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比蜜甜民间故事5

  蛋糕比蜜甜

  刚开学不久,班里就转来一个新同学。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叫李建国,父母都是这座城市里的农民工。他也是刚刚结束了留守儿童的生活,跟随父母来到城里的,因此脸上写满了胆怯与不安。

  老师介绍完李建国的基本情况,同学们报以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在不怎么热烈的气氛中,李建国抱着书包走到了杨晨的座位旁。坐下前,他对杨晨不自然地笑了笑。杨晨也抽动了一下嘴角作为回应,下意识地把课桌上的文具往自己这边移了移。

  杨晨从第一天起就不喜欢这个新同桌。不喜欢他土拉吧叽的名字;不喜欢他身上那股建筑涂料的味道;不喜欢他蹩脚的普通话甚至有一次,当杨晨在课间拿出一把多功能的瑞士军刀削苹果时,李建国的眼神不亚于发现了美洲大陆。杨晨不冷不热地问:没见过吧?李建国由衷地点着头:俺家的刀一把就是一把,没人把它们拴在一起用的。杨晨不屑地撇撇嘴,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乡巴佬。

  没过多久,杨晨就迎来了自己的十六岁生日。那天,妈妈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家里挂满了气球和彩带,杨晨请了很多伙伴来家里玩,叽叽喳喳闹得不亦乐乎。好朋友杜子嘉送给杨晨一枚珍贵的奥运纪念币做礼物。杨晨爱不释手,大伙也纷纷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赞叹着。

  这时,门铃响了。杨晨蹦起来大叫着:一定是妈妈给我订的生日蛋糕送到啦!他一边去开门,一边得意地炫耀着:这可是个双层鲜奶油蛋糕呢,而且伴随着门开,杨晨不禁愣住了,眼前出现了李建国满是汗水的脸孔。

  你来干什么?杨晨没好气地问。李建国也愣了愣,然后讷讷地说:原来,原来是你过生日啊俺给‘金芙蓉’蛋糕店跑腿送货,挣点工钱,没想到这么巧哦,祝你生日快乐!他把蛋糕盒子托起来,声音变得急促起来:刚才俺骑车滑了一下,蛋糕可能不如师傅刚做出来的漂亮了。你、你别介意

  杨晨不听他说完,就把盒子接过来,掀开盖子一瞅,脸色就晴转多云了,回过身把蛋糕重重地顿在桌子上,撅着嘴一言不发。李建国尴尬地擦着脸上的汗,手上的灰蹭得满脸脏兮兮的。

  杨晨的妈妈闻声过来,看了看蛋糕,微笑着打圆场:没事,就是几朵奶油花滑下来而已,不影响味道。你是晨晨的同学?留下一起吃蛋糕吧!不了不了!李建国慌乱地摆着手,俺今天得早点回家有事!杨晨妈妈和蔼地笑笑:那好吧,你在这里等等啊,我给你拿蛋糕钱去!说着就转身进里屋去了。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杜子嘉眼珠一转,偷偷过去舀了一勺奶油,绕到杨晨旁边,出其不意地抹在他脸上:圣诞老公公生日快乐啊!杨晨绷不住笑了:你这个坏蛋!也迅速跑到桌边挖了一块奶油还击:臭花猫!客厅里重新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准备子弹,投入战斗,一个个脸上都被抹得花红柳绿的,尖叫声欢笑声此起彼伏,谁也没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李建国。直到杨晨投弹砸偏,一大坨奶油不偏不倚全部扣在了李建国的脸上,大家才发现他已经半张着嘴在那里呆了好久。

  哎呀,人家还要回家呢,被你给砸成什么样了!杨晨妈妈取钱出来,嗔怒地抱怨着,宠溺地点了点杨晨的额头,走过来把钱递给李建国,真不好意思啊!李建国仿佛没听到似的,梦呓般地说:这蛋糕师傅做了一个小时,一百多块钱呢杨晨妈妈笑了笑:晨晨喜欢热闹,过生日嘛,一年一次,图个开心就好。这不,专门买了个双层蛋糕,一层玩一层吃!说着,她从沙发旁边抽了张纸巾,向李建国手里塞去:快擦擦吧!

  还没碰到李建国的手,他就触电似地后退了一步,语无伦次地说:不、不了,俺、俺这就走,谢谢阿姨说着,他简直是逃一般地拔腿跑出了大门,身影渐渐消失在楼道尽头。

  屋里又闹腾了一会,就该吃蛋糕了。点蜡烛前,杨晨突然发现那枚金灿灿的奥运纪念币不见了。大伙围着桌子找了半天,一无所获,联想起刚才李建国慌不择路的样子,杨晨恨恨地说:肯定是李建国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攥到手里了,所以我妈给他纸他才会吓成那样!大家想想刚才的情形觉得有理,纷纷点头。我知道他家住哪,我们找他去!杜子嘉大声提议,于是一伙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七拐八转的,大家来到了一排破旧的小平房前。杨晨上去咚咚地擂门,开门的正是李建国,脸上有一抹掩饰不住的慌乱:你们、你们来干吗?杨晨看见他的表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粗着喉咙说:干吗?偷了我的东西,就想这么算了?李建国更加慌乱:不是偷,这不算偷!不算偷是白拿了?你看你刚才离开我家的慌张劲!让开!他粗暴地推了李建国一把,大步走进屋子里。

  屋里空间狭小,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就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桌子边坐着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男孩,应该是李建国的弟弟,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进来的人。桌上的碗里摆着两个馒头,旁边还有一小碟白白的东西。

  这是什么?杨晨指着碟子惊奇地问。李建国低下头,搓着衣角:俺,俺真的不知道这也算偷俺弟弟今天也过生日,你把奶油砸到俺脸上,俺就想着快些跑回家,刮下来还能蘸馍,就当是吃蛋糕了俺们长这么大还没吃过真正的蛋糕呢,太贵了。刚才俺俩尝了一点,真的很甜,像蜜一样能甜到心里那种。剩下的想留给爸妈回来尝尝对不起,杨晨,这些奶油能不能送给俺,别拿回去了?

  你们咳!杨晨重重地拍了拍后脑勺,我,我说的不是这个奶油!你有没有见到一枚纪念币,金灿灿的那种?李建国想想,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你们玩得欢的时候,是有一个圆饼子滚到俺脚下了。俺叫了两声没人应,就捡起来擦干净搁到门口的鞋柜上了。你原来你以为俺偷了那个?!俺不会的!俺穷,但是俺志不短!他瞪起的大眼里分明闪了委屈的泪花。杨晨张口结舌,大家也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李建国的弟弟在身后拉着他的衣角,细声细气地说:哥,俺还想再吃一口奶油,行不行?李建国擦了一把眼睛转过身去,微笑着说:好吧,今天你是小寿星,听你的。但是不能吃太多了啊,要不爸妈就没有了。弟弟懂事地点点头,伸出手比划着:俺只蘸一点点,就这么一点点!

  别蘸了!杨晨突然开口,拉过小弟弟,今天也是哥哥的生日。我是大寿星,你是小寿星,咱们一起过生日好不好?哥哥家有大蛋糕,上面有奶油花的那种。咱们一块去分了它。还可以吹蜡烛,你说怎么样?弟弟乐得拍起手来:好啊,大蛋糕!俺去俺去!

  李建国张了张嘴,杨晨不等他说话就把右手搭在他肩上,用坚定的口吻说:请你,和你的弟弟一定去!杜子嘉也走上前来,什么都不说,也把手搭在李建国肩上。大家都默默地走过来,一双双手重重地落在李建国肩上。李建国看着大家真诚的眼神,眼睛又湿了。他轻轻地点点头,把手回搭在杨晨肩上。

  走喽,吃蛋糕去!杨晨一招手,一伙人又高高兴兴地出发了。蛋糕还没吃到嘴里,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已经泛出丝丝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