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在朝鲜的美国逃兵民间故事10

  最后一个在朝鲜的美国逃兵

  就算给我价值10亿美元的黄金,我也不想离开朝鲜。这是滞留在朝鲜的美国逃兵乔•德雷斯诺克,对着西方记者发出的宣言。

  44年前,一次极其危险的叛逃行动,改变了德雷斯诺克的一生。从此,他在朝鲜一待就是44个年头。对德雷斯诺克的神秘生活,朝鲜之外的人一无所知。不过最近,两名英国制片人对他进行了专访,并以此为蓝本制作了一部名为《越过边界线》的纪录片。

  冒死穿越三八线

  1962年,作为一名在韩朝非军事区服役的美国士兵,德雷斯诺克再一次尝试了逃跑。他跑过三八线上的雷区,叛逃到朝鲜。他没想到,一段匪夷所思的人生从此开始了。

  在随部队开赴韩朝边境之前,妻子刚刚弃他而去。在韩朝边境巡逻的间隙,他常常把大把的钱花在妓女的身上。一天夜里,德雷斯诺克又一次未经允许离开基地跑去约会,但回来之后,他发现,自己将要面临军事法庭的审判。

  我受够了我的童年、婚姻、军队生活,所有的一切……我完了,走投无路。我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1962年8月15日那天中午,所有人都在吃中饭,我偷偷摸摸地上路了。

  朝鲜士兵很快就发现了德雷斯诺克,他们将他围了起来。他差点被一枪毙了,不过最终,他被带上火车押到平壤接受审问。

  在平壤,一天早晨,德雷斯诺克醒来后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名美国逃兵。他回忆说:我醒过来,面前是一个美国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谁?’‘我叫阿布希尔’。拉里•阿布希尔是比德雷斯诺克早3个月叛逃到朝鲜的美国大兵。随后两年,又陆续有两个美国兵逃到朝鲜,一个是杰里•帕里什,另一个是查尔斯•詹金斯。4个美国逃兵从此开始了在朝鲜的新生活。

  被朝鲜人称作同志

  起初,德雷斯诺克非常不适应在朝鲜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被遗弃了的人。风俗习惯不同,思想观念也不一样。走在街上,路人会带着异样的眼神看我,仿佛在说,‘美国杂种来了’。他同另外3个逃兵的形象常常出现在朝鲜的杂志封面上,好让外界知道美国逃兵在这里活得非常滋润。他还不时通过高音喇叭向边界另一边的美军宣传自己的幸福生活。在逃到朝鲜4年之后,德雷斯诺克和其他3个逃兵曾向前苏联驻朝鲜大使馆申请政治避难,没想到,苏联人直接将他们交还给朝鲜。他们本以为会被枪毙,但朝鲜政府没有这样做,而是决定对他们进行改造,让他们成为自己人。

  经过改造,德雷斯诺克回忆说:我开始像这里的人一样思考、做事。我努力学习朝鲜语和这里的风俗习惯。慢慢地,我开始理解了朝鲜人民。1972年,这4名逃兵成了朝鲜公民。

  1978年,德雷斯诺克在一部名为《无名英雄》的反美电视剧中,扮演了一个邪恶、残暴的美军战俘营军官,并从此成了朝鲜人家喻户晓的明星。朝鲜人称呼他为乔同志。后来,德雷斯诺克还出演过数十部朝鲜电影。此外,担任大学英语教师的他还从事翻译工作,将朝鲜领导人的著作翻译成英语。

  在朝鲜,德雷斯诺克还得到了他在美国无法企及的东西:家庭。他先是跟一名东欧妇女结婚,生了两个儿子。在妻子过早离世之后他再次结婚,现在又有了一个6岁的孩子。

  每天,他的生活简简单单:钓鱼、抽烟、喝酒。朝鲜政府每月给他发放生活津贴,还为他提供了一套房子。同所有普通朝鲜人一样,德雷斯诺克的家里也悬挂着领袖金日成和金正日的肖像。几十年来,虽然朝鲜人的日子并不宽裕,德雷斯诺克却一直衣食无忧,即使是在大饥荒的年份,他也能得到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粮食配给。当我吃着大米饭,想到那些挨饿的人,我就心生感激。为什么他们宁愿让自己人挨饿,也不愿让一个美国人吃不饱呢?

  毫不后悔当初抉择

  在朝鲜生活了44年的德雷斯诺克,不想离开朝鲜,也不想回到美国。如今,他是朝鲜健在的最后一个美国大兵。2004年詹金斯向美国政府自首,并被判处30天监禁,随后他和日本籍妻子一道前往日本。而另外两个逃兵,已分别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朝鲜因病去世。

  回首44年的生活,德雷斯诺克说,他一点也不后悔。在这里,我感到像家里一样。真的是那种家的感觉……在美国,我不认为我能负担得起生活,而在这里,政府会一直照顾我到死。我不想离开朝鲜,就算你给我10亿美元的黄金,我也不想离开。当被问及朝鲜核问题时,德雷斯诺克的回答是:如果美国人攻打,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