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进城当了官民间故事5

  儿子进城当了官

  石老汉的儿子三狗在省城里当了局长。官大不由己,三狗太忙,平日里难得回家一趟,回到家也总是屁股板凳焐不热,父子俩说不了几句话。一晃几年过去了,石老汉总没空去省城的儿子那里看看。眼下秋忙已过,石老汉心里搁着桩要紧事儿,就挑了个星期六到省城找儿子去了。

  见老爹风尘仆仆地从乡下来了,三狗十分高兴。从小他就没了娘,是爹一把屎一把尿地将自己拉扯大。然后是十年寒窗,落榜复读,大学本科爹不容易呀!接下爹手里提着的山芋和花生,三狗忙着倒茶、点烟、递毛巾。石老汉摆摆手道:小子,先别操忙了,爹这回来,一是想看看你,二是嘛他不紧不慢地吸了一口烟:好歹你混上个局长了,爹想让你办件事儿!三狗一听来了精神:爹,是啥事?您说吧。也没啥大不了的,爹琢磨着,这事不难,你小子肯定办得到。石老汉欠起身对儿子说:咱村跑皮货的那个铁柱你知道不,发啦!这阵又接了桩大买卖,可钱款一时转不过手。昨儿找到我,想来你这儿借个三五万周转几天。说好按高利息算的,我估摸着,人家亏待不了咱。石老汉说完拿眼盯着儿子。见三狗老半天不吭气儿,他疑惑地丢下烟头:咋,不能办?就算你爹我借的也不成?是你这局里没钱,还是你这局长做不了主?

  三狗摇了摇头:公家钱是有的,审批权也在我手里,可这事儿不行哩。咋不行?石老汉瞪着两眼:你小子还记得不,你娘得病的那几年,家里日子紧巴,铁柱家接济了咱多少回?你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人家铁柱二话没说,省下自己修屋的钱给了2000。眼下,人家求咱就这点事,再说我也拍了胸脯大老远地来了,叫爹这面子往哪搁?见爹说到这份上,三狗急得满脸通红:爹,不是我驳您面子,这是公家的钱,擅自借给私人经商就是挪用公款,是犯法。您、您总不能看着我犯错误吧?见爹沉着脸老大不高兴的样子,三狗踌躇了一下,忙又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存折:要不这样,我自己这儿攒着5000块钱,本打算买台电脑的,您先拿回去帮铁柱凑个数吧?见儿子这样,石老汉也没词了,他闷着脑袋琢磨了一阵,最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事就不为难你小子啦。

  三狗的办公楼前是个阳台,石老汉在屋里打量了一会儿,便走到阳台上张望,见对面就是热闹繁华的大街,四下环顾一阵后,石老汉指着不远处一幢漂亮的高楼问三狗:小子,那是个啥地方?新光大酒店,如今是这一带档次最高的饭馆。石老汉一听,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子,爹苦了大半辈子,还没跨过什么大酒店的门坎哩。今儿个,让爹我也去那地方开一回洋荤!这还有啥难的。三狗连忙点点头说:爹,时候不早,是该吃饭的时候了,咱们这就去吧。

  儿子在前,老子在后,父子俩一块儿走到那新光大酒店,找了个清静的单间。进去后刚坐下,一个小姐来问:先生有几位客人?三狗回答说:没别人,就是我和我爹。那服务员一听这话忽然变了口气:对不起,这里是贵宾间,要订桌的。说着指了指外间:你们到那边去。石老汉没想到如今进饭店还受这委屈,不由嘀咕了句这是啥态度,却被三狗劝住,到外面散席间重新找了个角落坐下。这时服务小姐递上菜单,三狗让爹点菜。石老汉看着那印着密密麻麻菜名的单子,横下心正儿八经地点了好几样,又要了一小瓶二锅头酒。三狗只抿了小半杯就满脸通红不肯喝了,剩下的老汉自个儿喝了个精光。吃完饭,服务小姐拿来单子一结账,208元。石老汉早听说如今儿子他们这些当官的,进酒店吃喝应酬都兴公款记账,便替儿子吩咐服务小姐:环保局的,记账!三狗却朝爹一笑,又对服务小姐道:不用记账。说着从服务小姐手里拿过单子,又从怀里掏出钱来将账付清,然后随手就将单子撕了。

  出了新光大酒店,父子俩沿街走着。走了一会儿,石老汉便站着不动了。三狗问:爹,你在看啥?石老汉指指眼前:小子,这是个歌舞厅吧?爹想进去见识见识哩。三狗二话没说,就领着爹一块儿往那门里跨。歌舞厅里的灯光很暗,大白天从亮处刚进去,两眼一点儿也看不清。三狗揿亮打火机领着爹小心翼翼往里边摸,冷不丁通一声,脑袋磕在了一根柱子上。两人定定眼刚要坐下,一个漂亮的舞女迎过来,朝三狗做了个请他跳舞的手势,三狗怯怯地站起身,又不会不会地摇着手直往后退让。谁知他这一退却不小心碰翻了旁边的茶几,两只玻璃杯叭啦滚落在地上摔碎了。响声惊动了周围,一个像是舞厅老板模样的汉子走了过来,看了看那被摔碎的茶杯,又上下打量着三狗:舞厅的规矩你懂不懂啊?没说的,两只茶杯,赔50元吧!

  这简直是敲诈!三狗气哼哼地跟那老板争辩了几句,旁边又过来几个人,看样子不赔他们就要动武了。石老汉怕儿子吃亏惹麻烦,连忙上前,从怀里掏出50元钱:算了算了,咱就赔50元,这还不行吗?说罢扔下钱,拉上三狗离开了歌舞厅。

  回到家里,三狗懊恼地叹了一口气,说:爹,你大老远的难得来省城一趟,倒让您陪着受了委屈。

  石老汉却嗨嗨地笑了:小子,今天这委屈,爹可受得开心哩。受了这委屈,爹反倒看出来,你进城当官到如今没变样,没学坏,爹这下总算放心了!

  原来,石老汉在乡下常听人们议论说,如今改革开放,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当官的一不小心就会犯错误。谁谁当了官后贪污受贿落马了,谁谁掌权后谋私利陷进泥坑被审查了他担心在省城当上局长的儿子三狗也会忘乎所以蜕化变质,心里一直放不下,所以特地来摸个底细。老子出面替恩人借款,儿子没给面子,说明儿子不徇私情过得硬,在经济问题上头脑清醒;儿子上饭店受到冷落并自掏腰包,说明他谨慎廉洁,平常不会乱借工作之便公款吃喝;儿子进歌舞厅碰壁遭人敲诈,说明他对这样的花花场所比较陌生,离得远

  听爹这么一说,儿子笑了:爹,原来您是在考我呀!

  石老汉故意又板起面孔:好小子,你得给我当心做人。下次再来考你,可就不是这办法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