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中失去父母的中国女人民间故事10

  “9·11”中失去父母的中国女人

  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女人,善良、勤劳、爱孩子、爱丈夫、孝敬父母。这也是一个不寻常的中国女人,她曾在北京求学,获得了血液和肿瘤专业博士学位;1999年,她依依不舍地告别父母,飞赴美国,到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做博士后。

  她的父亲是个化学家,毕业于南京大学化学系,曾在北京一家研究所工作,业余喜爱拉小提琴和绘画;母亲毕业于上海医学院,是名儿科医生,会烧一手精美的菜肴。

  2001年,父母来美国看望女儿,住了一段时间。9月初,巴尔的摩的天气有点热。她让父母到北部的缅因州去游玩,那儿相当凉爽。母亲还在那里煮了红红的鲜美的大龙虾。

  9月9日,他们回到了巴尔的摩。9月11日,登上了美航77次航班。除了那几个恶魔,没有人知道,这是一次死亡之旅。

  这是一架波音757客机,两个驾驶员、4个空中服务人员、53位旅客。她的父母是其中仅有的中国人。此外,还有5个恐怖分子。

  10年后,她的生活几乎每天一样。早上6点起床,在先生送幼儿上幼托班前,吻吻睡梦中的宝贝儿子,驱车上班。生活就是比萨饼和淋巴结、b细胞。夜晚八九点钟回家。

  在美国媒体采访时,她给记者留下了两句难忘的话。一句是:生命在任何一秒钟都可能停止,所以它是宝贵的(life can stop at any second, she says,so it is precious)。另一句是:她永远不再有平静(she will never have peace)。

  她4岁的儿子常常问:外公外婆在哪儿?

  回答:死了。

  why?

  他们的飞机被坏人劫持了。

  why?

  她无法向4岁的孩子解释恐怖主义,无法解释为什么。

  整整十年,她始终无法挣脱一个心灵的镣铐。她的父母原定9月10日飞回北京。他们9日刚从缅因州回到巴尔的摩。她想让父母多休息一天,于是拨打了航空公司的电话,将机票从10日改成11日。

  生活中,总有假如。她一直在想:假如……

  她姓郑,叫蕊。父亲郑于光、母亲杨树荫。10年前,当有的中国人为9·11恐怖袭击幸灾乐祸时,她的心在痛苦地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