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一生中的三个座右铭

  毛泽东一生中的三个座右铭

  众所周知,毛泽东在湖南长沙师范学习时的座右铭是:贵有恒何必五更起三更眠,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青年时代,醉心于学习与革命的毛泽东还有一个座右铭:不谈家庭琐事,不谈金钱,不谈妇女。

  鲜为人知的是,毛泽东还有第三个座右铭。这个座右铭是延安时期续范亭写给他的一首诗。诗曰:

  领袖群伦不自高,静如处子动英豪。

  先生品质难为喻,万古云霄一羽毛。

  (刘益涛着:《十年纪事:1937-1947年毛泽东在延安》,中共党史出版社2007年版。)

  续范亭生于1893年,山西省崞县人。早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当过孙中山的卫士长。1911年辛亥革命时,任革命军山西远征队队长,后组织西北护国军,讨伐袁世凯。1925年前后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二混成支队参谋长、第六混成旅长、国民军军政学校校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续范亭反对对日妥协,呼吁抗日。但国民党蒋介石政府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拒不纳谏。1935年,在南京拜谒中山陵时他悲愤地写下《哭陵》一诗:

  谒陵我心悲,哭陵我无泪。

  瞻拜总理陵,寸寸肝肠碎。

  战死无将军,可耻此为最。

  腼颜事仇敌,瓦全安足贵?

  爱国心切救国无门,续范亭在中山陵前剖腹自戕,以死来唤醒国人抗日。他在《告民众书》中说:余今已绝望,故捐此躯,愿同胞精诚团结,奋起杀敌。续范亭剖腹明志时还留下一首绝命诗:

  赤膊条条任去留,丈夫于世何所求?

  窃恐民气摧残尽,愿把身躯易自由。

  续范亭的壮举,是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有力揭露和抗议,激励了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遇救后侥幸活下来的续范亭继续为抗日奔走。1937年9月,续范亭任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与共产党人合作创建山西新军,任新军总指挥。1939年,他参与指挥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战斗。1940年,任晋西北军政民联会委员会副主任、晋西北行政公署行署主任。同年11月,任晋西北军区副司令员。1940年冬,日军对晋西北根据地实行残酷的大扫荡,续范亭率行署机关日夜转战,积劳成疾,终于病倒。他本有肺病,经中山陵剖腹明志后,身体更坏。

  当中共中央得知续范亭的病情加重时,即专门打电报要他到延安去治病。对此,续范亭热泪盈眶,感激不已。想到能去毛泽东身边治病,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这使续范亭感到莫大的幸福。

  1941年4月初,当担架抬着续范亭到达延安中共中央所在地杨家岭时,毛泽东和许多中央领导人特地走到山坡上去等候、迎接他。在延安,续范亭受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人的百般关爱和敬重。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以及许多在延安的负责同志,都关怀他的病情,四处给他寻找药品,经常到医院看望他。对此,续范亭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倍感在延安就如同回到自己的家里一样。为此,他曾经赋诗感慨:延安如故里,诊疗施百般;衣食愧饱暖,同志复时看。

  在延安,续范亭多次同毛泽东交谈,视毛泽东为良师益友。1942年3月间,他写了一篇漫谈毛泽东的文章,可惜这篇文章没有保留下来,现在找不到了。同时还写了一首诗歌颂毛泽东:

  领袖群伦不自高,静如处子动英豪。

  先生品质难为喻,万古云霄一羽毛。

  对这首诗,续范亭曾给予这样的解释,他说:毛主席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最好领袖,他把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造了一整套符合中国国情的革命理论和方针政策。他不愧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伟人,但是他谦虚、谨慎、平易近人,无论是对干部、战士、勤务员,还是对普通老百姓,他都平等对待,推心置腹,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所以,我说他‘领袖群伦不自高’。毛主席是知识分子,博大精深,满腹经纶。从外表看,他文质彬彬,完全是学者风度,但他实际上不仅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而且是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只有毛主席那样大胆的政治、军事谋略家,才能在双十二事变时力主释放蒋介石;才能在打退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两个反共高潮中,坚持针锋相对的斗争。所以第二句是‘静如处子动英豪’。第三句‘先生品质难为喻’。的确,拿毛主席比喻历史上哪个人好呢?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同历史上一切伟人都有本质的不同。关于这一点,斯大林有句名言,当一名记者问斯大林:列宁同彼得大帝相比,谁更伟大时,斯大林回答说,如果说列宁是大海的话,彼得大帝就是沧海之一粟。所以说‘先生品质难为喻’。我曾想把毛主席比做刘邦的三杰(张良、韩信、萧何),但还觉得不够全面。所以这首诗的前面三句我早就想好了,可最后一句想了几天,最后才想起了杜甫的一句诗‘万古云霄一羽毛’。这句诗是杜工部赞颂诸葛亮的,是《咏怀古迹》中的一句。原诗是‘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运移汉祚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这里面,‘万古’一句,是空前;‘云霄’,是甚高;‘一羽毛’是羽上的一毛,品清质虚而体极小,惟其清虚而不自大,所以空前而又甚高。用诸葛亮比喻毛主席,还是不够的,但想不出更恰当的比喻,只好这样了。

  续范亭先是把文章和诗寄给毛泽东,接着又写了封信,请毛泽东同意他公开发表。

  毛泽东于1942年5月14日回信表示:你三月间的漫谈,到今日才复你,可见我的不对。我把你的漫谈当作修省录,但不同意你的夸赞,因为夸得过高过实了。因此我也不把这漫谈退还你,目的是使你不能发表,我觉得发表不好,如你尚有副本,也务请不要发表,就你的地位说,发表也有妨碍的。不自高,努力以赴,时病未能,你的诗做了座右铭。(参见山西省原平市续范亭纪念堂内毛泽东写给续范亭的信手稿。)

  被毛泽东当做修省录的漫谈文章,由于没有流传下来,不知写的是什么,想来对毛泽东是褒赞有加的,最终是没有发表。被毛泽东当做座右铭的诗,却有幸留存下来了。

  1947年9月12日,续范亭因病重辞世,享年54岁。毛泽东和许多中共中央领导均发来唁电。毛泽东还派人送来花圈和挽联。挽词为毛泽东亲笔所书:为民族解放,为阶级翻身,事业垂成,公胡遽死?有云水襟怀,有松柏气节,典型顿失,人尽含悲!横幅为:范亭同志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