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给了一头驴民间故事10

  败给了一头驴

  张三是村里的懒汉,他贪图小利,嗜赌成性,这天,张三赌博输得身无分文,回家路上,他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张三那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就住在附近,可他却不敢去讨腕饭吃。几年前,张三担心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将来会成为累赘,硬是绝情地请她出了门,害得她找了个破房子,靠捡破烂度日,现在他哪还有脸去见老母亲呀!

  张三正走着,无意中远远望见那山坡上有头毛驴,他就动了歪心眼:老话说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要是把这头毛驴搞到手,弄到县城驴肉馆里,就能弄到一大笔钱,也好解一下燃眉之急呀!主意一打定,张三顾不上饥肠辘辘,一鼓作气爬到那山坡。

  这是一头母驴,个头挺大,低垂着头,悠然自得地啃着地上的青草。张三认出来了,这是镇上徐老六家的驴,张三和徐老六有过节:两个月前,张三向徐老六借了五百块钱,一直赖着不还,徐老六当众羞辱过张三,为这事,张三一直怀恨在心,偷他的驴,算他倒霉。

  张三不敢贸然动手,他四下一张望,咧开大嘴差点没笑出声来:眼下那徐老六正躺在自家地边草地上,头上盖个破草帽,呼呼大睡呢,身边有一个空酒瓶子,还有几个装菜的塑料袋子,看样子徐老六一瓶酒喝下后,正酣然入梦了呢!于是,张三放下心来,壮着胆子,解开了栓在树上的绳子,牵绳拉驴,可那驴条件反射似的往后挣扎着,张三再一拽,它就顺从地跟着张三走了。

  张三怕被人发现,不敢走正路,他将驴牵到对面南山上,急急忙忙地顺着羊肠小路往山上走了,如果翻过山头下了坡,那就是通往县城的公路,骑着驴进城用不上一个小时。

  张三牵着母驴往山上走,半个小时后,他累得气喘吁吁、一身臭汗,那头驴却傻乎乎地跟在他身后走得挺欢实,温顺得像头老绵羊,不知底细的,还以为张三是它的主人。张三见母驴那傻样,不禁笑骂道:怪不得人们都说‘笨得像头驴’,驴呀驴,你可真够蠢的!眼看着就要到山顶了,张三累得实在是走不动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歇息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手表:两点半,从他下手偷驴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用不了多少时间,这是钱什么就要到手了,想到这里,张三禁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可就在这时,母驴突然变得焦躁不安,它四蹄刨地,嘴里发出一阵阵嘶叫声。

  张三正在觉得奇怪,又见那母驴在原地转了几圈后,突然往山下跑去,张三大惊,大声呵斥起驴子来:蠢驴,你往哪跑?给我回来!

  为了保险起见,张三把牵驴的绳子缠在自己的手腕子上,攥得死死的。母驴不理会张三,还是一个劲地往山下冲,竟把张三拽着跑了几米。

  张三火了,拾起地上一根树枝,照着驴子的屁股狠狠抽了几下,骂道:笨驴,蠢驴!不想活命了?还不到时辰呢!母驴被激怒了,咴咴地叫着,冷不防一扬蹄子,踢在张三的膝盖骨上,张三哎呦一声惨叫,扑倒在地上。

  母驴力气可真够大的,它竟然拖着张三往山下跑去,张三手腕子上系着绳子,解也解不开,就这么被母驴拖着,跌跌撞撞地跟着跑。他脸色惨白,心跳得快要蹦出喉咙口了,他这个后悔呀:我偷什么驴呀,我这老命都快保不住了哟......

  上山是张三牵着驴,下山却是驴牵着张三,总算跑下了山,这时,一个人正在公路旁正在公路旁东张西望,那人正是徐老六,他发现驴没了,东寻西找来了到了这里,此刻,徐老六见自己的母驴牵着一个人从山上跑下来,十分危险,便大声喝令驴子停下,可那驴连主人的话也不听了,还是一路狂奔。张三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倒在地上,嚎叫着:老徐大哥,快快就我......

  徐老六手上有把镰刀,他眼疾手快,挥刀砍向绳子,绳子啪地断了,可驴子仍然往前冲去......张三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徐老六横眉怒目地叫道:该死的张三,你偷我家的驴了吧?这是自作自受,活该!张三哭哭咧咧地说:真是邪门了,这驴好好的,怎么突然疯成这样了?

  告诉你,这是一头正在哺乳的驴,每天下午两点半,是母驴给它的驴崽子喂奶的时间,一到这个时间,母驴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崽子。说到这里,徐老六用手一指,说,张三,你看----

  陈拉三顺着徐老六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那头母驴已经跑回了家,它正站在徐老六家院子里,它的肚皮下,一头小毛驴正在吃奶。母驴显得很温顺,很安静,不时伸出舌头,爱怜地舔着驴崽子的屁股。

  张三的头一下子耷拉下去,因为他刚才同时看到了徐家院子东侧的山脚下,有着一个孤零零的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