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中的万幸

  不幸中的万幸

  公路上,一位中年妇女,一手拉这一位小男孩,一手提着一个书包,慢慢的走着,突然,一辆宝马车,朝着她们飞奔过来,大家情不自禁的惊呼:“危险!”

  那位妇女出于母亲的本能,把小孩往外推去,但是为时已晚,

  汽车一个急刹车,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但还是把她们两个撞了出去。

  两个人都躺在了血泊之中。

  汽车司机连忙跳下车来,看了看两个人,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拨打了110和120急救电话。

  一会儿功夫,汽车鸣着警笛来了,急救车把母女两个抬上了汽车,警察在勘查现场,向司机了解情况。

  医院里。

  医生和护士从急救车上把母女抬下来,很快被推进了急诊室。

  量血压,抽血化验,做心电图,检查工作有条不紊。

  医生护士,脚步匆匆,进进出出。

  院长来了,外科主任来了,很快的作了安排。

  “院长,两个人都失血过多,大人已经输了血,脱离了危险,可孩子的血型很特别,是RH型,咱血库里没有。”主治医师向院长汇报。

  “他们的家属呢?”院长问。

  “他父亲正好是RH型。”

  “那就赶快输血……”

  “不行,他有传染病,不能输血。”

  “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对不上号。”

  “那问问市人民医院里血库里有没有这种血型。”院长拨通了电话,“喂,你好,我是A县人民医院,这里有两个病号,急需输血,其中一个孩子是RH型,如果有,请马上准备200CC,我派人去取。”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RH型,现在你们那里没有这个型号的血浆?”院长听了,放下电话,焦急不安。

  “喂,是B县人民医院么?我们急需RH型的血浆,什么?没有?”

  “喂!是C县人民医院么,……什么没有?”

  “喂!是F县人民医院么?……,没有?”

  院长一个接一个的打着电话,向兄弟单位求救,但是,都没有这个型号的血浆,院长急得满头大汗,束手无策。

  突然电话铃响了,他连忙拿起电话:“喂,你好,你是C县人民医院的?你们县有个妇女是这种血型,每年她都到医院义务鲜血,今年她来献血,看她年龄大了,你们没有答应。奥!桃花村!叫李玉兰,好吧,谢谢你,她的工作我们来做。”

  “司机,备车!去C县桃花村。”院长放下电话,大喊一声。

  公路上。

  一辆白色的现代牌轿车,风驰电掣,里面除了司机,院长外,还有一位中年妇女,她就是李玉兰,院长来到她家,介绍了情况后,李玉兰二话没有说,便跟着院长上了汽车。

  “司机同志,再开快点儿。”李玉兰不停的催促。

  “大嫂,这就是最快了!”司机回答。

  突然,一个急刹车,汽车停了下来。

  “怎么啦?”院长问。

  “前面堵车了。”司机回答。

  “有没有别的路可走?”院长着急的问。

  “没有,这是通往咱们医院的唯一的一条道路。”

  院长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下来,点着一支烟,一边抽,一边着急的走来走去。

  突然,院长把烟扔在地上,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喂,是110吗?事情是这样的……”

  一辆110警车鸣着警笛来到了这里,院长简单的说明了情况,110调转车头,鸣着警笛在前面开路,院长他们的汽车跟在后面,公路上的汽车纷纷让路。

  医生值班室里。

  护士在给李玉兰抽血。

  “多抽点,我的血多着呢,先救孩子要紧。”李玉兰对护士说。

  “大嫂,已经抽了200CC了,再抽,恐怕你身体适应不了。”护士看了看李玉兰说。

  “不行再抽200CC,我的身体很棒。一点儿问题也没有,”李玉兰坚持。

  “那我要请示我们的院长。”护士说完,拿着刚抽出的血浆走了出去。

  李玉兰坐在屋里等着,一会儿护士走了进来,说:“大嫂,你年龄大了,院长说,现在临时不用了,什么时候再用,再告诉你。”护士说。

  手术室里,手术正在紧张的进行,李玉兰的血浆,一滴一滴的滴进来了孩子的血管理。孩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医生护士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病房里。

  孩子的妈妈躺在病床上,焦急的问孩子的爸爸:“张涛,孩子究竟怎么样了?”

  “你放心,有位大娘已经为孩子输了血,听护士说,已经苏醒了,没有什么危险。”张涛安慰着妻子。

  “咱们要好好的感谢那位大娘,现在她在哪儿?”妻子问,“现在他在医生办公室里,刚抽完血,医生让她休息休息。”

  “你没去想人家道谢么?”

  “我忙里忙外哦,还没有顾得上呢。”

  “我这里不要紧,你先去看看人家老人,当面向人家道谢。”妻子催促。

  “好吧。”说着张涛转身要走。

  门推开了,李玉兰走了进来。

  张涛迎上去,拉着李玉兰的手说:“大娘,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们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好。”

  李玉兰笑了笑说:“谢什么,我知道这种血型很少,所以我年年到我们县医院义务献血,今年医生说我年龄大了,不给我抽血,这年龄大了怎么着,这血还能少了不行,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

  护士接过话说:“如果不是大娘及时赶来,给孩子输血,后果真不堪设想,。”

  赵涛的妻子挣扎着要做起来,李玉兰走过去按住他说:“不要动,要静心休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放心吧,你们不会有事的。”

  李玉兰眼里含着泪水,不知道说什么好。

  护士推着孩子走了进来,爸爸抱起孩子,放在了病床上。

  孩子睁开眼睛:“爸爸!妈妈!”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张涛挽起袖子,把水倒进脸盆里,对李玉兰说:“大娘,洗洗手吧!”

  李玉兰回过头,望着张涛手腕处发呆。

  张涛看了,莫名其妙,他低下头看了看手腕处的一块黑痣,笑着说:“这快胎记,听母亲说我从小就有。”

  “你父母现在在哪儿?”

  “他们都患病去世了,临死,父亲才告诉我,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张涛哽咽着说。

  李玉兰挽起袖子,指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块黑痣说:“孩子,你看,大娘这里也有一块黑痣,和你的一模一样。我的孩子,手腕处也有一块黑痣。”

  “大娘,孩子现在在哪儿工作?”张涛的妻子问。

  “唉!在二十五年前,他奶奶看着他在外面玩耍,被那可恶的人贩子拐走了,我们找了好多年也没有音信,他奶奶伤心过度,也为孙子的事情丢了命,唉!都是过去的事了,别提这些伤心的事了。”

  医生听了,看看李玉兰,又看看张涛说:“我看你们两个长得有些相似,我把你们的血样送省医院做鉴定,如果真是母子,那可是天大的喜事。”

  李玉兰笑了笑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你就别再宽慰你大娘了。”

  赵涛妻子接过话说:“大娘,不管是不是,你都比我们的亲生母亲还亲,你就是我们的再生母亲。”

  “好吧,我下认下你们这双儿女,大家都没事了,我要回家了。”李玉兰站了起来。

  大家一再挽留。

  李玉兰说:“过几天,我再来看看你们,只要你们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医生接过话说:“大娘,院长说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他派车送你回去。”

  “谢谢你,医生,谢谢院长!”李玉兰又安慰了赵涛和妻子几句,转身走出了病房。

  一个星期后。

  李玉兰提着水果,来到了医院探望赵涛妻子和孩子。

  张涛接过李玉兰拿来的礼物放下说:“大娘,我们还没有登门致谢,你又来了,还带上礼物。”

  “怎么,不欢迎我?”李玉兰笑着说。

  张涛妻子笑了笑说:“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小兵,快叫奶奶,是奶奶救了你的小命。”

  “奶奶!”小兵高兴的叫了一声。

  “哎!好孙子。”李玉兰抚摸了一下小兵的头,坐在床边上说:“我回家后,心里老是惦记着你们娘两个,这不,我又来了,看看就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李玉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寸的,发了黄的黑白照片说:“你们看,这就是我那丢失的孩子,三岁生日那天,照的一张照片。”

  赵涛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手腕上那块铜线大的黑痣,清晰可见。然后他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对李玉兰说:“大娘,你看,这是父亲临死的时候给我留下的。”

  李玉兰接过照片,仔细的看了看,惊喜的说:“这不是我的孩子麽?你们看,两张照片上是同一个孩子,你看这块黑痣,一模一样。”

  张涛的妻子接过两张照片,对比了一下,看看张涛,又看看李玉兰说:“是同一个人,你就是张涛的妈妈。”

  就在这时,医生和护士一下子闯进来,高兴的说:“简直不可思议,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情,你们两个真是母子。”

  然后医生把DNA的对比结果,递到张涛的手中,说:“你看看,一点儿也没有错。”

  张涛接过来看了看,一句话也没有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一个护士说:“真是天大的喜事,恭喜你们了,母子重逢,遇到了车祸,是你们的不幸,可你们母子相认,是不幸中的万幸。”

  张涛的妻子眼里含着眼泪说:“谢谢大娘,不,谢谢妈妈,是你救了孩子。”

  李玉兰笑着说:“我这是救自己的孙子,不用说抽点儿血,就是要我这条老命,我也毫不犹豫的给他。”

  “妈——”张涛听了,像孩子似的扑在妈妈怀里,失声的痛哭起来。

  “别哭了,应该高兴才是。”医生说。

  “是啊,孩子,应该高兴,大家都应该高兴。”李玉兰抚摸着张涛的头说。

  “高兴,大家都高兴,哈哈哈哈。”一阵阵笑声,从病房里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