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天坑绝壁上的山寨民间故事9

  探险天坑绝壁上的山寨

  在丰都这片土地上,有着太多的鬼神传说。其中让人感到最忧伤的传说,来自一个叫做都督乡的地方——有一艘地狱之舟,停泊在地府的阴河边,人死之后,就要乘坐着地狱之舟,去到一个叫做望乡台的地方,最后回望一眼故乡和亲人,从此,将去往深不见底的幽暗世界……

   由于这个冰冷而忧伤的传说,人们记住了都督乡。

   丰都的都督乡,地处一个叫做锅圈荡的天坑旁边,而传说中的地狱之舟和望乡台,也就隐藏在这里。更神奇的还有:在锅圈荡南边坑壁的半岩上,有一个神奇的寨子——它是世界已经发现的约78个天坑中,惟一建在天坑壁上的寨子。据说,这个寨子许多年前属于当地最有钱的大地主李永焕所有,因此被叫做李永焕寨。在传说中,这个寨子藏有大量的金银珠宝,吸引着无数寻宝之人前往……

   天仙坑

   汇聚着九条像巨龙一样的山脉

   我们此行一共五人,包括了喜欢探洞的东东,来自涪陵的月球和赤脚医生以及当地一个网名叫做心灰意冷的朋友。

   东东是个探洞的牛人。玩探洞的人都知道,市面上销售的探洞装备,几乎全都是法国进口的PZTEL,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价格却十分昂贵。但是,狂热于探洞却又不想花钱的东东选择了自己做装备:上升器、下降器、8字环、安全带、头灯,甚至连静力绳等一律都是东东制造。他对自己制造的装备充满信心,已经用它们探过了好几个几十米深的竖洞。

   月球和赤脚医生则是多年的老驴子,而网友心灰意冷从小生活在都督乡,对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

   都督是一个四县交界的乡镇,在丰都境内,与石柱、彭水、武隆相临。当天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我们四人到达众山环抱中的都督乡,与心灰意冷汇合。

   然而天公不作美,第二天一早,便下起了雨。要到锅圈荡天坑峭壁半岩上的那个山寨,必须从天坑的绝壁攀爬过去,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天坑。为确保安全,我们在客栈慢悠悠地吃着早餐,期盼着雨早点停息。从客栈老板那儿得知,离这里不远处还有个叫天仙坑的地方……出于好奇,我们决定前往天仙坑看看。

   从都督乡向丰都方向行走约10分钟的车程,我们就到达了神秘的天仙坑。天仙坑周边散布着十多个洞穴;天坑底部随时都冒着阴冷的寒气,有人因此把天仙坑看作是通向地府的入口。不过,现代人似乎不再那么迷信——住在附近的村民倒是常在酷暑的时候跑到坑边歇凉。若是把目光再放远一点,会发现天仙坑四周还汇聚着九条像巨龙一样的山脉。

   在天仙坑边观望了一小会儿,雨停了,我们继续锅圈荡的天坑之旅。

   从地狱之舟开始

   攀到绝壁上的山寨

   从天仙坑返回都督乡,然后向武隆方向走了约10分钟的车程,我们将车停在一个叫司家迁的村庄,因为前面的路况很差,只能徒步前行。

   地狱之舟和望乡台虽然都在锅圈荡天坑附近,但却分别在天坑的两个不同方向:一个偏北,一个偏南。我们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地,是天坑上的寨子,如果取道地狱之舟到坑壁上的寨子,相对要容易很多。所以,我们先沿着刚进村口时右边的那条岔路,通过步行先到达了传说中的望乡台。所谓望乡台,不过是一个两山相对形成的垭口,与都督乡和暨龙乡相邻。只是,不知道它是否真的能够让死去的人在这里最后望一眼自己的家乡和亲人,无论家乡在地球的哪个角落……

   从望乡台到地狱之舟,需再次穿过整齐的村舍,返回司家迁村。

   地狱之舟其实是一块形状像船一样的巨石,石上遍布着被流水冲刷过的痕迹,有深有浅,周边长满了各种野生灌木。矗立在地狱之舟旁边的,是另一块十分醒目的巨石,而一座十来平米的古庙,就屹立在这块巨石之上,被称为石船庙。

   继续朝南行进,在穿过一片树林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锅圈荡天坑——外形像一个巨大的圆桶,它隐蔽在茂密的原始植被之中。锅圈荡天坑是天然塌陷而成,直径大概有几百米。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位于天坑南边坑壁半岩上的李永焕寨也初见端倪。我们远远看到,在天坑绝壁上,有一条通往寨子的栈道。然而,走近后才知道,这条绝壁上惟一的栈道,已经年久失修,悬在半空中的许多木板多数已经开始朽坏。雨后,行走在这样又湿又滑,大约有200米高的栈道上,不免让人胆战心惊。而栈道尽头和寨子所在的那面绝壁,至少还有几百米的距离。

   这几百米的距离,实在是很难行走。尽管石壁上有一定的凹槽,但我们除了能借用石壁两边植物的树枝藤蔓之外,就只能攀着绳索一步步往前挪动。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我们才终于到达寨子所在的绝壁下方。最幸运的是,我们没有被沿途的火麻草伤到——火麻草是一种有毒的植物,若是被它伤到,会长时间地感觉刺痛。而这一带火麻草极多,所以,当你看到两面都长满粗硬毛的卵形叶片时,一定要谨慎靠近。

   在寨子的正下方,摆着一架长梯,正好能触及到寨口。但是,长梯的大部分也已经朽坏。驴行经验丰富、体重较轻的月球首先攀爬了上去,将绳索固定好。其他人在上长梯时,都先将绳索另一端系在腰间,以防万一。

   这个位于半岩上的寨子,同时也修筑在一个巨大的溶洞口。寨门由石头堆砌而成,寨门后是200多平米的平坝。平坝上原来建有100多平米的木楼、圈舍和粮仓。继续往里走,就是溶洞。战乱时,李永焕一家都住在这里,并在这里喂养生猪等家禽。寨子里有天然泉水,洞里冬暖夏凉。李永焕一家,包括家丁共20多人,曾在这里一住就是三个多月,无需离开寨子半步。

   寨子的石墙上还有多个用于射击的小孔。这大概就是李永焕当年利用这里的地理优势,在修建寨子时做的一些防御措施,以此来抵抗外来的侵略。透过小孔往寨子外望,能够将天坑边上的情况一览无余,就连刚才我们走过的绝壁栈道也清晰可见。难怪解放前,他家的团丁能一人战胜十来名侵略者。

   寨子的地面上,很多石块都有被撬的痕迹,显得破败不堪。想必,这里应该都被寻宝之人搜寻过了。李永焕老婆十多年前去世时,透露了寨中藏有大量财宝的消息。之后,有不少人攀过天险来此寻宝,还有人因此而掉下悬崖丢了性命。当地网友心灰意冷告诉我们:听说,好几箱银元和金条,被来此寻宝的外地人给带走了呢……

   除了探险,我们对寻宝的确没什么兴趣。接下来,我们决定从寨子的巨大溶洞口,一直深入到洞底。

   走出天坑

   夜色里遭遇红白鼯鼠

   溶洞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当地人所称的司家迁溶洞,另一个叫做玉龙洞,因为探洞的驴友发现洞中和中国龙神型兼备的钟乳石而得名。

   我们在时而乱石,时而陡坡的洞内走了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才终于来到仅有几平方米的主竖洞前。竖洞内漆黑一片,我们将一根铁棒横在两三米的直径口,然后系上绳索,挨个往下降。

   第一个行动的仍然是月球,第二个是我。双脚蹬着岩壁往下降了约三五米后,岩壁开始向里凹。之后,我都是悬空着下降到洞底,好在洞不算深,大约有20多米左右。

   东东是最后一个下到洞底的人,他坚持用他的东东制造牌装备完成了这次降落。我们在洞底大厅吃过午饭,休息片刻之后,开始沿着一个宽阔的洞道前行。随着洞壁四周渐渐出现的钟乳石,我开始感叹起地下世界的神奇。美丽的钟乳石形态各异,有些直连洞顶,如定海神针顶天立地,有些如白衣观音合掌闭目立于一旁……在头灯的照射下,一切都散发着荧荧之光——比起当年李永焕的财富来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要珍贵得多。继续前行,晶莹剔透的钟乳石,如天上繁星,数不胜数。而那条悬在空中的玉龙,便隐藏在这众多的繁星里。

   我们一直向里走了近两个小时。为了赶在天黑之前攀上那条来之前就危机四伏的天坑悬壁,下午4点,我们就开始快速往回走。

   然而,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攀回到最初的溶洞口的时候,已近晚上7点。因为是下雨天,此时天已黑尽。加上这次出行,我们都没有带避寒装备。最后,我们也只能冒险,在夜色中与百米绝壁、火麻草,还有朽坏的栈道再次交锋。当所有人都平安通过时,我们全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当我们终于走出天坑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左右。

   最值得一提的,还有一只在夜色中突然出现的奇特动物。它在我们刚走出天坑时,陡然闪现在我们面前,弄得我们失魂落魄。当时,我们只是匆匆地拍下了它的照片:它有着红棕色的毛、又大又长的尾巴,还有着一张长得酷似熊猫一样的脸。后来才得知,这种动物叫红白鼯鼠,也叫飞狐或飞虎。红白鼯鼠最神奇的地方,是身躯两侧前后脚之间的一层薄膜,它能够帮助自己从高处飞向低处,滑翔20—50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