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店的火案之谜民间故事10

  珠宝店的火案之谜

  劫后余生

  清朝末年,扬州城里有个祥瑞珠宝店。这天晚上,珠宝店打烊之后,老板李鸿达和老婆陈秀凤买来酒菜小酌。李鸿达此人酒量很小,几杯下肚后,便进屋呼呼大睡。

  睡梦中,李鸿达只觉得火烧火燎的疼。睁眼一看,他不禁大吃一惊:天啊,原来是着火了!一股浓烟扑面而来,他一下子呛晕了过去。

  幸亏左邻右舍发现了火情,都来帮忙扑救,李鸿达也被大家抬了出来。他一醒来,便迫不及待地问:各位乡邻,你们看到我老婆了吗?

  大伙儿直摇头。一个邻居回忆说:我见她拎着一只大包袱,急匆匆地往南边走了。李鸿达听了便慌忙跑进放宝物的密室中,发现里头最值钱的家当竟被洗劫一空了。他气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大伙儿见李鸿达这副模样,赶紧跑到衙门,替他报案。衙门立刻派来了一位姓马的捕头彻查此事。马捕头带了两名衙役,勘查了现场,询问了来龙去脉,折腾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散开去。

  第二天一早,马捕头又来了,告诉李鸿达,他老婆陈秀凤已被捉拿归案,知府大人正要升堂开审,传话叫李鸿达过去做个人证。

  李鸿达赶到的时候,知府大人正在审问陈秀凤。只见他猛地一拍惊堂木,大声呵斥戴着手铐脚镣的陈秀凤道:大胆刁妇陈秀凤,你可知罪?

  可陈秀凤此刻却镇定自若,冷冷一笑道:回老爷的话,房子是我烧的,宝物也是我拿的。不过,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民妇何罪之有?

  堂上知府没想到陈秀凤对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更没想到她还不卑不亢反问一句,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继续审下去,愣怔了半晌,才问:此话怎讲?

  此刻,陈秀凤也不再看那知府,而是狠狠瞪了一眼一旁的丈夫李鸿达,把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

  十八年前的腊月二十清晨,一名十二三岁的小乞丐倒在祥瑞珠宝店门前。珠宝店的林掌柜将他救醒,后又收为徒弟。四年后,小男孩长成小伙子,在林掌柜的精心栽培下,十分聪颖,而且独当一面。

  想不到这年中秋节晚上,珠宝店突发火灾,林掌柜夫妇葬身火海,林掌柜唯一的女儿明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小伙子也不知去向。但半年后,失踪的小伙子竟又回到扬州,并重新开起珠宝店。这个小伙子便是李鸿达。

  前尘往事

  李鸿达听到这儿,不由惊叫起来:莫非你、你就是明珠大小姐?

  不错!林明珠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骂着,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父亲待你不薄,你竟谋财害命。我想烧死你,就是想一报还一报,替父母报仇。

  知府大人终于听出眉目来,没想到今天这起纵火案,又牵出了一场陈年旧案!于是他又猛拍惊堂木,喝问道:李鸿达,她刚才所说的是否属实?

  李鸿达慌忙跪下:大老爷,容草民把这故事继续讲下去。

  知府愣了一下,心想,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于是点头说:讲吧!

  李鸿达便讲起了他的故事来。

  话说十四年前的一个傍晚,林掌柜的珠宝店正要关门,却来了个黑脸大汉。他拿出一幅唐伯虎的字画,硬要卖五千两银子。林掌柜一眼便识出是赝品,就婉言谢绝。那大汉临走时恶狠狠抛下句话:是大燕山的王大当家的让我来的,连他的账都不买,你就等死吧!从这以后,林掌柜一直过得提心吊胆,他将家里贵重宝物放到一只包袱里,随时准备逃命。

  这年中秋节夜里,林掌柜忽被一阵撬门声惊醒。他赶紧跳下床,透过门缝朝外看,只见几个蒙面人正在用刀尖撬门。

  于是林掌柜慌忙将徒弟喊醒,要他拿着贵重宝物带着师娘和他女儿从后门逃跑。可没想到后门也有土匪把守,走投无路之际,掌柜的突然想到院子围墙脚下有个狗洞。可那洞很小,仅能容纳瘦弱的李鸿达和幼女爬出去。

  最后,林掌柜只好让李鸿达先带女儿逃命。当时林明珠才五六岁,林掌柜怕她害怕而惊叫,被土匪发现,于是便将她弄昏,交给了徒弟,并交代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报官。

  李鸿达背着林明珠逃了出去。当他回头看时,只见珠宝店方向火光冲天。不久,他又发现有人朝这边追来。这时他已浑身无力,如果再背着林明珠走的话,恐怕两人都难逃土匪魔掌。无奈之下,他只得将昏迷中的林明珠藏在一处隐蔽的草丛里,自己引开追兵。等他甩了追兵,回来找人时,林明珠却已不见踪影。

  李鸿达禁不住哭了起来。哭够后,他打开包袱,发现里面除了贵重宝物外,还有一封信。看完信他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林掌柜曾在一个叫王大麻子的人手下做过土匪,后来金盆洗手,才来扬州开了祥瑞珠宝店。

  听了李鸿达的叙述,林明珠先是一怔,继而骂了起来:你胡说八道,我父亲怎么会是土匪呢?

  李鸿达没有跟她争辩,而是苦笑了一下,接着讲自己的故事。

  自己本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乞丐,是掌柜的救了他,才总算有了个家。当时,他把大小姐弄丢了,感到十分愧疚。于是他就想,如果自己把珠宝店继续开下去,说不准大小姐哪天能找回来。就这样,他又回到珠宝店,将烧毁的房子重新修好,边做生意,边打探大小姐的下落。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十四年后,大小姐竟以这种方式回到家中。

  知府大人听完了李鸿达的讲述,又迫不及待地问林明珠:这些年你跑到哪儿去了?

  唉!林明珠长叹了口气,讲起了自己的不幸遭遇:我醒来后,发现躺在草丛里,止不住地哭了起来。这时,天已蒙蒙亮。可我还太小,根本就认不得回家的路,于是边哭边往前跑。也不知跑了多久,我终于遇上一位赶马车的大伯。他问我叫什么,家住哪儿,我是一问三不知。最后他把我抱上马车,继续往前走。这一走啊,竟把我带到了京城!这位大爷姓陈,膝下无一子半女,以帮人家送货为生。就这样,我成了他的养女。我十六岁那年,养父一病不起。临终前,他告诉我,他是在扬州捡到我的,当时我颈项上挂着块玉,玉的背后刻着我的出生年月和祥瑞珠宝店几个字。料理了养父的后事后,我便南下扬州,准备寻找亲生父母,经多方打探,才知他们早已不在人世。不过,我怀疑是李鸿达谋财害命,便决定以牙还牙——先嫁给他,再找机会复仇。

  林明珠说到这里,已是梨花带雨,她又哽咽着说:想不到天不助我,没有烧死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知府听了两人的陈述后,一时还真难判断出谁说的是真话。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李鸿达:林掌柜的那封信呢?

  李鸿达怔了一下后,苦笑着说:我弄丢了。

  林明珠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对知府说:大人,他分明是在说谎,这么重要的证据怎么会丢了呢?可见是他在污蔑我爹,我爹根本就不是什么土匪!

  拨云见日

  这时,一旁的马捕头却叹了口气,他对林明珠道:你父亲林云志的确是个土匪。说罢,又双手作揖道,大人,卑职有话要说。

  这知府被这个扑朔迷离的案件吊足了胃口,便连忙应允。

  马捕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林云志是我师兄。

  大家一听,顿时呆若木鸡。难不成马捕头也是土匪?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听那马捕头清清嗓子,又讲出一段故事来:

  二十五年前,马捕头在老家拜师习武不到半年,师兄林云志因赌博成性,欠下了一屁股的债。他为了躲债,逃到大燕山做了土匪。更令人可气的是,他临走时,竟然偷走了师娘的首饰。师傅为这件事,气得一病不起。后来听说师兄离开了大燕山,也就不知去向了。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这年夏天,马捕头刚来此地当差,便发生了祥瑞珠宝店纵火案。当他赶到案发现场时,林云志已是奄奄一息。他见到马捕头后,先是一愣,接着悔恨道: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我死了,求你不要再追究这一切了!说完,便断了气。

  马捕头说到这里,朝大家苦笑了一下:当时我觉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再说那伙土匪确实来无影去无踪,于是便草草结了案。谁知竟又结了这么段孽缘。卑职求大人看在此案事出有因,又盘根错节的份上,请对林明珠网开一面!

  一时间,公堂之上一片唏嘘。众人感叹善恶有报之余,也纷纷为林明珠求情。

  这知府理清了案件的来龙去脉,此刻神清气爽,心想:总算轮到我粉墨登场了。只见他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喝一声:刁妇林明珠,蓄意杀人放火,罪名铁证如山,按照律法……

  青天大老爷,请法外开恩。知府话还没说完,李鸿达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求着,都说不知者无罪,林明珠一时报仇心切,做下糊涂事,还恳求老爷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知府愣怔一下,又拿起惊堂木,在空中转了转,良久才落了下来,大声宣判:刁妇林明珠,蓄意杀人放火,罪名铁证如山,但事出有因,判你终身为李鸿达之妻,不得反悔。

  一旁的师爷听后,慌忙提醒着:老爷,哪有这种判法啊?

  嘿嘿!知府笑道,律例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既然他李鸿达都站出来求情了,本官岂能墨守成规,而不成人之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