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东京浮福建 救虫不倘救人民间故事10

  沉东京浮福建救虫不倘救人

  从前,台湾和大陆相连,中间没隔一个台湾海峡。这搭有一个所在叫做东京,很闹热,人很多,也很富,但是富的人很枵鬼,认钱没认人。有一个臭头和尚,一身生疥烂呀汁流汁滴,去东京共人赏,没一个要一碗给伊吃,一文给伊用,还鼻孔捂咧赶伊:"去乎,去乎,一身臭嫌嫌,去别处赏,去别处赏!"臭头和尚一世界赏没,行到山边,遇着一个少年家,咧挨豆干豆腐。少年家说:"老师傅,我今日还没卖半文,没现钱倘给你,你若腹肚枵,豆干豆腐豆花,做你吃。"臭头和尚听见伊这样说,将豆干提起来大嘴细嘴就吃。豆干吃了吃豆腐,豆腐吃了饮豆花,亲像三暝三日没吃,如虎似象,将少年家的豆干豆腐吃了了,一鼎豆花也饮了了,连应嗝一下都没,肚腹挲挲咧,呵耳歕鼻,目睭絮絮说:"爱睏仔。"少年家就将和尚扶去伊床咧。臭头和尚一贴着床铺,倒落去现鼾,衫裤没脱,破草鞋也原穿咧。少年家共伊牵被来盖,重新浸豆,准备再挨。臭头和尚睏醒来,看见少年家咧挨豆,共伊肩头搭搭咧说:"少年家,大度量。贫僧没啥倘报答你,送你一句话,你得紧记。"少年家说:"什么话?""石狮吐血,地牛翻身,沉东京浮福建,救虫不倘救人。"少年家正要问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臭头和尚已经没看见人影咯。少年家担豆干豆腐去街上卖,就去看衙门口的石狮有吐血没。少年家逐日去看石狮,一个卖肉的问伊看什么?少年家共伊实实说,卖肉的笑少年家咧神。隔日天光早,卖肉的将猪料糊咧石狮嘴内。少年家担豆腐来卖,看见石狮嘴里有血,将担扔掉,边走边喊:"石狮吐血咯,地牛要翻身咯,走啊!"地震原本叫地动,是涂脚底的一只大地牛咧翻身。少年家叫说要地动,没人要相信,逐个都笑伊咧起。少年家一直走到一座山头,一时乌天暗地,雷响霹雳,濩一粒两粒大,劈劈啪啪连落煞;雷公驱驱响,雷声隆隆吼,山洪爆发大水淹起来。满城的人走离,和猪、羊、牛、马精牲做一下,让大水流流去;眠床橱桌、大箱细笼,浮呀一世界。少年家爬起去山顶,看天变地变,大水一来,人淹死很多,一座东京城,沉落去水内,连衙门口的旗杆都没看见半寸。少年家惊心动魄,想起了臭头和尚说的话,果然很应验,石狮吐血,地牛翻身,东京沉落去,淹着的所在很福气,福人居福地,建家立业,叫做福建真真没错。少年家脚下的大水流得很急,很割,人和精牲都没法靠近,爬起来。有一只老鼠,在水里沉咧浮咧,吱吱叫,亲像咧喊救护。少年家将一支竹竿伸过去,老鼠竹竿,一节过一节,来到山顶。大水将一块柴枋流过来,一群白蚁歇在柴枋顶,随时都会翻畈覆。少年家又用竹竽将柴枋轻轻仔勾、勾、勾,勾到边头,白蚁也就起来山顶。一只蜜蜂,飞来飞去没处歇,飞到山顶已经没力再飞了,少年家伸竹竿让伊歇,慢慢仔放落来。又流一支杉过来,杉咧一个人,让水激呀脸乌嘴乌,看见山顶有人,开嘴要喊救护,水涌按头壳搧来,那个人"沐沐沐"连吃几嘴水,要喝也喝得出来,实在很危险,少年家若不救伊,现会没命。少年家这时记得臭头和尚交代的话,"救虫不倘救人",将竹竿伸过去。那个人亲像熊抄着竹管,死都不放,少年家险险让伊倒拖落水,赶紧马步煞咧,将竹竿一下一下拔过来。少年家救起来的人自己说伊叫做王恩,请问少年家的人名,少年家说伊叫李义。王恩为了报答李义的救命之恩,招李义结拜,认李义做阿兄。两个对天咒诅,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大水退了,东京沉落去变做海峡,孤单剩海墘一条东京大路,没沉的所在是福建。李义原挨豆干豆腐趁吃。王恩原本是财主囝,东京一沉,伊成为孤儿,无处倘去,依偎李义生活;李义作豆干豆腐,四五路无人,得盘山过岭,担去很远的所在卖。这日,李义担豆干豆腐要去卖,盘一座大山,忽然天乌一爿,李义估叫是要落濩,头一看,一片乌云飞过头壳顶。乌云停在山顶,都是一个妖怪,青面獠牙,背脊生两个翅股,背一个查嫫。李义着一惊,僻在山路边树仔脚不敢弹动。再一看,妖怪煞没看见了。李义蹑蹑脚爬去山顶,看见一个山洞,亲像大古井,乌坎坎,深窿窿。李义想说这里一定是妖怪的山洞,不敢多看,踅落来担担咧过山去城内卖。入城的时节,看见官府出一张告示,说知府大人的千金小姐在后花园佚佗,让妖怪摄去,若有人将小姐救倒来,有嫫的,赏黄金千两,没嫫的,小姐嫁给伊。李义将豆干豆腐卖了,回来和王恩说这项事,又再将伊看见妖怪钻入山洞的事情也共王恩讲,打算请王恩相共去救小姐。王恩说:"小姐只有一个,救出来要让你做嫫还是给我做嫫?"李义说:"咱就不要娶小姐,提赏金,有钱就娶有嫫,咱才一人娶一个。"王恩说:"好是好,却很危险。""没冒险一世人穷死死,免想娶。""咱打算好势,拼一注。"两个发落筐篮、长索,去僻咧山边等,等到妖怪飞出山洞,李义拖王恩来到洞口。王恩惊山洞不知还有什么妖精鬼怪,山禽野兽,就对李义说:"你较细股较轻,你落去;我较大股较有力,在顶面拔索。"李义觉得王恩说了有道理,就坐咧筐篮内,王恩拔索,将李义慢慢放落去山洞内面。一仔久筐篮拄着底,王恩将索停咧没再放。再过一仔久,下面索咧摇,王恩出力,将筐篮拖出来,内面坐一个千金小姐,生做很娞。王恩一看见就没想提赏钱去另外娶咯,将筐篮索扔掉,没管小姐说下底还一个,背起小姐自己先去找官府请功。小姐共老爸说,叫王恩去救李义,王恩惊遇着妖怪不敢去。小姐很生气,叫老爸将王恩关起来。知府大人因为小姐已经救来了,也就没再派人去救李义。李义在山洞内等来等去,没看见王恩将筐篮放落来拖伊起去,在下底喝呀没声,都没听见王恩应一句。只听见脚边吱吱吼,说:"王恩去了,王恩去了。"李义一看,都是老鼠。老鼠在洞底挖洞,通出去山脚。李义钻出山洞,去官府找小姐和王恩,才知王恩没和小姐成亲,倒让官府关咧监牢内面。知府大人看见李义是一个农哥,若真实是小姐的救命恩人,这个人就是伊的囝婿,没做囝婿也得赏伊千两黄金,很提得出来。所以,故意相刁难,叫一群查嫫和小姐罩头巾站在二门内让李义认小姐。认会出来才承认伊是小姐的救命恩人。往时衙门还是大厝的内面,用一个门分内外,叫做二门,内面住女眷,没随便让人出入。所以才有说,千金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李义站在二门外面得入去,蜜峰飞来李义耳仔边说:"我去小姐头顶飞。"李义就将罩头巾的小姐认出来。知府叫人将二门关起来,小姐在内面,李义在外面,叫李义行入去找小姐。白蚁来,将门车车破,李义就大摇大摆行入去和小姐相见。小姐在山洞内面暗嗖嗖,不识李义的人,却会认得伊的声,就和李义相认。李义要求放王恩,说若没伊相共,伊自己一个也救得小姐。小姐说:"伊存心要害你,你还替伊说话?你要救伊,伊有要救你没?"李义这时联想到臭头和尚说的"救虫不倘救人"这句话。大水的时节伊救老鼠、白蚁、蜜峰,伊遇着困难,都来相帮助,只有这个王恩,忘恩负义,真没良心,救伊却倒来相害。没良心的人真实不值一尾虫!这个故事,曾经搬上舞台,香港还拍做彩色影片,叫做《云中落绣鞋》,又名《石义大战蟒蛇精》,轰动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