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拥抱的法官_外国民间故事_小故事网民间故事4

  爱拥抱的法官_外国民间故事_小故事网

  李·夏皮罗(Lee Shapiro)是个已经退休的法官,他也是我所认识的拥有真诚爱心的人之一。在他职业生涯的某一时期,他明白了爱是最伟大的力量。因此,他开始喜欢上拥抱别人,见人就抱。他的大学同学给他取了爱拥抱的法官(大概是与爱判死刑的法官相反的意思)的绰号。甚至他车上的保险杠都写着:别烦我!拥抱我!

  大约6年前,李发明了他所谓的拥抱装备。外面写着:一颗心换一个拥抱。里面则包含30个小的红色心形刺绣,背面有粘性,可以贴东西。他常拿出他的拥抱装备到人群中,向人们派发一颗小红心,目的是为了换一个拥抱。

  李因此而知名,于是经常有人邀请他作演讲,他便向人们推广无条件的爱这一概念。在旧金山的一次会议上,地方小报向他提出疑问:拥抱参加会议的人,当然很容易,因为他们是自己选择来参加这个活动,但在真实生活中,这一套怕是行不通的。

  他们给李出了个难题,要他在旧金山街头拥抱路人。一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尾随李到街头现场采访,李走上了大街。首先,李向经过的妇女打招呼:你好!我是李·夏皮罗,大家叫我‘爱拥抱的法官’。我是否可以用这些心形刺绣和你换一个拥抱?该妇女欣然同意,地方新闻的评论员则觉得这也太简单了。李看看四周,发现一位交通女警,正在给一辆宝马车的车主开罚单。李大步走上前去,摄影队紧跟其后。他对那名女警说:你看起来很需要一个拥抱,我是‘爱拥抱的法官’,我可以抱你吗?那女警愉快地接受了。

  那位电视评论员扔出了一个最后的难题:看,那边来了一辆公共汽车。众所皆知,在旧金山,公共汽车司机最难缠,爱发牢骚,而且脾气又坏。你有没有办法让这个司机拥抱你?李接受了这项挑战。

  当公车停靠到路旁时,李向车上的司机打招呼:你好!我是李·夏皮罗,大家叫我‘爱拥抱的法官’。开公交车怕是世上压力很大的工作吧!为了让人们心情稍微好点,我今天四处奉送拥抱。你需不需要一个拥抱呢?那位将近1米9高、200多斤重的公车司机离开座位,走下车子,回答道:那就抱抱呗!

  李拥抱了那位司机,给了他一颗心形刺绣,在公车驶离时,向他挥手告别。摄影组的工作人员,个个无言以对。最后,那位评论员说,我得承认,你干得确实不错。

  一天,李的朋友南希·詹斯顿(Nancy Johnston)来拜访他。她是个职业小丑,身着小丑服装,脸上画着小丑妆。她对李说:拿着你的‘拥抱装备’,一起去残疾者之家帮忙。

  他们到达后,便开始分发小丑帽、心形刺绣,并且拥抱那里的病人。李觉得不适应,因为他从没拥抱过临终的病人、严重智障或四肢麻痹的人。这给他带来了压力,但过了一会儿,由于陪同他们的医生、护士等工作人员的鼓励,李和南希觉得适应了很多。

  数小时之后,他们走进了最后一个病房。在那里,李见到了他这辈子所见过情况最糟的34个病人,他的心一下跌到谷底,情绪低落起来。但这是他们的任务,他们必须将爱散播,必须要为病人做点什么,于是李和南希打起精神,开始在病房里制造快乐。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医护人员也一样,他们的领口全贴着小红心,头上戴着小丑帽。

  李来到最后一个病人伦纳德面前。伦纳德穿着一件白色围兜,神情呆滞地流着口水。李看着流口水的伦纳德,对南希说:算了,这个人就别管了,反正他也感受不到我们想要传达的意思。南希却回答:不能这样,李。他也是一个活人呀!接着她将一顶滑稽的小丑帽戴在了伦纳德的头上。李则是贴了一张小红心在他的围兜上。接着,李深呼吸一下,弯下腰给了伦纳德一个拥抱。

  突然,伦纳德开始发出声音,其他的一些病人也开始一起弄出声响。李回过头想问医护人员这是怎么一回事,却见所有的医师、护士都哭了起来。李问护士长,这是怎么了?

  李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回答:23年来,我们是头一次看到伦纳德笑了。

  也许对你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但对别人的生活则意味着巨大的不同。不要吝啬小小的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