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汉娶娇妻

  丑汉娶娇妻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好故事丑汉娶娇妻喜欢看世间百态故事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啊

  罗天军的父母是一对庄稼人,天天就知道土里刨食,日子过得紧巴巴,罗天军眼见就三十岁了,还光棍一条。罗家贫穷是一,关键是罗天军的长相太对不起观众了,就像电视剧《水浒传》里的武大郎,矮小、丑陋、懦弱、木讷,女人找男人是为自己遮风挡雨的,他这样别说黄花闺女,就是二婚寡妇也看不上。眼见他的同龄人老婆孩子都有了,罗天军的父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罗天军有个舅舅,以前也是个打工仔,最近两年不知给哪位财神烧了高香,居然当上了老板,鸿运当头,财源滚滚,成了方圆数一数二的大款。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罗天军的舅舅发了,罗天军也跟着沾光长了身价。

  舅舅早就想帮罗天军,手里有钱了果然不含糊,先给姐家盖了两层楼房,又给外甥娶来了媳妇,虽然是个二婚,那模样在他们罗家村可是盖了帽啦!

  盖了楼房,又娶了外甥媳妇,看两人站在一起很不般配,姐姐和姐夫二人脸上写满了焦虑,舅舅明白他们担心儿子与儿媳的婚姻不牢固。他看着也有些玄乎,将一个包儿放在外甥媳妇手上,说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了,包里钱是借给你们的,希望你用它赚到更多的钱。

  外甥媳妇叫梅香。送走舅舅,梅香回来取出包里的钱,一数整整10万元。她一时不知道拿这么多钱去干什么,把公婆和罗天军叫到一起,让大伙都出主意,想办法,建言献策。10万元钱仿佛天上掉下来一般,大伙只顾欢喜,公爹喜得几乎找不到北了,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钱。谁也说不出该干什么。

  梅香打小就羡慕那些售货员,站在琳琅满目的货物前面,接过顾客递来的钞票,风刮不到雨淋不着,轻松又惬意,太美好了。她又绕村转了一圈,见村里两个小卖部只经销烟酒,货物单一,打定主意在村里建一个大型百货店,店名都想好了——罗家村购物中心。

  罗天军自惭形秽,这辈子从未想过干什么事业,打算浑浑噩噩了此残生,做梦都没有想过一个貌如天仙的女人愿意与他共度人生,嘴巴整天合不拢地笑,同时他也看到了不少爷们向他投来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有人悄悄问他,你生得这样矮小,你那玩意儿也不会怎么样,你能满足女人的需要吗?她嫌弃你没有?看她白皙丰满,那胴体一定非常精美漂亮,是不是跟大白鹅一样?她愿意和你亲嘴吗?有的甚至问他一晚上来几次,直白露骨。他从来没有向别人冷脸发过火,更不会将眼睛瞪得像牛卵一样揎拳捋袖,仍然像往日一样蔫了巴叽,心里说这些人都怎么啦,我娶个老婆过我的日子,碍你们什么了?对这些有伤自尊的话语他一概不理,没事就不出家门。

  看来在罗天军那里问不出什么,有人就把一双色眼馋巴巴地投向梅香,极尽讨好之能事。梅香不像罗天军封闭自我,莺声燕语,笑靥如花,馋得色鬼们心猿意马。有人往梅香的手机里发短信,说罗天军肯定满足不了你,哪天想换换口味就回个短信或打个电话,本人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保证做到随叫随到。梅香也不恼怒,回复一句话: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等着吧!也有猴急的,把梅香堵在野外,伸手就往梅香胸前摸,反正没把罗天军放在眼里,即使他在面前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梅香呢,笑着推开这人的手,后退一步,突然飞起一脚,踢向这人的裤裆。这人嗷的一声抱裆蹲在地上,疼得翻滚到路边沟里。

  回到村里,街上正好有个耍把式卖狗皮膏药的,趁这机会,梅香钻进人围,高声向大伙吆喝:今天,俺梅香向有些人声明,罗天军虽然其貌不扬,可毕竟也是个男人,俺不缺男人。罗家村多数人家都姓罗,罗天军是你们的爷们,有的还不出五服,你们打我的主意就是乱伦,去了阴间,你们的列祖列宗也会找你们算账的!

  一席话,骂得那些对梅香有非分之想的人蔫头耷脑,扪心自责,悄悄溜走了。也有不在乎的,心说什么一罗家,你梅香当着全村老少爷们声明这事,本身就是一种卖骚放浪、假正经,如今这年头,什么张王李赵,老子寻的是快活、是享受、是刺激。

  听说梅香要在村里盖店房卖百货,公爹不同意。他想了,儿子不是站柜台做买卖的料,自己和老伴也都不中用了,抛头露面的就梅香一人。开商店与开饭店的一个样,每天接触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不少人腰包都满鼓鼓的,他怕儿媳禁不住诱惑,给儿子戴绿帽子不说,说不定哪天就会人财两空。与其这样,这商店还是不开的好。

  梅香明白公爹的心意,反复向公爹保证,虽然罗天军貌不惊人,可她依然爱他,她之所以心甘情愿嫁给他,看上的就是他的丑陋与老实。她的前任丈夫相貌堂堂,玉树临风,家境殷实富有,然而却是个花花公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她看不过,稍加阻拦,就会招来拳打脚踢,她不甘忍受,提出离婚,招来的是更加凶狠的虐待,看摆脱不了,她想到了死。还没有打定怎样去死,前任丈夫就出事了,酒后驾车与别人撞在一起,当场死于非命。她这才跳出樊篱,第二次面临选择。她不再要求男方英俊潇洒,而恰恰相反,最好形似武大郎。罗天军不是武大郎胜似武大郎,就这样罗天军交了桃花运,与梅香花好月圆,喜结连理。正是:有好汉没好妻,丑汉娶个娇滴滴。

  婆婆压根儿没想到儿子会娶来这么个天仙似的媳妇,天天看着儿媳的脸色行事,梅香干什么她都不阻拦。听说老伴不同意儿媳盖商店,婆婆立马质问老伴干吗从中作梗。

  眼前的一切都是老伴的弟弟给予的,公爹只能处处忍让着老伴。看老伴袒护儿媳,公爹无奈放弃了对梅香的阻拦。

  统一了信念,梅香径直来到村部,向村主任提出申请审批店址。村主任老孬是个老色鬼,一看梅香来求他,心里不由暗暗欢喜,这个女人真是太漂亮了,居然是一脚踹不出一个屁的罗天军的老婆。勾引别人的老婆,老孬都要掂量掂量女人的男人,看是否惹得起。对罗天军,他想都没想,心说这个女人我搞定了。

  老孬色眯眯地打量着梅香,说申请店址村委会大力支持,不过需要时间。梅香问需要多久,老孬想让梅香再靠近一些,操笔在近前的本本上写了两个字。梅香无奈,只好凑近老孬,看他写出的是半年两个字,知他没安好心,转身就走。老孬一见赶紧说:你想提前也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梅香驻足回头,问啥要求。

  老孬向梅香招了招手,示意她转回来。

  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梅香只好回到老孬身边。

  老孬审视着梅香,嘴巴张了几张,好像害怕他话一出口梅香用巴掌抽他。

  梅香催他快说,一村之长怎么婆婆妈妈的没有魄力。

  老孬受到鼓舞,结结巴巴,说你必须陪我上回床。

  梅香呵斥老孬,妄想,俺梅香不是那种随便之人。

  老孬问她知道什么叫潜规则吗?

  梅香说那是人家演艺圈的事,跟你不搭界。

  老孬说:现在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你若不识时务……鼻子里哼一声,下面的话不言而喻。

  梅香冷冷一笑:俺偏不信这个邪!俺回去打电话问问俺表哥。转身便走。

  罗天军没有什么来劲的亲戚朋友,所以老孬才敢这么放肆,至于梅香的娘家他不知底细,万一人家上边三叔二大爷有来头,这不等于引火烧身吗?他不敢造次,赶紧快步拦住了梅香,问梅香表哥是干什么的。

  梅香声色俱厉:至少把你抓起来没问题!

  老孬脸上赔着笑,心里却不甘:等我日后打听清楚了,你若敢忽悠我,看我怎样消遣你!就答应三天之内给梅香办好。望着梅香离去的背影,老孬咕咚、咕咚咽下两大口涎水。

  三天后,店址有了着落,梅香开始琢磨用哪班施工队,这时有人寻上门来,原来是施工队长泥鳅。

  泥鳅近两年承包民房赚了一些钱,腰包一鼓,就也想赶赶时髦,找个情人没事偷着乐。他和梅香第一次照面,对方的丰满与娇美就印在了心头,驱之不散。就在他挖空心思如何接近梅香时,突然听说梅香要盖店房做买卖,怕别人捷足先登,赶紧先跑来了。

  梅香第一次张罗盖房,原材料预算心里全都无底。泥鳅看这是个讨好梅香的机会,就坐下来与梅香精打细算,保证施工费全村最低,俨然一副娘家大舅哥的派头,真诚亲切。有了泥鳅的预算,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费,不摸边际的梅香心里有了谱,无形之中,泥鳅成了她的依靠,安窗坐门都征求泥鳅的意见,罗天军却不管不问。邻居有个亲戚错把泥鳅当成了梅香的丈夫,大伙听了哈哈直乐,泥鳅听了表面嗔怪误会的老人,心里却非常受用。梅香不知说什么好,脸红红的,偷看一眼泥鳅,两人的目光正好撞在一起,梅香迅速走开了。

  一个月后,店房落成竣工,它坐落在十字街一边,宽敞明亮,梅香很满意。傍晚,梅香接了一个电话,是泥鳅打来的,约梅香去村东头的饭馆吃饭。乡下人不像城里人可以随便吃请,孤男寡女呆一起别人会非议的,尤其像梅香这样有些特别的女人,更是不敢造次。梅香想到了这一点,本想一口回绝,但念及泥鳅一个月的尽心尽力,感觉拒绝有些不忍,决定去,她也预见到了可能会发生什么事,任何男人的色心在女人面前都是隐瞒不住的。她决定去赴约,一来满足了泥鳅的心理;二来给他一个了断,免得他日思夜想,念念不忘。

  梅香默默跨进狭小的雅间,泥鳅赶紧关上小门。心有灵犀一点通,他认为梅香会来赴约,私下里肯定认可了他这个情人。他转身就激情澎湃地抱住了梅香,接着一个吻。梅香使劲挣脱泥鳅的搂抱,举手想给他一巴掌,然而,举到空中的手却没有落下来,她改变了主意,既然便宜已让他占了去,不如算是自己的报答,她还真有几分喜爱这个男人。好在梅香在来的路上就有了思想准备,泥鳅的冒昧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并不感到十分尴尬,扬起的手在羞赧的脸腮上轻抹一下,继而来到桌对面,正色道:泥鳅兄弟,俺感谢这些天你对俺尽心尽力的帮助,俺明白你的心思,但俺不能满足你,俺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俺有男人,俺要忠诚于他,虽然他不像你顶天立地,但毕竟是俺的男人,既然俺选择了他,俺就属于他一人,请你不要破坏俺的家庭!日后,你如果再打俺的主意,别怪俺翻脸不认人!说完,梅香拉开了房门。

  等一下。泥鳅一脸惭愧,嗫嚅道:梅香,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动你的心思,我之所以这样多半是出于报复我老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今天我什么都不顾了,给你扬扬吧。三年前,我家穷,老婆背着我和别人鬼混,被我堵在了床上,即便这样还骂我不会挣钱。我想踹了她,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我忍了。现在她虽然收敛了,可我心里一直纠结着,我要报复她!

  梅香白一眼泥鳅:你老婆错了,你还跟着往下错,你们这些男人呀,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来俺选择罗天军还是选对了,至少他不会像你……

  梅香,先给你打声招呼,日后如果你的店里招聘人手,请你一定把我老婆招去,我想通过你的言传身教,我老婆定会脱胎换骨!泥鳅诚恳地望着梅香。

  梅香点点头,说:如果真有招聘人手那一天,我第一个先把你老婆招过去。

  日月交替,一年过去了。这一年里,梅香的百货店日日红火,创利两万多元,不但赚了个盆满钵满,而且还人丁兴旺,梅香又十月怀胎生下一白胖娃郎。老罗家真是吉星高照,双喜临门。

  看着白胖的孙孙,婆婆喜得比吃蜜都甜。公爹也笑呵呵地凑近观看,看着看着,公爹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小孙孙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大手大脚,找寻不出丁点儿子的影像,难道不是儿子的种?

  等过满月,公爹悄悄把自己的担心告诉给了老伴。老伴一听,剜一眼公爹,不在乎地说:不是天军的正好,瞧你儿子那丑样,幸亏咱梅香不嫌弃,你希望有个孙孙还像你儿子一样丑陋不堪啊?

  公爹瞪起了眼睛,别的事情公爹在老伴面前都唯唯诺诺,唯独此事一点也不含糊:丑陋不堪咋了?那也是咱老罗家的骨肉,再白胖好看也是个野种,咱有儿子,咋也不能养别人的种。再说,她和别人相好,心眼肯定向着别人,有一天突然和相好的带着儿子和钱财跑了,看你怎么办?到那时再后悔,十五的门神晚半月了。

  公爹的话让老伴大吃一惊,是呀,这担心可不是多余的。想当年,她就有一个意中人,父母嫌她这个意中人不安分,极力反对,她和意中人订好了计谋,一天夜里远走高飞,什么名声啊父母的脸面啊,统统在爱的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不想就在她要离家时,被母亲看出破绽,上前拦阻,不幸跌倒。这一跤,母亲脑中风成了个偏瘫,因此没有跑了,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最终嫁给了现在的老伴。人们择偶好像买东西一样,自己看上眼的就是好的。她多次后悔那天晚上怎么没有一走了之,她嫌现在的老伴窝囊,不会体贴她、关心她,又有个三级残废的儿子添堵,日子艰难紧巴。现在的年轻人对爱的追求与当年的她相比似乎更加肆无忌惮。她不敢大意,悄悄把儿子叫到跟前,低声问罗天军,开初娶梅香过来,晚上你两个是不是都那个了?

  以上就是丑汉娶娇妻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世间百态故事,请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