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隆塔地宫盗宝案始末历史故事8

  兴隆塔地宫盗宝案始末

   连虾爬子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打起兴隆塔的主意。他只是听说十三层是佛塔建造的最高品位,只有安葬佛祖的灵骨舍利才能建这么多层;也只有这种佛塔的地宫里才会有安葬佛祖灵骨的石匣、金棺、银椁和其他宝物。但这座佛塔的地下究竟有没有地宫,就连当地文物局的人也不知道。

   虾爬子似乎并不急于弄清楚这些情况,他先在一家旅馆住下来,没事的时候,就在塔的周围转悠。兴隆塔在兖州博物馆的院内,人来人往不说,四周还有很多监视器。看来,从表面上进入地宫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挖盗洞。

   一天,虾爬子来到兴隆塔北侧围墙外的农贸市场里,熙熙攘攘的人们正忙碌地买卖着。虾爬子发现农贸市场靠近兴隆塔方向有五六间门面房正在出租,虾爬子便租用了一间房子,并开始做起了生意,主要是批发海鲜干货。一些海鲜需要浸泡,正好可以用修水泥池子进行掩护。虾爬子先把店面砌了一道墙作为隔断,然后便堂而皇之地干起活了。

   正式开工之前,虾爬子从老家物色了4个同伙,加他一共5人。因为干这行有个讲究,必须得单数。一般3人,胆大的1人也行,不凑2、4、6人,双数人容易被警察或墓者亲属抓到。几个人都有一些小偷小摸的前科,因此大家一拍即合。做好分工,他们就去五金店买来带胶皮的防磨手套、工兵铲、折叠铲、小镐头、撬棍、去铜锈的螺丝松动剂和一包土炸药。关于到底买不买炸药,虾爬子心里着实犯了几天嘀咕,炸药主要是盗墓用的,用炸药炸地宫,那还不把塔给炸塌了?就算塔炸不塌,炸药的动静也会把街坊四邻给惊动了。所以,买来的土炸药只是留着备用。

   在开挖那天,虾爬子还请来一尊开光玉佛,并且去庙里烧了炷香,以求得佛祖的保佑。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虾爬子无意中看到兴隆塔的顶端出现了一圈色彩绚烂的光环。虾爬子让其他4个人看,他们却说什么也没看到。这可把虾爬子吓坏了,莫非是佛祖显灵,还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事发之后,据周围摊主回忆,他们白天很少开门经营,常常是房门紧锁,做生意都忌讳问及货源或者价格什么的,也就很少过问。真没想到他们是干那个的。白天,他们就着农贸市场里的吵闹声挖洞。晚上,盗挖工作就停下来。虾爬子发现,挖洞并不像预先想象的那么简单,先要向下深挖一个4米多深的井,然后再横向挖近40米地道,直通兴隆塔塔基。他们一共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平均2天挖1米左右。好在这一带土质松软,挖掘起来并不太吃力。但松软的土质带来一些问题,虾爬子主要是怕造成塌方。所以,他要求同伙一定不要把洞挖得太大。另外,在地洞里判别方向,怎么把盗洞挖直了也是一道难题。虾爬子为此用上了指南针和GPS系统,但似乎都不太管用,虾爬子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每天农贸市场收摊时,虾爬子他们也跟着收工。晚上不出招待所。他们很谨慎,很少跟外界联系,从来不给家里打电话。全部的娱乐就是抽烟、打牌,就着鱿鱼丝、干贝丁和鳗鱼干喝酒。虾爬子发觉,他们的作息习惯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跟盗墓正好是相反的,挖墓时间一般是半夜2点以后,要问为什么,没人知道,就连师父也不知道,总之,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必须遵守。如果说晚上要干活,就是转移土方。为了不使人怀疑,每天晚上,他们都要把白天挖出来的土装进麻袋,然后放进纸箱,用三轮车运到郊外的路边扔掉。虾爬子嘱咐同伙,如果有人盘查,不妨实话实说。问:你们从哪儿来的?答:威海。问:干吗来的?答:做海鲜干货批发。问: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答:土。问:土是哪儿来的?答:地里挖出来的。问:那为什么不白天运?答:白天没时间。可惜这么长时间,没有碰到一次这样的情况,所以虾爬子的排练也没派上用场,最终变成了自问自答。

   天气好的时候,虾爬子喜欢在老城闲逛。一方面散散心,一方面观察一下市面的动静。一天,他看到巷子里一位老人在晒太阳,便以问路为由凑过去跟老人聊天。让虾爬子意外的是,老人还挺喜欢说,俩人聊来聊去就聊到塔上。老人告诉虾爬子,这塔最初是隋代建的,离现在应该有2000多年了。建好那天,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从远方飞来了两只白鸟落在塔上,这是吉祥的征兆。但是到后来塔还是被毁了,但寺庙还在。宋朝的时候,从于阗国来了一个僧人,在寺庙讲经说法近30年,最后圆寂在这儿。听说朝廷为了他,才把这塔重新修建起来的。到了清朝康熙七年,山东发生了一次大地震,把兴隆塔震成了两截。后来又盖的时候,七层以上就变得细小了,而且改成了实心的,所以当地人都管它叫塔上塔,也叫子母塔。在倒塌之前,兴隆塔的塔顶也是能上去人的。虾爬子问老人,哪塔底下到底有没有地宫呢。老人打量了一眼虾爬子,说,这就不好说了。其实,话一出口虾爬子就后悔了,他知道这样问是多余的。

   告别老人,虾爬子独自登到兴隆塔上。这是他头一次登到塔上,看到砖上有字,又往远方眺望,想到此时此刻,同伙们正在挖盗洞,虾爬子感到脚下一阵微微震动。于是赶紧从塔上下来了。

   转眼3个月过去了,当盗洞挖了大约有40米时,虾爬子估摸着差不多了,他决定自己亲自挖掘。不过半个时辰,铁锹发出砰的一声,一看铁锹上的粉末,虾爬子知道挖到了砖头,这应该是兴隆塔的塔基了。激动之余,虾爬子干脆扔掉工具,用手直接挖起来。塔基本身厚度是6米,虾爬子耐心地把砖一块块拆下来,然后穿透塔基进入地宫。

   就在半个多月前,虾爬子还接到师父的电话,让他加快速度。虾爬子只好催促他的同伙,就连吃饭时也不歇着。大家轮流挖掘,虽然戴着防磨手套,几个人手上还是磨出了血泡。但是有一条规矩大家都必须遵守,那就是挖的时候不许喊名字,这也是虾爬子定的,至于为什么,虾爬子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觉得反正不好,可以老大老二老三那么叫,如果顺嘴说出来,就瞎说名字,一边挖一边喊名字,瞎说什么名字都行。比如张三李四王五,只要不是真的。

   虾爬子是从兴隆塔北面的甬道口进的地宫,他迈下七层台阶,经过一条6米长的通道,然后进入到方形的地宫。虾爬子估摸了一下,地宫的边长为2.27米,约5平方米。它的顶部为三层斗拱砌成的劵顶,中间为天井,差不多有2米高,虾爬子琢磨,所谓天井,大概是通天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