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林】卖娘

  【故事林】卖娘

  李家湾出了一件稀罕事,李二狗要卖娘!这个消息一传出,十里八乡的人炸了窝。这年头卖什么的都有,唯独卖娘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李二狗莫不是发神经?说来话长。这李二狗是抱养的,他娘从20岁开始守寡,守了数十年,如今老了,而且患有老年痴呆症,不是往裤子里拉屎,就是往炕上撒尿。李二狗虽然有些嫌弃,但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卖娘。关键的问题是天上掉馅饼了。那天,一个乡政府干部来到李二狗家,告诉他县里给他家购置了一套100平方米的商品房,已经装修好,让他们过去住。李二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平白无故的怎么送自己一套商品房呀?急忙问原因,乡干部说,他也不清楚,有问题去找县政府的王来东秘书。说完就走了。这下子,各种猜测四起,大家最倾向于一种猜测:高速公路不是要从这儿修过去吗?李二狗的老宅子正好在路中央,为了妥善安置李二狗一家,县里送了这套商品房。大家眼红得不得了,都说这高速公路怎么就不冲自家的房子过?李二狗正为怎么跟公家讨价还价而费脑筋,没想到跌了一跤却拾了个大元宝,一间老宅子竟换来一套商品房!他欢天喜地准备全家搬到城里去住,可一看到痴呆的老娘,李二狗心中又犯了嘀咕:这崭新的房子弄一个乱拉屎拉尿的傻老太太,不太合适吧?可不合适又怎么办呢?你总不能把她扔在乡下不管吧?那样别人还不把你的脊梁骨戳断!这难不住李二狗,他眼珠一转,来了主意。他让人把自己现在住的这座老宅子估了一下价,大约在4万元。李二狗一拍胸膛,放出话来:老宅子要卖,只要2万元,但必须把老娘一块儿买走。此言一出,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炸。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李二狗的良心让狗吃了,为了自己享福,竟把养母给卖了;也有的说,这李二狗天良未丧尽,尽管做法有些荒唐,还是考虑到把老娘安置好了再走。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李二狗是铁了心:连房子带娘一块儿卖。由于房价便宜,还真有人前来打探情况,可一听说连老娘一块儿卖,纷纷打了退堂鼓。李二狗急了,一咬牙,把价格往下降,可一直降到5000元,还是没人敢买。正当李二狗急得团团转时,村里的水旺两口子找上门来了。水旺说:“大兄弟,也别说5000元了,我还给你2万元,我买了。”李二狗喜出望外,他怕水旺变卦,赶紧找人作证人,两人定下一份协议:房子和老娘归水旺所有,水旺付现金2万元,待李二狗搬到县城后交房,双方不得反悔。两人签了字。李二狗笑眯眯地揣了协议,拍拍水旺的肩膀说:“有空儿到城里去玩。”水旺两口子出2万元买了房子和傻老太太,村里人都摇头,说这两口子傻呀,这一个痴呆老太太要侍候到啥时候才完呀!老太太如果一年半载的能去世,倒也罢了;可看老太太的身体,活个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这十年八年还不把人给拖累垮了!水旺笑笑,说:“我们买这房子可不是图便宜,老太太都这么大岁数了,看着多可怜,都是乡里乡亲的,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吗?”李二狗可不管水旺是怎么想的,没了后顾之忧,他美滋滋地领着老婆孩子来到城里,找到了王秘书。王秘书把一串崭新的钥匙交给他:“房子在怡和花园A栋302室。”李二狗连说谢谢,正想问个明白,刚好有人来叫王秘书,王秘书便匆匆出去了。李二狗只好罢了,心想拿到房子才是最重要的,其实问不问无所谓,除了赔偿还能有别的原因呀?他和老婆孩子急不可耐地来到怡和花园,打开房门一看,哇噻,真是漂亮!推开窗户,繁华的街市尽收眼底,这可比乡下的宅子强多了。谁知,李二狗搬家那天,县政府的王秘书来看望他们,一见只有他们仨,便生气地问道:“李二狗,怎么光你们来了,老太太呢?”“在乡下老家呀!”李二狗很奇怪王秘书怎么问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把她一块儿接来?”李二狗就有些不高兴了,心里说,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也轮得着你管吗?可他脸上不敢表现出来,笑道:“老太太在乡下住惯了,不愿来城里。”“那不行,这房子你们不能住了。”说着,王秘书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李二狗一家子推了出来,连几袋行李也给丢出来了。“砰”的一声,王秘书锁上了房门,拿走了钥匙。李二狗心里这个气呀,你王秘书算是哪棵树上的鸟,让不让老人住,轮一百圈也轮不到你管呀!更气人的还在后头,那天李二狗一急一气,病倒了,在医院里住了几天,病好后到怡和花园一看,乖乖,新房子里竟然住进了人,不是别人,正是水旺一家和李二狗的老娘。这是怎么回事?水旺也不清楚,他说:“是王秘书派车来接我们过来住的。”反了,反了!李二狗气得火冒三丈,冲水旺吼道:“这是我的房子!”李二狗觉得这个王秘书太不像话了,他要上告。他听说李县长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便到县政府门前候着。当他看见李县长坐着小车从大院里出来时,李二狗“扑通”一声跪在车前,大呼:“冤枉呀——”李县长从车上下来,搀起李二狗问:“你有什么冤枉呀?”李二狗号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了事情的经过。李县长皱起了眉头:“竟有这种事,这王秘书在搞什么鬼?”他把李二狗领到了办公室,让人叫来了王秘书,王秘书一看李二狗在办公室,愣了:“你怎么在这儿?”李二狗脖子一挺,理都不理他。李县长问王秘书:“那套房子是怎么回事?”“那套房子原本是给他的,可他没让老太太来住,自然不能给他了。”李二狗“噌”地跳了起来:“你们赔偿给我的房子,你管得着我怎么住吗?”“赔偿?”王秘书愣了,“怎么是赔偿你的房子?”“你们不是修高速公路冲了我的老宅子,赔给我的吗?”“你听谁说的,哪有这回事?”李二狗顿时愣了。李县长也听得有些糊涂:“王秘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秘书到自己的办公室拿来一份资料,递给李县长。李县长看过一遍,问李二狗:“你养母叫张秋莲?”“对。”“你还有一个养父,知道吗?”李二狗摇摇头。李县长便告诉他,他的养父叫李四成,当年跟张秋莲结婚刚一个月,国民党败退台湾时把李四成抓走了。一晃数十年,两地音信不通,李四成思妻成疾,很想去世前跟结发妻子见上一面,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四成获悉张秋莲还活在人间,并得知她终身未改嫁,禁不住老泪横流。他在弥留之际,委托律师把自己所有的财产转交给大陆当地县政府,请求他们一定要把他的结发妻子安置好,让张秋莲安享晚年,以弥补自己对她的亏欠。县政府的王秘书负责经办此事,他用李四成转来的钱购得一套商品房,想把老太太接到城里享福,为了方便照顾老人,便让她的养子一块儿来住,可李二狗却把老太太撇下。王秘书遵从李四成老人的遗愿,让水旺一家和张秋莲老太太住到了新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