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川行

  玉川行

  正文 楔子东骧神骏,西翥灵仪。滇池千顷碧波,映衬着东西两座灵山。东山叫做金马,西山叫做碧鸡。相传,东山之上,有金马现身峰头,金光耀眼,万木生辉;西山之上,有绿凤鸣于翠谷,色如翡翠,声如仙乐。时人不识凤凰,称之为碧鸡。经文记载,金马原为古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的神骥,通体金毛,日行千里。阿育王视其为至宝。王有三子,皆欲得之,阿育王使金马纵驰而去,谓三子曰:先追及者得之。三位太子万里迢迢,追至滇池之畔。长子至东山得马,山中皆是黄金;次子至西山得凤,山中皆是碧玉。二人乐不思归,遂各主其山。三太子结果如何,经文没有记载。但土人传说,三太子在滇池边,遇到一位勒墨少女,一见钟情,便随那少女回到点苍山,在洱海边结草为庐,携女隐居。他平素以渔猎为生,或弯弓于谷,或泛舟于湖,纵有饥寒,不以为苦。时人为之不平,言说大太子、二太子均享至宝,三太子缘何独守清贫?三太子但笑不语。正文 第一章 珠玉这是波斯的珊瑚珠手链,形制精巧,雕琢精细,颗颗珠子都珠圆玉润。链上这块汉玉辟邪,也是正宗的和田玉,戴在您的玉腕上正相配。不错您再看这一副玛瑙吊坠耳环,红如鸡血,玲珑通透,和这支玳瑁凤钗是一套,再没有比这更彰显尊贵啦。耳饰坠在你的耳畔,坠子中装满了龙涎香;凤钗戴在您的云鬓,凤头是千年琥珀雕刻而成。这三件珍宝戴在您头上,肯定给您增光添彩。很好这还不足为奇,您看这两个手镯。这可不是一般的手镯,是如假包换的老坑翡翠,当年四大美人的西施姑娘手上戴的就是这么两个玉镯。漂亮这几块泪滴形玉石吊坠,最适合镶装在衬裙上,走起来金玉齐鸣,仪态万方。还有象牙的簪子,釉玉的牌子,西夏的猫眼,吐蕃的夜明珠,贞观的绾臂金环,宣德的景泰蓝熏香炉大小姐,你到底喜欢哪一件?大理城中最有名的珠宝玉器行德顺斋内,穿一袭绸缎长衫的大掌柜姜白石正殷勤地陪着一位姑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介绍店内的藏珍。那位姑娘显然眼睛已不够使,看着陈列在锦盒中琳琅满目的珠宝玉器,芳心鹿撞,双颊绯红,嘴巴半开,腿脚发软,简直挪不动脚步。她的服饰却并不奢华,一身稍旧的黄衫,脚上居然还是一双马靴。面色很是白皙,眉目若画,头上随随便便绾了个髻子,插着一根普通的簪子。她背上的一个蓝布包裹也瘪瘪的。不过,她腰间竟悬着一把带鞘的弯刀,古朴精致,看来倒像是有些来头,从外表看她一点也不像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但姜白石目光老到,早瞟见她刀柄上镶着的那块翡翠价值不菲,绝非一般人所能佩戴得起的。她随口敷衍着姜白石的介绍,将珊瑚珠手链、玛瑙耳环、玳瑁凤钗、翡翠手镯都依次戴在头上、腕上,叫旁边的伙计取过铜镜,照来照去,顾影自怜一番,似乎都满意得很,一样也舍不得放下。看着她痴迷的神色,姜白石眉间暗露喜色,思忖这次可能揽上个大买卖。大小姐,这些珠玉,要小的们给您包好么?姜白石见她没有理会自己适才的问话,又试探问道。啊?那姑娘这才回过神来,忙道,不用,我戴着就挺好。那么,可否请大小姐姜白石谦恭地笑笑,用三个指头捏在一起,比划了一下。那姑娘皱起眉毛,睁大眼睛:干什么?我的意思是,小店本小利薄,但都货真价实,这几件东西大小姐既然看得入眼,能不能会一下这个银子?姜白石只好直说出来。那姑娘微仰起下颌,露出一副傲然的神色,大咧咧道:你没有听见我说的话么?我可是滇南金王陶九公的女儿,我家的金子堆起来,比哀牢山还要高,我家的银子流出去,比金沙江还要长。这点银子算得了什么!姜白石赔笑道:是,是。那陶小姐是用现银呢,还是银票?只要是日升昌、金褍齐、汇源通三家票号的银票,小店也都通兑通认。日升昌、金褍齐、汇源通分别是滇南、山西、关东有名的三大票号,姜白石的德顺斋虽在西南边陲,但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买卖也涉及中原关外。当下这一番话说出来,姜白石的语气中也颇有自得之意。现银我没有,银票我也没有。不过,你先算来,看需多少银两?那姑娘老气横秋地说。我算过了,您佩戴的这几件说不上价值连城,不过也物稀为贵。本来么,总值四万六千两银子,不过看在您陶大小姐的面子上,便打个九折,只收您四万一千两。 A啊?那姑娘声调陡然升高,眼睛睁得比猫眼还圆,比夜明珠还亮,四四万两?不,不。姜白石连连摇手,脸上仍是一派谦恭道,不是四万两,是四万一千两。小店小本经营,价钱不能再让啦,再让,可就要蚀了本钱。那姑娘半张着嘴,嘴角歪扭,就如同咬到了一粒苦莲子。她木雕泥塑般呆立了片刻,终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脸上的表情梯次变化,先是惊诧,继而灰心,随后失落,最终丧气。她嘴里念咒一般,喃喃自语了一些不知所云的词句,面红耳赤又一万个不情愿地从手腕上褪镯子,从耳垂上摘坠子,从头发上抽钗子每一样东西的离开,都像抽她的筋、剥她的皮一般,显得很是痛苦和不舍。姜白石脸上也变了颜色,腰杆慢慢挺直,拉长声调道: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姑娘没好气地答道:你这些东西我府上都有,没什么稀奇。买了我也不喜欢,自然就不买啦。姜白石的脸色更加难看:敢情大小姐是来消遣我么?那姑娘还未答话,突然旁边一个人插嘴道:她本来就是来消遣你。那姑娘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只见厅堂东首正站着一个穿天蓝色缎袍的年轻男子,像是大户人家的浪荡公子,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在手心中不断敲击,虽然面目俊朗,但眼睛斜睨,上下端详着她,嘴角似笑非笑,一副很惹人讨厌的样子。那姑娘瞪起眼睛,道:你说什么?那公子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掩饰?我说大掌柜的,她哪里是什么富家的小姐,分明是个女贼。你看她一身打扮,兜里绝对超不过十两银子。那姑娘俏脸涨红,道:胡说八道!谁是女贼?伸手将背上的蓝布包裹拿下,放在桌上,喝道,本大小姐家财万贯,便是现在,闭着眼也会拿出二十两白花花的银子。一边说,一边解开包裹的结儿。包裹一打开,那姑娘突然低声惊呼:这这是怎么回事?只见包裹中哪有什么银两,却反倒有两支玉簪,正是姜白石适才给她推荐过的珍品,不知如何到了包裹里面。姜白石一见之下,也不禁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姑娘顿足惶急道:我哪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