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宋联姻历史故事8

  孙宋联姻

   宋霭龄爱上孙中山

   1913年2月lO日,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和其他实业,随行人员有前实业部长马君武,民权派主笔戴季陶等人,宋嘉树、霭龄父女当然也一同前去。

   一年来,宋嘉树第一次与女儿霭龄朝夕相处。他看到女儿在铁路方面的知识大有长进,她已不再只是给孙中山准备资料,在和日本铁路专家谈话时,她往往能抓住实质,提出最需要了解的情况,还不时插话,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修正日本专家的建议。宋嘉树很为此感到满意。但他也发现了霭龄的秘密,那就是她对孙中山那毫无顾忌的含情脉脉的注视。凭他的经验,他知道女儿可能已坠人情网。他感到有必要及早斩断她的情丝,使她能够正常地生活和工作。

   在横滨海滩上,嘉树和霭龄一边欣赏海边的风光,一边进行着一场艰难的谈话。嘉树装作非常轻松的样子,逐渐把话题引了过来。

   霭龄,看到你这一年多来的进步,我非常高兴。现在你都快成半个铁路专家了。

   是吗?谢谢爸爸的夸奖!

   很热爱这项事业,是吧?

   爸爸,我愿意为孙先生的铁路宏图献出我的一切!?

   嘉树凝望着远处的海浪,显得若有所思:你年岁不小了,除了事业,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爸爸……霭龄有些迷惘。

   告诉爸爸,是不是有了心上人了?

   这……霭龄犹豫不决。

   噢,出发前有人给你介绍一位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博士,人我已经见过,我和你妈都感到还不错……

   不!我不要!

   为什么哟?

   霭龄低下头,憋了半天,猛地抬起头来,两眼放出坚定的光芒:我要嫁给孙先生!

   嘉树迎着霭龄的目光,定定地望着。

   霭龄没有一丝退缩。她的心在激烈地跳动,脸上开始发烫。她想过了,这事可能会在家中掀起轩然大波,爱激动的父亲也许会跳起来,但她自幼形成的坚毅性格,以及对孙中山越来越强烈的情感,使她有信心承受一切。

   嘉树的反应出乎霭龄意外。他并没有发怒和暴跳,而是先笑了一声。霭龄听出这笑声有些干涩,但她决心不去理会,静等父亲的下文。

   嘉树平心静气地说:这真是你的想法吗?

   是的。

   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年龄跟你父亲相仿……

   年龄从来不是爱情的鸿沟。

   他有妻室……

   我只知道我爱他。别的事不属于我的考虑范围。

   他是我们家的老朋友,你一直是称呼他叔叔的……

   在我遇到的所有男人中,他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我别无选择。

   那你向他表示过这个意思吗?他的态度怎样呢?

   我已经多次向他传递过爱情的信息,我相信他会接受的。

   你凭什么认为他会有和你一样的想法呢?

   他正在进行一项伟大、艰难的事业。一位哲人说过,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我不敢自命伟大,但是我年轻,受过良好教育,对他有一片赤诚忠心,我的工作受到许多人的称赞,他对我的工作一直十分满意。我认为他要完成他的事业,非常需要我和他一起并肩奋斗。

   啊,上帝!愿全知全能的上帝拯救你!你迟早会面临一场痛苦而一无所得。

   我不愿您的预言成为事实!

   霭龄和父亲这次谈话后的第三天,她就直言不讳地向孙中山袒露了心迹,表示愿意为他的事业献身,为自己崇拜的英雄捧出一片冰心,同他喜结良缘,共修百年之好。但这次谈话的结果使她大失所望。她无法忍受这种好心不被领情的痛苦,她想,等庆龄回国接替了她,她便辞去孙中山的英语秘书工作。

   宋庆龄与孙中山见面时脸红红的,楚楚动人

   1913年秋,宋庆龄自美返国途中,突接爸爸一封加急电报,要她直接到日本横滨,与家人团聚。为什么到横滨?庆龄不得而知。她接到电报的时候,着实想了一阵子。是不是革命失败,举家逃亡?

   爸爸,我这里有一封信j是美国朋友带给中山先生的。你安排个时间,我亲自面交他。庆龄说。

   那就明天吧!宋嘉树说道。

   9月16日,她的爸爸带她到东京去见孙中山,同行的还有霭龄。他们父女来到孙中山住宅,恰巧孙中山不在。他们同等在那儿的陈其美,以及日本友人闲谈。

   不一会儿,孙先生回来了,和来客一一握手。

   大家无言,喝着主人送上的茶水。

   宋嘉树打破沉默,他指了指坐在角落的女儿:这是庆龄。她刚从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毕业,来东京探视我们。

   宋庆龄欠身,俯首:您好,先生。说完嫣然一笑。

   孙中山望着宋庆龄他已经认不出这位美丽的女郎就是那次在船上见到的小姑娘。为了弥补进门后对她的忽略,孙中山苦笑着说:我读了你的论文,可惜‘最伟大的事件’已消逝我们又一次做了流亡客……

   宋庆龄抬起头来,口气十分坚毅地说:不,辛亥革命已经永远载入人类的光辉史册!

   说得好。我们这里有不少人已经丧失了信心,急需要你来宣传。孙中山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孙先生,我这里还有您的一封信呢!

   庆龄说完,便去拿信,交给中山。

   噢,是老朋友哈曼来的!中山边看信边问,他现在怎么样?

   他现在很好。临回来那天,他亲自为我送行,并祝贺你革命成功!

   成功什么?现在连家都没有了!孙中山直言快语,接着又说,你的任务完成了,我谢谢你。

   先生客气了。庆龄说这话的时候,脸红红的。

   不久,庆龄参加了流亡者总部的工作。她思路清晰,眼光敏锐,剖析事理直中核心,不为表面现象所迷惑。她没有个人企图,一心一意做好流亡者的组织工作。她文静、谦和,善于与人相处,很快博得众口一词的称赞。

   孔祥熙参加宋家家宴后没几天,霭龄就正式向孙中山提出了辞职。孙中山舍不得失去这样一位好助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他语调沉缓,高度评价了霭龄几年来的工作,赞扬了她的工作精神、办事能力和负责态度,并对霭龄作了诚恳挽留。孙中山说,如果准备结婚,以后可以多留一些时间处理家务,每天只要能来两三个小时帮他处理一下最重要的事务,都将非常感激。

   霭龄突然发现孙中山好像苍老了许多。这时候离开,霭龄心中也有些不忍。为孙中山的至诚感染,霭龄几乎要答应留下来了。但她忍住了,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决心彻底离开。她向孙中山推荐了妹妹庆龄来接替秘书工作。她介绍说,庆龄非常崇拜先生,热情高,意志坚定,是一位凡事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她在各个方面都比自己更强,肯定能干得更好。孙中山默默点了点头。

   这一天,两人几乎没再说话。霭龄处理了手头紧急的事务,把其他的案卷作了清理,未完的事情都加了说明性的文字,为庆龄能很快了解情况展开工作做了准备。

   霭龄下午离开的时候,孙中山中断了和党内干部的谈话,亲自送出门外。握手道别后,又一直目送她的车子远去,直到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孙中山回到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庆龄从内屋进来收拾好文件。

   孙中山叫了一声:霭龄!显然他还沉浸在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