位,一定要把金人赶出中原,还我大好河山!到那时再种上满池荷花……

   种半池荷花竟然是陈妃的主意,赵玮想想真是感喟不已。接着,蓑衣道人又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那次躲在芦苇丛中放冷箭的并不是金兵,而是秦桧派来的刺客。当时那几名刺客跳水逃生,蓑衣道人就觉得很是惊讶。这五宝湖水深岸阔,水性不好根本无法生还,而金兵大多不识水性,要想从五宝湖逃生简直比登天还难。后来看了陈妃的伤口,又闻到了那股异香,才肯定那些刺客全是秦桧的爪牙。

   勾魂散是一种奇特的毒药,它不是马上丧人性命,而是让人觉得像中暑一般,逐渐磨去人的精神,大多不出十天就咽气了。研制这种毒药的就是秦桧手下的术士贾洪,秦桧用这种毒药不知害死了多少忠臣良将……

   蓑衣道人继续说:那次我识破是秦桧派来的刺客,却又不敢和太子明说,怕你知道后轻举妄动,到时反受其害。现在好了,这三年来我一直在潜心研究,终于用莲子粉再加其他中药,研制出一种解药,以后再也不用惧怕勾魂散了……

   得知这些内情,赵玮再也抑制不住胸中的愤慨,他将秦桧的所作所为一一禀告高宗,很快就粉碎了秦桧的阴谋。不久,高宗禅位给赵玮,汉元隆兴,便是历史上的孝宗皇帝。赵玮不忘陈妃的遗愿,登基后,立志光复中原,收复河山。他先清除了秦桧的余党,给岳飞等忠臣良将平反昭雪,随后又重用了以张浚为首的一批将才,开始了收复中原的宏伟计划。

   后来,锦溪的老百姓为了纪念陈妃这位女中豪侠,才把锦溪改名为陈墓,而那古莲花池里的荷花直到现在还是只种一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