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低到尘埃里民间故事10

  让自己低到尘埃里

  光绪皇帝的老师孙家鼐是清咸丰年间的状元,历任吏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等职,权高位重、名震朝野,但这样一位身居要职的当朝一品大臣,却行事低调、不事张扬,在与人相处时,总是把自己放到最低处,总是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他人,因而赢得了大家的敬重。

  1899年12月16日,孙家鼐回老家(安徽寿州)探亲。皇帝的老师、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要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知州魏绍殷、总兵郭宝昌决定以最隆重的礼仪接待衣锦还乡的孙大人,一大早便率领文武官员来到北门列队迎候。锦旗飘扬,鼓乐齐鸣,场面异常隆重。孙家鼐一行是从北面来的,所以本应由北门进城。但当孙家鼐快要到达北门的时候,听到了门内喧天的锣鼓声,他立即停了下来,派人打探。打探的人回来报告说,是知州和总兵等官员在列队迎接。孙家鼐听到消息后,内心极为不安,因为他不喜欢张扬,不喜欢摆谱、拿架子,便连忙吩咐车马改道,从小路绕行至南门,悄悄地进城,回到了家。那些官员在北门等了很久也不见孙家鼐的影子,便派人打探消息,结果听说孙家鼐已经从另一个门进城回到家了,知州魏绍殷、总兵郭宝昌便连忙率领文武官员到孙家拜见孙家鼐。见到孙家鼐后,他们立即上前施礼。孙家鼐一见,连忙将他们拦住了,反而向他们深施一礼。他说:在京城我是官儿,但在家里,我就是你们的臣民!而且,坚持请知州魏绍殷和总兵郭宝昌坐在上位,自己坐在下首陪着,这种谦虚的态度让大家特别感动。

  孙家鼐在家省亲期间,有一天,曾独自微服去访问一位长辈,在路上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急匆匆赶路的汉子,那个汉子挑了一担粪,不小心把粪水溅到了孙家鼐身上,孙家鼐也没说什么,只是用眼睛瞅了瞅那个汉子。结果,那个汉子反而说:我是状元家种田的,溅脏了你的衣服又能怎样?孙家鼐听罢,严肃地对他说:状元家种田的也得讲道理,不能仗势欺人啊!那个汉子骂了几声,孙家鼐也没和他一般见识,他骂完就离去了。事后,有乡亲告诉那个汉子,说那天被你骂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孙状元。那个汉子一听,懊悔极了,连忙登门赔罪,但孙家鼐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反而安慰了他一番。

  还有一天晚上,孙家鼐戴着小帽、穿着便服,独自一人提着灯笼去探望朋友。回来时夜已经深了,恰好遇上都司率队查街巡逻。孙家鼐就把身子靠近墙面站立,想等巡逻的人过去了再走。结果,巡逻的人认为他形迹可疑,便要把他带回衙门审讯。当他们走到状元府门前时,孙家鼐要求叩门请人作保,守门人王兴见状大吃一惊,痛斥都司竟然把孙公押了起来。都司吓坏了,连连赔罪。第二天,知州、总兵又带着都司上门请罪,但孙家鼐不但没有怪罪都司,反而称赞他忠于职守,一时间被州人传为佳话。

  很多人有了点名气和地位以后,就自觉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了,自觉自己很了不起了,于是,便在与人交往中摆出一副架子,以显示自己的地位比别人高。但孙家鼐却恰恰相反,孙家鼐是朝廷重臣,但他却能时时摆正自己的位置,把自己放到最低处,始终平等待人,表现出了难得的为人风范。水低成海、人低为王,把自己放到最低处,是走向最高处的起点,也是一种处世智慧,诚如一位作家所说:只有敢于把自己放在最低处,才有走向人生制高点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