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征婚民间故事5

  电视征婚

  初春的一天早上,天空虽然昏暗,一个叫水凼子的小山村里,王芳的家门前比过年还热闹。王芳是远近闻名的漂亮女孩子,一位城里小伙子到此地旅游时,偶然得见,便下重聘求婚。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乡亲像是赶集一样来看热闹。

  正在人们翘首以待时,来了十多辆小汽车。村子里有个见过世面的小伙子大呼小叫地喊道:哎呀,了不得,这家人可有钱了,你看这来的小车都是名牌,奔驰、宝马、奥迪哎呀,一来就是十多辆,这得多少钱呀。

  那位神气十足的新郎迈着方步,在王芳妈的笑脸相迎中进了屋子。王芳妈请来的几个吹鼓手在卖力地吹奏着,村子里的小孩也争先恐后地涌到那些名车前看着笑着。新郎从城里带来的焰火一溜儿排在门前,几个开车的司机点燃了焰火,顷刻间噼噼啪啪响了起来。

  突然,新郎怒容满面地从屋子里冲出来,一挥手喊道:走!

  他钻进了那辆宝马,车子很快就消失了,那十多辆车跟在后面像避瘟疫似的仓皇逃走了。在场的人全都傻在了那里,屋子里传来了王芳妈嘤嘤的哭声。

  躲在远处一个叫赵林的小伙子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听说王芳要远嫁城里,心里既为她高兴,同时又难过。他和王芳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王芳在高中就有不少追求者,赵林也曾经表示过对她的好感,可她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毕业后,他绞尽脑汁想接近她,可就是找不到机会。他悄悄地走近人群,问一位在一旁叹息的老大爷为何那些车子走了。那位大爷说,那个新姑爷听说王芳得了病,就大发脾气,说她家想坑他,一怒之下不要她了。

  他替王芳难过起来。他一路往回走,一路想着,不知不觉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听见父亲在咳嗽。父亲五十多岁,自从母亲去世后,突然变得苍老了。他曾劝父亲再找个伴儿,可父亲摇摇头说,家里穷,谁愿意钻这个烟囱?他们家在山区,为了他能上学,父亲甚至还卖过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有愧。

  这一天,赵林看电视时,突然看到县电视台在做广告:我女儿患有横截性脊髓炎,谁能医治好我女儿的病,我女儿愿以身相许;有妻室者重金酬报。如有医治此病良方者,请与我们联系

  赵林兴奋地一下站了起来,对他父亲说道:爸,我要去应征。

  父亲说:你只学了点中医皮毛,你治得了这个病?

  我能!他信心百倍地说。

  就在广告播出的第二天,赵林来到了王芳的家。

  王芳一见赵林来了,脸色一沉地问:怎么是你?你干啥来了?赵林说:我听说你得了病,心里很焦虑。怎么,不欢迎吗?王芳很勉强地说:没有,老同学嘛,我怎么会不欢迎?赵林见她一副冷漠的样子,一时竟有些口吃:王芳,我、我

  王芳把脸朝里,背对着他说: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就是没人要也不会嫁给你!

  赵林急了:不是不是,我是给你治病来的。

  王芳态度稍有好转,她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医呀?赵林叹息一声,说:我妈也是得了你这种病,瘫痪了二年后去世的。我高考落榜后,便自学了中医,还得到一个老中医的指点,他给我介绍了这方子。

  王芳心里的冰在他面前顷刻间融化了,她叹息一声说:怕是没有什么疗效吧。

  赵林大着胆子把她的手捉住,按在床铺边上,说:你别动,我给你诊诊脉。

  王芳见他那认真的样子,心里很是感动。过了一会儿,赵林放开手,又让她张口看过了舌头,说:好了,你舌苔和脉象我都知道了,下面我就准备给你开中药吃。

  中午,王芳妈妈回来了,看了看她的脸色,再看了看她床边的一大包中药,问是谁来给她煎中药了,她说是她的一个同学揭榜来给她治病。王芳妈高兴地说:真的吗?他说有把握吗?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有把握。

  那太好了。不过,他治好了你的病,你可要嫁给他哟。哎,他长得怎么样?

  王芳的脸红了,说:我跟他是同学,我可不愿意嫁给他!

  王芳妈板着脸说:那怎么行?人不能言而无信。

  妈妈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看着妈妈消瘦的面容,王芳心疼极了,妈,您一个人家里家外的,已经够苦的了,现在我又得这个病,时间长了会把您拖垮的,您还是找个老伴吧。

  妈妈横了她一眼说:你个傻瓜,把你的病治好了,比什么都好。

  从那以后,赵林每天雷打不动地来帮王芳煎药,督促她服药,然后陪她坐一会儿再离开。就这样过去一个多月,在他的精心诊治下,王芳的腿脚竟奇迹般地能活动了。

  这一天,赵林给她端来药,今天的药不比以前,是那种黏稠的糖浆,王芳接过来一饮而尽。王芳问:赵林,今天的药怎么跟先的不一样呀?赵林笑了笑说:你忘了我要给你改条幅上的字吗?

  你要改哪几个字?

  到时告诉你。你现在要培本固元,用进补来增加你的抵抗力,所以药就是甜的。我看你恢复得不错了,下地来试试。

  王芳感觉到脚有劲了,听了他的话便下到地上,果然能站了。赵林扶着她,她又试着走几步。王芳丢开他的手,兴奋地在地上走了几个来回。她深情地对赵林说:赵林,真的感谢你!要不是你给我煎药、督促我服药,我恐怕是不会有今天我真的赵林,我愿意嫁给你!

  王芳激动得语无伦次,一下扑进赵林的怀里,眼泪也掉了下来。赵林一下将她抱得紧紧的。突然王芳又一下把他推开,看着由兴奋猛地转为惊愕的赵林,王芳低下头,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赵林瞪着一双大眼睛问:为什么呀?

  王芳说:我走了,我妈一个人咋办?

  赵林也说:对不起,我其实也不是为自己征婚。

  轮到王芳大吃一惊了,她问:你是为谁?

  赵林说,他早就有女朋友了,女朋友是感冒后病毒侵入骨髓引发了横截性脊髓炎,到了好多大医院,都说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他认识一个老中医,听老中医说他曾经不到一个月就治好过这种病,他便向老中医求方,她的病好了,现在他要去找老中医。

  王芳心里一阵失落,半晌才说:哦,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给你报酬。

  赵林神情庄重地说:我妈在我小时就去世了,我爸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王芳简直要愤怒了,她打断赵林的话,说:你说啥?亏你想得出,你要我嫁给你爸?既然你有女朋友了,我们可以给你钱,你要我嫁给一个老头子,你不缺德吗?

  赵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他爸的照片,说:你看看,这是我爸,他也不是太老吧?

  王芳把照片往他怀里一揣,说:他就是再年轻我也不嫁!

  赵林知道她误会了,便哈哈大笑地说:你傻不傻呀?我知道你妈还是单身一人,我是说让你妈嫁给我爸。

  王芳这才重新把照片抢过去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满意地笑了。

  王芳想了想说:我也老劝我妈重新找个老伴,可她就是不同意。我妈不是封建,她是怕嫁错了人。我看你这么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你爸也一定错不了。可是怎样才能说服我妈呢?

  赵林走后,王芳把照片给妈妈看,说:妈,有人给你介绍这个老人,你看怎么样?

  妈妈接过照片,脸上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她看了一会儿,叹息一声说:还是把你的事处理好吧,我老了,不再想那些事了。

  王芳见妈妈那神情,心里便有底了。

  过了几天,赵林来了,王芳把自己的想法和赵林一五一十地讲了。赵林一听,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太好了,就听你的。

  这一天,王芳家来了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王芳妈一看是王芳给她看的那个老头,便连忙给他端茶递烟。两人坐下来聊着天。

  大妹子,我是你女儿让我来的,说是你们家房子漏水,让我来帮你们翻盖一下。

  哦,那太谢谢了,唉,要不是老伴去世早,这些事哪里会麻烦你?

  老人望着她呵呵地笑着,一边扣着扣子,可是半天也没扣进去,原来那衬衣没有扣子。

  王芳妈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呵呵一笑说:你衣服上没有扣子,扣啥呢?

  老人尴尬地一摸发光的脑袋,呵呵一笑说:唉,老伴不在了,我这扣子掉了都不知道。

  干吗不找个老伴呀?家里没个女人缝缝补补的那哪成啊?

  呵呵,你也不容易呀,就不想找个人做个伴?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又迅速地调过头去。这情景被王芳偷偷看见了,她捂着嘴在那里偷偷笑着。

  待那个老头走后,她问妈妈:妈,你嫁给他行不行?

  王芳妈脸一下红了:人是不错,只是你嫁了以后才行。

  王芳听了妈妈这番话,连忙跑去找赵林,把她妈的意思转告了他。赵林兴奋得跳了起来。

  赵林吭哧了半天,说:还有一件事想求你。

  啥事?

  你也嫁给我吧。

  王芳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道: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我是怕你不同意你妈嫁给我爸,故意编的。你妈同意嫁给我爸了,我就放心了。

  王芳听了,脸兴奋得红了,她捶了他一拳,娇嗔道:你可真会得寸直尺。

  赵林走后,妈妈问王芳:你们定在啥时办婚事呀?

  王芳说:我到他家看过了,他们家新房子可宽敞了,特地腾了两大间做新房。

  干吗要两间呀?

  王芳捂着嘴说:到时你就知道了。

  已是秋高气爽的时节,王芳家门前又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正在人们翘首以待时,来了几辆车。前面一辆敞篷汽车,上面有几个吹鼓手在卖力地吹奏着,后面两辆小轿车在一片喧闹声中停在了王芳的家门口。王芳妈笑着从屋出来,忙着招呼客人。

  赵林从小车里钻了出来,把后车门打开,做了一个有请的姿势,说:请妈上车。

  王芳妈一听,睁着大眼问:啥?你说啥?你怕是糊涂了,王芳在屋子里。

  赵林一本正经地说:妈,我是来接您的。

  王芳妈要生气,可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发作,便把赵林拉到屋子里,关上房门,这才小声地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胡话呢?你

  王芳妈气得说不出话来。

  赵林突然跪在地上,说:妈,我是来替我爸来接您的。

  王芳妈跺了一下脚,说: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呢!

  赵林说:妈,听王芳说您答应嫁给我爸的,您不会反悔吧?

  她一下明白了,说:啊,他是你爸呀?可是他咋没有来?

  就在这时,赵林的父亲从另一辆车上走了下来。王芳妈笑着迎了上去,埋怨道:老东西,你们这是唱的哪出戏呀?

  赵林父亲呵呵一笑,说:这都是王芳出的主意,她为了节约起见,主张我们父子的婚事一起办,可她怕你不同意,就来个先斩后奏。

  王芳妈对赵林嗔怪道:你个傻东西,干吗不跟我说清楚就当着众人面要我上车?

  赵林红着脸说:我怕妈不答应,一时情急就

  哈哈。一旁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赵林突然看见门前墙壁上有副对联,上面写道:人生如炉火越烧越旺,尘世如汤药越熬越甜。问王芳:哎呀,是谁改的这条幅,怎么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王芳说: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你当初要改这两句吗?

  屋子外的唢呐声一阵紧似一阵,有人高声喊道:请新娘子上车嘞!

  王芳挽着妈妈走向停在村头的小车,只见村头挂一横幅,上面写着:母女嫁父子,真情最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