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猪和斑鸠的故事

  箭猪和斑鸠的故事

  相传从前有一只箭猪在一棵枣树附近卜居,与在枣树上筑巢为生的一对斑鸠为邻。箭猪看斑鸠有枣子可吃,过着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舒适、安静生活,情况与它自己恰恰相反,因而不禁由羡慕而产生嫉妒心情。一天,箭猪想道:那对斑鸠靠吃树上的枣子过活,我自己却可望而不可及,一点享受没有。为此我非想办法欺骗它夫妇不可。

   箭猪打定主意,便在枣树下面掘个地洞,作为它和妻子的居室,并在左近筑了一个礼拜坛,独自呆在坛上,终日修功悟道,表示清高、廉洁,不为尘世利禄所引诱。

   斑鸠眼看箭猪是个膜拜安拉的虔诚信徒,被它清高、廉洁的行为所感动,因而对它非常敬仰、钦佩,主动地去接近它,跟它谈天,问道:你过这种修功悟道、修身养性的生活,大概有多久的历史了?

   已经三十年了。

   你是吃什么过活的?

   吃树上落下的枣子。

   穿什么呢?

   穿荆棘,这不过是取其粗糙而已。

   你不上别个地方去,却在这里居留,这是什么道理?

   我选择这个地方居住,是因为我要引正和启发那些走错道路和无知愚昧的信徒们。

   过去我认为你不是这样的;现在我对你的道行却很感兴趣,打算跟你在一起修行。

   你虽然这样说,只怕你不能躬身力行。因为言行不一致,会像庄稼汉那样栽跟头的。这是因为正当播种插秧的时候,那个庄稼汉却吝惜种子,一直徘徊观望,犹豫不决。他说:‘今年年景不好,收成不保险,我可不急于播种插秧,也不能多下种子,否则不但要蚀本,而且还要浪费劳力。’就这样庄稼汉坐误农时,直到收获季节,眼看其他农民丰收,他才懊悔不该坐误时令,因而忧郁成疾,终于一病不起,送了老命。

   那我该怎么办才能摆脱世务,然后安下心来,虔心虔意地膜拜安拉呢?

   为将来的归宿计,你应该作充分准备。至于今世的生活。只要有点食物勉强能湖口就行了。因为人要知足,才能常乐呢。

   我怎么能这样办呢?因为我是飞禽,枣子是我的生活来源,所以我不能离开枣树,否则我就不知上哪儿去生存、立足了。

   你可以把树上的枣子打下够你夫妻全年动用的一个数量,收藏在树下的地洞里,然后搬到我窝里来和我住在一起,认真修养,刻苦锻炼。这期间,你便吃储备的粮食。往后日子过的稍久,你的道行有了成就,对这种乐天安命、节衣缩食的俭朴、淡泊生活就习惯了。

   你告诉我归宿的秘诀,并指示我修炼的门径,你的好心肠,愿安拉恩赏你。斑鸠对箭猪表示竭诚感谢。

   斑鸠把箭猪的建议听在心里,随即见诸行动,跟它的妻子一起,不辞辛苦劳瘁,——古脑儿把树上的枣子打落得一干二净,准备储藏大批粮食,以便安下心来,专心悟道修行。

   箭猪眼看落满一地的枣子,非常欢喜,赶忙收拾枣子,搬进洞去,储藏起来。它想:斑鸠夫妇要跟我在一起修炼,往后它俩需要吃喝的时候,会向我索取食物的,听了我的劝告和忠言,它俩会更亲近我的。那时节我趁机扑过去,吃掉它俩,独霸这块地盘。这样一来,单是树上落下来的枣子,也尽够我饱食终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