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听风者民间故事10

  曾是听风者

  1981年7月,骄阳似火,参加高考体检的蒋本浒站在医院门口一棵小树底下乘凉。这时候突然有个胖胖的大胡子抽着烟踱着步出来了。他的胡子非常茂密,让蒋本浒立刻想到了马克思,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蒋本浒看出来,他是想站到树阴下面抽烟。这棵树不大,蒋本浒就把树阴让给了他,自己站到半米远的地方。大胡子突然问他,你是不是来体检的?

  等蒋本浒体检最后一个项目时,突然听到副校长在走廊上大喊自己的名字,他赶紧跑出来,看到副校长身边站着那位大胡子,高兴地指着自己说:哦,就是他,就是他!

  原来,大胡子就是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的招生官,他看中了蒋本浒。

  蒋本浒开心极了,从小生活在乡村,从没想到命运会为自己打开这样的一扇门。那时候,坐火车从杭州到福州需要将近24个小时。下了火车换军用大卡车。开出福州大概将近20公里,就要往山上开,在漆黑的夜里还要行驶将近40分钟的山路。

  蒋本浒觉得神秘极了,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自豪。上课时,有个客座讲课的副局长问他们知不知道美国中情局、苏联克格勃、英国军情六处。他说,你们毕业后要到国家最秘密的地方工作,你们就是来学无线电窃取情报的。整个教室顿时像炸了锅,蒋本浒更是兴奋异常,觉得当个情报官很了不起。

  学习的课程也很神秘。班里组织去福州西湖划船,10分钟后就召集回校。一进教室就考试,题目是:撑船的人长相有什么特点?船上有没有备用橹?有几支?这更是合乎蒋本浒的胃口,他是个内向的人,不爱说话,坐在船上就是东看看西看看,所以迅速作答:撑船的人有一颗牙齿是横着长的;备用橹有一根,靠右放着。

  蒋本浒被分进了莫尔斯电码班,毕业标准是一分钟抄120个码,正常速度一般是40到60,他达到了惊人的167。背某地排以上军官花名册,他背得非常好,不但能背出这个人的职务、性别,还知道他有没有结婚,几个小孩。再就是背地图、各军军备、几艘驱逐舰、几艘雷达舰。

  毕业之后,蒋本浒负责侦听某地空军电台那条线,一听就知道对方用的什么发报机。有几个发报员,分别有什么特点。他也遇到了很多听力超常的同事,比如有个人耳朵失聪了,别人说话他听不到,但是依然能听电波。

  到这时候,蒋本浒却悲伤地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行业,相比于那些电波,他更愿意坐在芒果树下背诗,看小说。

  8个月后,他果断地离开那里。但那段生活没有远离,通过他的小说《暗算》、《风声》呈现给了读者。人们也许不认识情报官蒋本浒,却都喜欢作家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