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民间故事10

  做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变成了美食家。

  大概是在从某报纸上写餐厅评论开始的。我从不白吃白喝,好的就说好,坏的就说坏。

  为什么读者说我的文字引人垂涎?那是因为每一篇文章,都是我在肚子特别饿的时候下笔的。

  被称为家不敢当,我更不是老饕,只是一个对吃有兴趣的人,而且我一吃就吃了几十年,不是专家也变成专家。

  我也吃了几十年啊!朋友说。当然,除了爱吃,好奇心要重,肯花工夫一家家去试,记录下来不就行了吗!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美食家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变成了茶商。

  茶一喝也是数十年,这是因为来到香港,人人都喝茶的关系。我特别爱喝普洱茶,普洱茶在珠江三角洲一带特别流行,连原产地的云南人也没那么重视。

  不过普洱茶是全发酵的茶,一般货色有点霉味,我找到了一条名人古方,调配后给友人喝,大家喝上瘾了就一直向我要。

  不惧麻烦地制出商品,就那么糊里糊涂地成为茶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卖起零食来。

  也许是因为卖茶得到了一点儿利润,我对做生意就产生了兴趣。想起小时候奶妈废物利用,把饭焦炸给我们吃,便将它制成商品出售而已。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开起餐厅来。

  既然爱吃,这个结果已是理所当然的事。在其他食肆吃不到猪油,只有自己做。大家都经历过挨饿时吃猪油捞饭的日子,同道中人不少,如今大家分享,何乐不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开始生产酱料。

  干的都是和吃有关的行业,又看到xo酱的鼻祖韩培珠的辣椒酱给别人抢了生意,就激起她的兴趣,请她出马做出来卖,结果成绩尚好,便再加一样咸鱼酱。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有了一间杂货店。

  各种酱料因为坚持不放防腐剂,如果在超级市场分销,没有冷藏吃坏人怎么办?只有弄一个档口自己卖,一定要放入冰箱,才能达到卫生标准,所以就开了那么小小的一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写起文章来。

  抒抒情,又能赚点稿费贴补家用,多好!稿纸又不要什么本钱。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忘记了自己的老本行是拍电影。

  从16岁出道就一直做,也有40年了。我拍过许多商业片,其中只监制过3部三级电影,却给人留下印象,再也没有人记得我监制过成龙的片子,所以我也忘记了我是干电影行业的。

  这些工作,有赚有亏,说我的生活无忧无虑是假的,我至今还是两袖清风,得努力保个养老的本钱。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电影人?美食家?茶商?开餐厅的?开杂货店的?做零食的?卖酱料的?你最想别人怎么看你?朋友问。我只想做一个人。我回答。

  从小,父母就要我好好地做人。做人还不容易吗?不,不容易。什么叫会做人?朋友说,看人脸色不就是?不,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做人,也没必要给别人脸色看。

  大家都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尊敬,所以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是老是少,我都尊重。

  看惯了许多人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甚至父母兄弟,所以我学会了宽恕。人,到底是脆弱的。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已成过去,但会做人并不只有圆滑,有话还是要说的。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利,得付出更多。现在,我对自己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不卑不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