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姜民间故事10

  老姜

  山东济南府有家饭馆,叫成福楼,请了个掌勺的大师傅,姓姜。提起姜师傅,在当时也算个人物。他能做满汉全席,通晓南北大菜,烹调手艺高绝。算是掌柜甫先生有福,跟姜师傅沾点远亲,又肯出高薪,姜师傅也就来到成福楼掌勺了。

  姜师傅五十多岁,不大说话,但人挺随和,每天总是笑咪眯的。甫先生对姜师傅很满意,并让自已的儿子甫识才跟着姜师傅学艺。他想,这样做,一来儿子学了本事,二来也让儿子知道钱并不是那么容易挣来的。甫识才生就机灵,跟着师傅锅前案上的没几年,就把师傅的手艺学得八九不离十了。

  由于姜师傅手艺高超,所以成福楼的生意日益兴旺,每天都是顾客盈门,甫老掌柜赚了不少钱。但岁月不饶人,老掌柜七十三岁那年归了天。

  老先生一死,少掌柜甫识才掌管了全部家业。慢慢地他觉得,自己的手艺比起姜师傅也分不了上下,看见姜师傅已快七十了,手脚没那么灵便,就有了嫌弃之心,甚至开口闭口地喊起了老姜。一天,少掌柜把老姜师傅喊来,拿出二十块光洋,说:老姜啊,这些年你给我家老爷子出了不少力。但你年岁大了,拿着这二十块大洋回去养老吧。姜师傅没说话,仍是一副笑模样,拿着这二十块光洋,头也不回地出了店后门。

  老姜师傅走后的一天,快晌午的光景,成福楼外走进一个人来。这人光头,一脸疙瘩肉,肥蹾蹾的腮帮子刮得铁青,上着黑绸对襟大褂,下穿黑绸灯笼裤,脚脖子上裹着白色夏布缠腿,足蹬一双踢死牛。跑堂的一看,心里嘀咕:不用问,准是个来找茬的地痞光棍。连忙跑过来,边抹桌子沏茶,边说:大爷,您坐,您喝点水。

  这人没抬眼皮,一屁股坐下。跑堂的看着他连喝了两碗茶后,才赔着小心地问道:大爷,天快晌午了,您老想吃点啥?来人鼻子哼了一声说道:大爷我听说这儿成福楼甫少掌柜能做满汉全席,善烧南北大菜,我点几样饭菜,不知能否成全。跑堂的忙道:大爷您说。这人道:好,给大爷来个一龙卧沙滩、二蛟争出海、三两肚里酒、四个连吹带打馒头。说完,从衣襟里摸出个手巾包儿,从手巾里扔出来四十块光洋,又道:你掌柜的能做,这是饭钱,要做不出来,小子,今天你这成福楼就甭开了。

  跑堂的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祸事来了,忙跑进厨房找少掌柜甫识才。甫识才正托着个水烟袋指手划脚地支使着两个徒弟炒菜,一听这话,顿时愣了神,心话:这叫什么饭菜,我听都没听过,四十块大洋吃顿饭,看来是存心找碴的。

  那年月讲究顾客是财神爷,怎样哄着把人家钱赚来,才是生意人的目的,今儿来的是个找茬的光棍,怎样下这个台阶呢?急得甫识才满厨房打转游。堂掌柜、跑堂的、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少掌柜。

  过了会儿,堂掌柜凑到甫识才跟前,用手一指后门,说了声老姜。这一句话,少掌柜象得了救星一样,扔下水烟袋,跑出了后门。原来,老姜师傅在成福楼干了这么多年,早就在离后门不远的街上安了家。

  甫识才在路上心里直犯嘀咕:老姜头是我打发走的,我现在腆着脸来请人家,不知这老头肯不肯救驾?一进老姜师傅的门,甫识才尴尬的脸上硬堆起副笑脸,点头哈腰地叫了声师傅,接着说明了来意。姜师傅笑咪咪、慢腾腾地说:我老了,不中用了,你打小就机灵,现在翅膀早就硬了,你都没法儿,我咋行。听了这话,甫识才急得都要哭了,连忙道:师傅哟,我的亲爹,您老人家别和我小孩子一般见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那老爷子份上,您救救徒弟吧。一听甫识才提他家老爷子,姜师傅动了心。心想:老掌柜生前待自己不薄,再说在程福楼干了一辈子,总不能看着被人砸了招牌。这才跟着甫识才来到了厨房。这一回来,成福楼大小伙计都过来跑前跑后地围着姜师傅转。他们一来怕侍候不好这位成福楼掌勺元老,今儿砸锅;二来也都想开开眼界,看看姜师傅怎么做一龙卧沙滩、二蛟争出海、三两肚里酒、四个连吹带打馒头这几道菜。

  只见姜师傅拿过一个鱼床,往上撒了把白糖,洗了一条青黄瓜,擦干水往上一放,对甫识才道:这就叫‘一龙卧沙滩’。又洗了两根长豇豆,靠一端处盘搅在一起,疙瘩处下支根小半头筷子,往海碗里一放,浇上高汤,露出的两个豇豆头刚刚探出汤面。甫识才见状连连说:这就是‘二蛟争出海’吧?姜师傅点了点头,又拿过一个菜料膆子,倒去菜料,洗了洗,灌进去三两白酒,堂掌柜也顿时大彻大悟似地道:这就是肚子里的酒喽。姜师傅又吩咐一个小徒弟说:你去馒头铺买四个放了几天,干得裂缝的馒头来。一会儿,小徒弟一溜烟儿地跑了回来,姜师傅把四个干裂的馒头往灶膛一放,转着个儿地烧了个遍,那四个馒头烧得黑不溜瞅,裂缝里沾满了灶灰。老姜师傅笑咪咪、自言自语地说:看你小子不吹灰、不打扑怎么吃。高喊了声:上菜。

  说来话长,其时实短。从那黑胖子进门,到菜、饭、酒全都端上来,一共没用多大会儿功夫,何况他也不是为来吃饭,而是来找茬儿的,正悠闲地跷着二郎腿儿品着茶。一见菜、饭、酒全上齐了,这家伙先是傻愣了一下,接着就连叫道好菜!好菜!便狼吞虎咽地吃了个精光。站起身要出门时,回过头来心痛地看了一眼那四十块明光锃亮的大洋,嘴里硬充好汉地叫道:不贵、不贵,哈哈……,一甩袖子出了成福楼。

  少掌柜甫识才一见这四十块光洋,噗通一声,跪在了老姜师傅的面前,咧着嘴哭道:师傅,我有眼不识泰山,姜还是老的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