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白峰青,一位环保勇者的追求民间故事10

  云白峰青,一位环保勇者的追求

  2007年8月8日,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嘉宾云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吴江浩先生,中日两国各大媒体的记者,都来见证一个不同寻常的历史时刻—全球第一家首次公开发行即直接登陆东交所主板的非日本公司正式上市。

  嘉宾们致辞时,32岁的白云峰稍稍有些激动,更有些恍惚:这是真的吗?

  如果失败,我辞职

  脱硫被称为从烟囱里淘金的产业,是用化学方法吸收、转化火力发电中煤烟产生的二氧化硫,也是近年来发展迅速的环保产业。2002年,专门从事脱硫业务的博奇公司从母公司—国华电力集团分离出来。短暂茫然过后,大家心里产生了一个愿景:今后一定要上市融资,争取更大发展。

  为解决公司最迫切的生存问题,2004年,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的白云峰带领同事跑遍全国,拜访新老客户,逢人就说脱硫。这一年有多少时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他记不清了,只知道机上快餐吃多了,后来一闻到那种味道就想吐。一年奔波换来了20亿元合同,公司一举进入了全国三甲。

  2006年,白云峰升任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一年,博奇实现市场销售23亿元,在全国脱硫公司中遥居第一。作为公司领军者,白云峰深知脱硫市场是一个减法市场,公司维持容易,增长较难,要突破企业发展的瓶颈,就要从以脱硫为主拓展到固态、液态、气态污染物综合治理和节能、新能源领域。要拓展到这些领域,除了资金,还需要先进的环保技术。上市,不上则已,要上就要一举两得。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本,投向了东交所。日本的环保技术很先进,在东交所上市除了能融到资金,还能打开与日本众多高科技环保企业合作的渠道。

  直到这时,中国还没有一家公司在东交所上市。白云峰原来只准备上创业板,公司新一年业绩预报披露后,专家建议直接上主板。创业板和主板,融资规模相差很大,审查规范和要求也大不一样。开董事会讨论,公司的日本董事坚决反对上主板,认为太冒险,其他董事的目光一致投向了白云峰:您最了解公司,您拿主意吧。白云峰当然知道上主板有风险,但他相信博奇是一个健康的公司,应该经得起东交所的严格审查,再说环保行业的高成长性也是一个有利条件。于是,他决定:冲击主板!日本董事强烈不满,当场质问:如果失败,怎么办?白云峰掷地有声地回答:如果失败,我辞职!

  我代表的是中国

  2007年1月29日,白云峰和两位同事一起来到东交所,递交上市预申请。看到气势巍然、花岗岩装修的东交所大楼,他们感到了一阵强烈的自豪:我们来了!

  东交所的三名职员接下申请材料,听了他们的介绍,淡淡说了一句:我们三人负责贵公司的上市资料审查,请多多关照。然后……就打发他们了。太简单了吧?白云峰有些失望。

  接下来到正式上市半年时间里,白云峰体重掉了20斤,这过程可不简单。回答对方的各种问题和证明材料,就不少于500万字。要先把日语译成汉语,用汉语回答好后又译成日语,这么一倒腾,就变成了上千万字。东交所审查的惯例是,我向你提出问题,你愿意用多长时间回答是你的事,一星期可以,三个月也行,想早上市就抓紧。白云峰要求同事们收到对方问题后要用最短时间回答,甚至提前预想对方可能会提出什么问题而早做准备。每天,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随时收看邮件,发出各种指令。最忙的时候,早晨一边往飞机场赶,一边拿着两个手机同时与日本、香港、北京的同事开不同的电话会议。

  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宣传中国上。很多日本人并不了解中国,除了关心要上市的公司外,他们提出的更多问题是:中国政策会不会变?地方政府及官员是不是真的重视环保?中国今后环保产业的发展会怎样?等等。白云峰每天都要上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的网站,了解宏观政策和信息。当然,自己作为工程热物理博士的专业知识也派上了用场。宣讲多了,国家荣誉感越发强烈:我不只代表博奇,我代表的是中国!他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中国的环保大使。

  把钟声敲得又响又长

  还有斗争。招股说明书草案送来,白云峰一眼就看见在风险评估中,对方说中国是一个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国家,法制体系不健全,存在政策和法律风险。这深深刺痛了他,白云峰一一反驳,要求删除。日方律师先是劝说,风险写得多一点儿,对公司有好处,以后真发生问题责任不在公司。白云峰不为所动,日方律师只得实话实说:这是从中国一家著名公司海外上市招股说明书上搬过来的,我们一个字也没改。白云峰震惊了,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别的公司招股说明书能这样写,我们不能!双方陷入了僵持。日方开始威胁,如果博奇还这样坚持,那就继续僵持下去。白云峰被激怒了:如果为了公司利益,就要伤害我的国家,那这个市我们不上了!……最后,日方律师不得不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