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依聚宝盆

  情依聚宝盆

  凤凰山下的靠山屯村,有个叫马小程的后生,心眼儿好,也有把子力气。他家里穷,只有几亩薄地,逢到农闲的时候,他就上山去打柴,补贴家用。

  这天,他上山打柴回来,正好赶上下雨,他就在一棵大树下避雨。避了一阵子,见那雨没有停的意思,而他身上也已经淋湿了。他就想,反正已经湿了,不如跑回家去。于是他担着柴,大步冲进雨水里。

  走过村西的大坑时,却听到坑里有人喊救命。他来到坑边,就见有个人正在水里挣扎。他看了看,就解开柴捆,把柴一根一根地插到坑沿儿上,然后滑到坑里,拉起那人,又攀着柴上了岸来。那人已冻得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背起那人回到家,把他塞进被窝里,又让老娘给他熬了姜糖水喝。

  那人发了一身汗,驱了寒气,很快就好了。他起来就给马小程行礼道谢。马小程倒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掉到坑里?那坑离路还好远呢。

  那人说,他叫陆节,是个算命先生。今日偶从这里经过,见那大坑里金光四射,乃是个聚宝盆的征兆,就凑过去看,谁知脚下湿滑,竟滑进了坑里。他拼命地喊叫,可雨水声大,没人听得到,半天没人从那里路过,他都快给冻死了。他身体已经发僵,再呆在水里,非得淹死不可。亏得马小程经过,才救了他的命啊。

  马小程笑道:什么聚宝盆呀,那就是个凶坑。水坑很臭,也不长鱼虾,村民们都不常到坑边去,只有不懂事的孩子会到坑里洗澡,弄不好就上不来了,每隔三五年就会淹死个人。陆节却说,他看出来了,那就是个聚宝盆。马小程懒得和他争。

  大雨一直下个不停,陆节不好走,就留在马小程家。

  第二天一早,陆节告辞。

  马小程赶到地里去看庄稼。昨天下了那么大的雨,他要看看地里的积水,太多了就要放水,不然庄稼会被淹死。忙了半晌,算是把地里的活儿整好了,他这才回家吃饭。

  刚走进村口,就听到一阵吵嚷声。他循声找去,就来到了钱员外家门前。钱员外是村里第一富户,但为人却不咋地。走近了,却见钱员外正在和陆节吵架。钱员外讥笑他:你说西大坑是个聚宝盆?真是笑掉了我的大牙。那个破坑连条鱼都不长,那水都有毒,臭得要死,聚个屁呀!你拿我当傻子蒙呢?就你这么笨,混不到饭吃,早晚要饿死!

  陆节不卑不亢地说:钱员外,我真的看到金光了,那个坑就是聚宝盆呀。钱员外一摆手说:别跟我扯了!你再扯,我就扬扬你的臭名,让你在整个凤凰县都混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