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那些可以让我们笑对的失败民间故事5

  后来,那些可以让我们笑对的失败

  你真的无法想象,初一上学期,我在那场全校诗歌朗诵比赛中的表现有多么糟糕:我几乎不敢抬头看评委老师和台下的同学;也几乎忘记了指导老师关于朗诵时要抑扬顿挫、饱含情感的一再叮嘱。更要命的是,我竟然还紧张得忘词,于是不时地瞥一眼手心里的纸条

  比赛结果可想而知,前三名里没有我,优秀奖里也没有我。我获得的纪念奖,倒不如叫做安慰奖。那一次,我输得很彻底,很没面子。

  另一件残酷的事情发生在两年以后。那时,我疯狂地迷上了看书和写作。就在看了几本小说之后,我心潮澎湃地开始了文学创作。那时,我心里多么激动啊,我决定,并且很快,要成为一名作家!在中考前的复习阶段,我偷偷摸摸地写完了20页稿纸的长篇小说,用挂号信邮寄给一家我仰慕的文学杂志社。

  不久,同学兴奋地告诉我:有杂志社给你来信了!其实,正如你现在所料到的,那是一封退稿信。编辑的回复言简意赅:安心努力学习!在今后的生活中提高感悟!这句在日后看来其实很温暖、很实在的话,在当时却深深地打击了我的文学热情。回到家,我把那20页的长篇小说连同闲书一起塞进了一个破纸箱子,还恨恨地贴上了永不再看的封条。

  你不知道,后来,我还遇到比这更让人伤自尊的事。

  20岁,我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县城工作。半年之后,我得知市电视台正在招聘记者——这可是让我无比羡慕和向往的职业,便兴奋地赶去报了名。接待的老师告诉我:符合基本条件的应聘者将在十天后进行初试。可是,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我还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于是忍不住打电话询问。等了半天,老师终于翻出了我的报名资料,只说了一句:初试名单已经确认了,你没有通过。

  幸亏隔着电话,老师看不到我无地自容的表情:我是个多么差劲的应聘者啊,竟然连参加初试的资格都没有!

  多年过去了,今天,我还能清楚地记得这些曾经的失败,可见当初对我的打击是多么刻骨铭心。可是,当一个人敢于也乐于对你说出他人生中的失败经历,特别是当他还不是一位成功人士的时候,你知道,他一定已经对那些失败释然了,对那些经历微笑过了。甚至,说不定,他从这些失败里,得到了一些特别的收获。

  其实,我能参加那场朗诵比赛,仅仅是因为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初中入学时,我是新班级里的第一名。于是,刚刚做我们班主任不到一个月的语文老师为我报了名。

  可是,老师根本不了解,那时,学习成绩优秀的我,其实是一个多么腼腆、内向又胆小的男生啊!我见到生人连话都不敢说,更别说要当着几百人的面朗诵诗歌。那次朗诵比赛,我怎能不输得很惨呢?

  原来,有些失败,其实是在告诉你:虽然在某些领域你很优秀,可是你很难做到事事优秀。知道了这一点,你就可以据此调整和确定你的方向和目标,并且在日后的实践中扬长避短,发挥出你的优势,创造出属于你的最大人生价值。

  还有那场少年时的文学梦。那时,我所有的人生阅历和知识储备,逃不过家乡的山村、学校,超不出课本和其实少得可怜的几本课外书;而且,我远没有今天的韩寒、蒋方舟那么早慧。在那种思想、阅历、知识、经验等等都毫不具备的条件下,去写长篇小说而遭遇退稿,如今看来,实在是件正常不过的事情。

  原来,有些失败,是在一些客观和硬性条件缺乏下的必然。这样的失败是在提醒我们:

  人生需要不断积累和努力,只有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强大,才能慢慢靠近成功所需的条件,才能不断缩短抵达成功的距离。

  至于那次让我无地自容的求职,后来我才知道,我几乎是所有报名应聘者里最不具备竞争力的一个:报名者几乎都是大学学历,只有我是个中专生;大部分人都有至少三四年的工作经验,而我参加工作刚刚半年。最重要的,我刚刚满20岁,与大部分年长于我的报名者相比,我缺乏成为一名电视记者所需要的沉稳和成熟气质。

  应聘失败,似乎同样不可避免。

  可是,你知道多年来,我觉得我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原来,有些失败,它的反义词并不一定就是成功。在我们渴望达成一个美好的目的却无法预知结果的时候,失败的结局,意味着我心动过、我参与过、我争取过。这样的失败本身,在人生日渐成熟的岁月里,留给我们足以引以为傲的回忆。

  所以,我觉得我人生里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是:20岁时,我没有为40岁、60岁、80岁,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