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大学“校草”应征“性文化节”模特该不该民间故事5

  争鸣!大学“校草”应征“性文化节”模特该不该

  在校期间,他是校草,文艺才子,小女生眼中的偶像,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走出校门,光环褪去,他成了一屌丝,一身文艺本领,屁钱不值,最后沦落到去应征性文化节模特!

  生活残酷得让人无法接受, 可这就是生活,令你瞠目结舌,还得默默地认命!

  难道,这就是一代人的命运缩影?他们真的没有其他的出路了吗?

  再苦也值得!

  穷家千金打造气质男

  1989年,许皓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许征华是一名国企工人,母亲黄亚龄在当地一个中学教数学。许皓从小就长得活泼可爱,又是家中三代单传的独子,父母对他格外宠爱。

  许皓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表演天赋,爱唱爱跳。8岁时,学校组织文艺活动,许皓被选为主持人之一,在台上主持得有模有样,还吸引了学校请来拍照的摄影师,非要请许皓给他当模特,拍一组童年写真。照片上的小许皓天真帅气,清澈的眼睛里透着机灵劲儿。摄影师将照片放大挂在影楼外,吸引了不少家长驻足观望,许皓俨然成了小明星。

  为了发掘许皓的表演天赋,母亲将他送到当地最有名的艺术培训学校学习钢琴、拉丁舞、爵士舞等,每月学费至少600元。而当时,他们夫妻二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1500元左右。

  1998年,电影《霹雳娇娃》在全国热映,主演胡兵凭借俊朗的外形迷倒了不少观众。得知胡兵是模特出生,而且是杭州人,黄亚龄羡慕地说:如果我们皓皓将来也能像他一样,我们就是再辛苦也值呀。他们一咬牙,又花了1万元为许皓买了一架钢琴。

  顽皮淘气是男孩的天性,黄亚龄为了培养儿子稳重、端庄的气质,平时放学在家特地在许皓的口袋里放上一枚生鸡蛋,要求他不许弄破,逼得他凡事小心翼翼、举止得体。

  许皓上初中后,眼看个头越长越高,相貌也愈加俊朗,不仅擅长钢琴、萨克斯、吉他等数种乐器,还多次取得省、市级舞蹈大赛的好名次。2007年,身高1.89米的许皓以优异成绩考入杭州师范学院音乐艺术学院学习声乐。

  捧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人既激动又欣慰:从小到大,他们全家在许皓身上的投入不下20万。如今,儿子终于考上大学,他们感觉近20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然而,进了学校许皓才发现,大学的开销惊人,艺术院校收费尤高,每年的学费就高达1万多,而他所在的专业,需要精通各种乐器,许皓只好去琴房以每小时10元的价格练习,一个月下来,光练琴就至少2000元钱。这样粗算下来,一年就得四五万元。

  无奈,黄亚龄只好一边上班,一边接私活儿。她在一个教育培训机构代课赚外快,每天5点半下班后,在路上买些快餐,便匆匆赶往培训学校,直到夜里近10点才能到家。没有妻子的照顾,丈夫许征华吃饭也像打游击。时间一长,两人都患上了胃病。

  看着父母为自己如此操劳,许皓心酸不已。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毕业了做出一番成就,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在学校里,许皓勤奋学习,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身兼学院学生会主席、文学社长等职务,担任系篮球队的先锋,渐渐在学校崭露头角。不仅如此,他还以优异的成绩多次获得学校一、二等奖学金和优秀学生干部称号。这个专业本来就是男生少、女生多,男生被称为稀缺资源,而帅气能干的许皓更是众多女生倾慕的对象,成为学校公认的校草。

  有一次,学校举办诗歌朗诵大赛,许皓自己创作了一首诗歌《青葱岁月》,伴着优美的钢琴曲,声情并茂地在台上朗诵,顿时感染了在场所有老师和同学,赢得阵阵掌声。从那以后,学校凡是举办晚会、文艺活动,必定推荐许皓担任主持人。而由于太过出众,许皓成了学校诸多师妹的梦中情人,上自习课时经常收到女生传来的小字条,走在校园中,有时还有个别大胆的女生冲上来向他表白。而许皓却并不分心,一门心思扑在学业上,没有被身边的小情感所困扰。

  蒙了!

  涉世文艺才子屁也不是

  2011年春节,亲朋好友来拜年时,看到英俊帅气的许皓,纷纷羡慕不已,都说许家出了个大明星,纷纷和许皓合影。黄亚龄的一个邻居抚摸着许皓的各种获奖证书,羡慕地对自己的儿子说:看哥哥多有出息,你以后一定也要努力学钢琴、学跳舞,将来跟皓皓哥哥一样,当个文艺才子。

  许皓和父母嘴上虽谦虚,心里却乐开了花。这几年,黄亚龄夫妇为了供儿子上学,每天生活如打仗一般,还欠了不少债。他们期盼着,等许皓毕业了,能找份好工作,让他们全家过上风光的好日子。

  春节过后,许皓开始投入求职的大军中。原本以为凭自己优秀的成绩加上学校背景,必然会很快收到好消息,于是他先将目标定位于规模较大的经纪公司,可对方一看他的简历便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们的艺人都是从中戏、北影或者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还有人根本连简历都不看,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你是新人,如果想出头就得先花重金包装。所以你工作的头一年,所有酬劳都要归公司,另外包装费自己承担。如此苛刻的条件让许皓望而生畏,他只好转身离开。

  几经辗转,许皓终于与一个名叫麦哲思影视公司的经纪公司签约。原本以为可以很快出唱片、参加演出,可没想到进入公司后,他却被安排给一个叫江山的不知名歌手当助手。在许皓看来,江山的音乐基础并不好,有时候连节拍都跟不上,可就因为是富二代,家中肯花钱包装才出了几张不出名的专辑。

  江山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就朝许皓发火。许皓每天不是帮他拎包、买早点,就是为他订机票、酒店。一连两个月,他连录音棚都没有进去过,更别说录歌出专辑了。有一次,他趁录音棚没有人,便想进去试一嗓子,可没想到被江山发现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狂骂,还嘲笑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学校,许皓一直是同学和老师赞赏的对象,根本没有受过如此屈辱。他忍无可忍,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麦克风就砸到江山头上。最后闹到公司那里,公司不敢得罪江山,只得把许皓开除了。

  当签约歌手不行,许皓又向一所高中的音乐教师岗位投去简历。可没想到面试那天,考场前排了上百人的长队,应聘者的背景、条件都差不多。水涨船高,学校只好临时把招聘要求提高到必须有两年以上教学经验,许皓自然被拒之门外。

  一连几个月,许皓都奔波在各个招聘会的现场。早上9点进入,10点离开,每每在这来去匆匆的一个小时里,他总是从满怀希望到跌入失望谷底。其他同学的情况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为了生计,他们有的去酒吧驻唱,有的靠给小学生做音乐家教糊口,还有的甚至动了改行的念头,可要转行必须从头开始学习,放弃之前近20年整个家庭的所有投入。如此沉重的代价,许皓不敢尝试。

  日子如流水般过去,毕业的日子也一天天临近,许皓不免心生烦躁。此时,同寝室一个叫陈亮的同学与他商量:北京机会多,我们这么年轻,不如一起去北京闯荡吧!

  陈亮与许皓同岁,也是家中的独子。父母为了供他上大学,不惜将家中100平米的房子低价卖掉,与爷爷奶奶挤住在仅40平米的老房子里

  2011年6月,许皓与陈亮告别父母,一起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正式当起了北漂。然而,丰满的理想却被骨感的现实撞得头破血流。来到北京,两人在木樨园的一间地下室租住下来,每天四处奔波寻找演出机会。可这里人才济济,竞争压力一点也不比杭州小。两人一连跑了十几天,脚上都磨起了水泡,可工作的事情却仍没有一点头绪。眼看着带来的钱一点点花光,两人心急如焚,只好决定先去酒吧驻唱。孙楠、杨坤等人成名前都在酒吧唱过歌,如果我们在那里能幸运地遇到星探,以后出专辑、当明星不就顺理成章了吗?许皓这样自我安慰着,开始穿梭于各个酒吧、夜总会,过起了昼伏夜出的生活。

  一开始,许皓凭着优美的声线,很快引得人们的阵阵喝彩,可时间一长,客人们的新鲜劲很快就过去了。有一天晚上,许皓刚赶到酒吧,一个姓唐的经理就对他说:我们一个演员临时有事来不了,今天得由你顶替一下。说着,便拉他到后台,递过来一条紧身短裤让他换上。许皓这才知道,唐经理是要他跳艳舞。

  不行,这种出卖尊严的事我坚决不干!许皓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可唐经理却严肃地说:救场如救火,今天的演出费我会加倍给你,但如果你把我的场子搞砸了,以后别想在这一行混下去了!在唐经理的威逼利诱下,许皓最终屈服了。随后,一个女演员简单教了他几个动作,并叮嘱他:这没多大难度,你只用记住一点就行了——越挑逗越好。

  那晚,在灯光闪烁的舞台上,许皓赤裸着上身,在台上一会儿弹琴,一会儿吹萨克斯,不时还跳上一段艳舞,惹得全场尖叫,气氛十分热烈。可事实上,他的心里却如刀割一般:从小父母花钱让自己学才艺,却没想到自己却在玷污艺术,想着想着,他不禁一阵心酸,泪水流到嘴里,好苦

  路在何方?

  文艺才子沦为性模特

  2011年12月24日平安夜,整个北京城都在狂欢。直到25日凌晨3点,许皓才结束一天的演出,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搭车回家。突然,一辆崭新的奔驰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里坐的竟是几天没有回家的陈亮!

  几天不见,许皓惊讶地发现陈亮整个行头都焕然一新,不仅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连手腕上的表都是价值上万元的劳力士。原来,几天前,他在后海一家酒吧表演时,认识了一个富婆,两人一见钟情。对方在朝阳公园附近的棕榈全国际公寓租下一间房子让陈亮居住,除了送他西服、名表外,每个月还给他8000元钱零花。

  那不就是被包许皓惊讶极了。在他身边,被款爷、富婆包养的人多得很,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像陈亮这样既有潜质又有理想的人也会堕落到这一步。

  北京冬天十分寒冷。回到阴暗的地下室,许皓失眠了,脑海中一会儿浮现出父母辛劳的样子,一会儿出现陈亮在酒吧卖力表演的情景,还有自己求职四处碰壁的尴尬无论生活如何艰辛,做人的底线不能丢!迷迷糊糊中,许皓在心中对自己说。

  没了陈亮的陪伴,许皓犹如折翼的小鸟,既孤单又无助。有一天,许皓坐车回家,突然看到公交车上播放出这样一句广告词:混不好我就不回去了。他不禁一阵酸楚:当初,自己带着父母的殷殷期望从杭州辗转来到北京,可经过这几个月的蜗居打拼,自己不仅没有混出个明天,学习音乐的热情也被生活逐渐消磨殆尽。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

  正当许皓在北京无助地漂泊时,父亲许征华因急性胃出血被送往医院。紧急手术后,命虽然保住了,但仍需要后期治疗。眼看着大把大把的钱如流水般扔进医院,许征华心疼不已,伤口刚好便坚持出院,回家靠喝中药治疗。家庭很快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听着电话中父母的叹息声,许皓迫切需要更多的收入来回报父母。

  2012年春节后,许皓四处联系同学、校友,希望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许皓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校草,所有人都认为他有大把的机会成名、赚钱,谁都没想到他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最终,一位师兄见他外形条件不错,便推荐他到一个模特公司走秀。

  经过短时间的培训,许皓很快可以上台了。可当模特并非他曾经想象的那样风光。每次演出前,所有模特都统一脱得只剩内裤站成一排,由客户挑选。每每这时,许皓总觉得自己就像是摆在超市货架上的商品,等待顾客挑选,如果没有选上,就只能继续躺在货架上进入下一轮的等待。所幸的是,许皓个头够高,体型好,内在气质不错,每次都能通过面试。但由于他的知名度不高,又是野模,经过厂家、广告代理商、经纪公司等层层克扣,拿到的酬劳通常只有三五百元,而一般职业模特至少都有800元。

  但这样的收入已经让许皓十分满足了。白天,他跟着模特公司走秀,晚上,又在几个酒吧赶场演出,有时候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超负荷的劳动让他渐渐有些体力不支,可一想到父母的艰辛,他只好咬牙挺着。

  2012年4月,许皓接到模特公司的电话,说有个大型演出,让他赶紧过去面试。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在舞台上走几圈模特步而已,当他赶去面试时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走台。一个姓王的经纪人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我们这次接的活动在西安,是一个关于性文化的展览,所以,所有的展出都是和性有关,包括模特。比如,你可能会穿着情趣内衣走秀,带着一些性用品表演等。当然,报酬不会少,出场费一次3000元。

  一次报酬就有3000元,这个诱惑不小。可是一想到要与性用品同台,他又犹豫了。以前虽然在酒吧、夜总会等地方表演过,但那都是循规蹈矩的,但这次却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拿着性用品搔首弄姿,岂不羞耻?见许皓迟迟不肯答应,经纪人开导他说:你是年轻人,思想要开放一些,其实性与我们日常的穿衣吃饭一样平常。在国外,很多父母给孩子的成年礼物就是避孕套。我们举办这个性文化节,也是为了引导人们更正确地认识性、防止不良性行为产生的后果,这也算是一件造福于人的好事情。

  经纪人的话不无道理,可许皓担心父母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同学、朋友又会怎么看自己?见他仍犹豫不决,经纪人最后承诺:我看你底子不错,只要你这次能圆满完成任务,我们可以考虑与你签约,重金包装推荐你。到时候,会有更多、更大型的服装演出等着你。这最后的一句话,犹如一剂强心针,让许皓眼前一亮。是啊,这样的演出也是自食其力,总比被富婆包养出卖尊严强吧。再说,如果能与这家公司签约,也许以后的日子就不会这么艰难了。想到这里,许皓一咬牙:为了父母,为了将来,拼了!

  2012年6月6日的西安艳阳高照,2012西安性文化艺术博览会开幕。展会上人山人海,不少人被陈列台上的性文物、情趣内衣、仿真充气娃娃等吸引。根据主办方安排,许皓先是穿着情趣内裤在台上走一圈,然后与另一个女模特扮演SM。

  当许皓穿着特制衣服出现在T型台上时,台下观众一阵骚动,甚至有的女生还尖叫着:要脱就脱光嘛!而一些老人则掩面侧目,不屑地说: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做得出来,真是不要脸。顿时,许皓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此次性博会4天,可许皓在观众的尖叫声和质疑声中却感觉,这4天犹如40年一样漫长。

  这次性博会经媒体报道后,许皓在性博会上当模特的照片很快刊登在全国各大报纸的显著位置,网络视频也铺天盖地。经纪公司对许皓的表现十分满意,回到北京后便答应与他签约一年。

  6月15日一早,许皓正准备赶往公司签约,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电话中,黄亚龄生气地说:报纸上的照片是不是真的?那个人是不是你?在得到儿子的默认后,黄亚龄愤怒地吼道:我们辛辛苦苦培养你这么多年,你口口声声说要回报我们,难道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原来,邻居们在网上看到许皓的照片后,从此看黄亚龄夫妇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有一天,许征华在社区医院打针,几个邻居冷嘲热讽地对他说:你儿子现在可成大明星了,肯定挣了不少钱吧!哎呀,你们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这让一向爱面子的许征华尴尬不已,一气之下,他拔下针头回家去了。一些邻居还当着黄亚龄的面训斥孩子:看你还不好好学习,到时候找不到工作,小心像隔壁的哥哥一样到台上丢人现眼!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是他们骄傲和炫耀的资本,可是如今却成了别人嘲弄他们的笑柄。黄亚龄一辈子教书育人,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此时,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