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审林彪江青案的决策内幕

  公审林彪江青案的决策内幕

  1980年9月4日,中央书记处开会制定出新的审判方案。

  1980年9月8日下午3点,华国锋、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胡耀邦以及新当选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等人,走进了人民大会堂的福建厅。彭真亲自汇报。

  刚从人大会上归来的彭真,精神依旧那么充沛,脸上容光不减。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他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幸存者,已成为使中国成为一个法制国家而作雄心勃勃的努力中的主要建筑师。

  彭真正式向政治局委员们宣布,10名主犯的情况已查清楚,起诉书中写了两个集团的罪行,包括10名主犯的罪行。他几乎没有拿手里准备的材料,直接说问题。在此之前,两案审判工作小组准备了一个材料,材料叙述了在中央两案审判指导委员会的领导下,先后以中央和军队司法机关的干部为主,又从全国各地调集400余人,做了5个月的预审、收集、核实证据和起草起诉意见书的工作。但彭真没有谈这些,他望了望坐在左右的彭冲、江华、黄火青、黄克诚、王鹤寿、伍修权、黄玉昆、凌云、刘复之和史进前等,就是他们带着这400多人辛勤工作的。他知道他们关心的不在于付出了多少汗水,他们同自己一样,是等待中央的决策。

  彭真换了一个坐姿说:现在汇报几个问题。

  彭真一开口,常委们的腰都直了起来,注意力高度集中。

  彭真声音更洪亮:起诉意见书上所列的犯罪事实,同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划开了。起诉书不涉及路线问题,工作上的错误包括党纪、军纪、政纪问题都不涉及。这次审判只审罪行。接着他把起诉书翻开一页:毛主席、周总理和党中央工作上的缺点错误,都不写。比如说,整刘少奇时,抓了许多人。江青亲自批准抓了11人,已死两人。另外,林彪在1966年5月18日有个讲话,当时讲‘政变经’。但是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的,不能上。另外,江青、叶群、陈伯达,过去下发的材料上,讲他们是叛徒、托派,他们掌权后销毁了材料,我们无法调查,查不清。历史问题也不涉及。

  人们把目光投向了邓小平。他把起诉书稿拿了起来,扬了扬,说:这个起诉书可以用。但是,他目光一扫:不能有一丝虚假,不能侥幸。

  邓小平说:起诉书的内容不能涉及毛主席、周总理的错误,这一点要特别慎重。

  彭真点了点头。彭真抓住邓小平的话茬儿,问:是先搞决议,还是先审判?邓小平明白,否定文化大革命已成定局。随着决议起草工作的进展,中央可能要进行一些组织调整和人事安排。这都是一些人民内部矛盾。

  他同意彭真前面讲的观点,还是先解决敌我矛盾要紧。

  先审!邓小平很果断。

  这两个案子不要低估林彪集团的罪过,林彪是掌握枪杆子的,比笔杆子不会差。

  同时,他还提醒大家注意一个问题:黄永胜等人有功,量刑可以轻一些,不能减罪。成立特别法庭,一审终审!

  后来,邓小平这些代表中央的建议,基本上被全国人大常委会采纳。

  叶剑英元帅经过深思熟虑后,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戴着老花镜显得很斯文,尽管穿一身军装,也藏不住他的儒雅风度。这与他当年所谓大闹京西宾馆,拍桌子拍断手指的情形迥然不同。他扶了扶眼镜,显示出说话的严肃和庄严:一定要审判!他的手像指挥千军万马般在面前横扫了一下。

  然后有理有据地作了分析:江青虽然是毛主席的夫人,但她不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她反毛主席。林彪是接班人,这是幌子。

  接着,会场气氛又热烈起来。几个争论不大的问题很快通过。譬如把10名主犯审完之后,其他人交地方法院和军事法院审判。因为现关押在秦城监狱的罪犯除10名罪犯外,还有41名反革命集团成员。会上,审判工作委员会还汇报了属于错误、构不成犯罪、并未写进起诉书的13件大事:对刘少奇同志定案问题;文艺黑线专政;上海一月夺权;二月逆流;7.20事件;文攻武卫问题:杨、余、傅事件;军委办事组代替军委常委问题;中央文革代替中央书记处问题;诬蔑周总理所谓十一次路线斗争代表的问题:1976年诬陷迫害邓小平同志的一些问题;天安门事件问题;向维特克泄密问题。

  汇报时,中央两案审判工作小组在起诉书中不写进这些问题,并不影响对江青等人的定罪;列入起诉书,反而会使罪犯容易抵赖、推卸责任的理由也都讲了。

  这个问题早已形成共识,基本上没有异议。只是有人感到比较可惜。但也只好割爱了。话说到此,形成一致意见。李先念思考了一会儿,补充说:小平讲,一案起诉,两庭审理,可能简单一点。时间怎么样?

  彭真马上回答:很紧,但可以做到。今年能审下来就很好了。中纪委的报告转发全党。大家都知道他指的是中央纪委从党的纪律角度,写出一本林、江反革命集团的罪行调查报告,因涉及到党的路线问题,中央同意作为党内文件发下去。人们会发现这样的问题:许多事情没有毛主席点头,他们能干吗?总理批过的文件也不少。

  邓小平接过话茬儿:周总理‘做了违心事,讲了违心话’。当时他不这样做是不行的。只有这样,才能做更多的好事,才能保护老干部。

  他不那样做,就跟我一样进秦城监狱了。他是委曲求全,处境困难。彭真说。

  这是公平话。赵紫阳说。

  这是公道话。彭真补充道。

  问题已基本解决,方案也确定了。剩下没表态的两人也接着表了态:同意上面的意见。几天前担任总理的赵紫阳说。

  那就这样定了。华国锋是会议主持人。

  基本上就这样。彭真代表办案人员表了个态:经过我们的工作,根据指示,再推敲。

  审这个案子叫‘投鼠忌器’。务必抓紧,要不审,有人会说他们不够罪,或说我们意见不一致。邓小平说完开始收拾文件。但他补充了一句:请彭真同志一抓到底。

  入夜,当围绕人民大会堂的几辆轿车随着警卫严密的车辆散去的时候,华灯的光芒也随之散去。

  不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通过无线电信号向世界各地发布消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特别检察厅和特别法庭,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