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相馆民间故事9

  摄魂相馆

  一个阴雨连绵的傍晚,某巷子深处,一名穿着考究的老者在一家老宅子前停下了脚步,宅子门口挂有一匾:聂云相馆。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要照相吗?

   相馆的主人是一名青年小伙,上前热情地招呼。

   老者说:劳烦给我照一张半身照,要拍得清晰一点!

   店主殷勤地将客人引到相机前坐定,然后回到机位前熟练地调好了镜头。

   来,看镜头,一,二,三!

   咔,随着一道白光闪过,老者的瞳孔突然放大,瞬间扭曲的面容中透出无尽的惊恐。

   一、离奇的自杀案

   警探陆羽这天刚起床,兜里的手机便响了,助手魏明打来电话说城郊的某公寓里发现了一桩命案,让他赶快过去。

   陆羽飞身赶到案发地,刚进屋便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儿,死者被烧得焦黑,死相甚是恐怖。

   今天早上有清洁工闻到异味儿报的案。魏明介绍说,死者名叫谢宗伟,五十多岁,是一位旅美华人,上个月才回国,暂时租住在这里的,没什么亲人。

   陆羽的眼睛则在现场来回扫视。

   整个案发现场是密封的,而死者手中还攥着一只打火机,所以我们断定死者是自杀身亡,初步断定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左右。

   陆羽突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迅速地在死者身旁蹲了下去,他的目光落在死者头部旁边,只见在那块空地上,用红色油漆画着一个怪异的符号:一只睁圆的眼睛。

   这是什么?陆羽不解地问。

   魏明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这个图标有什么意义?陆羽心里纳闷道。

   很快,书房抽屉里的一张照片引起了陆羽的注意。这是一张死者的半身照,照片中的谢宗伟面容扭曲,表情惊恐不安。

   他这是怎么了?魏明在后面不解地问。

   陆羽看了一下装着照片的纸封,见上面印着四个字:聂云相馆。

   二、不存在的相馆

   回到警局后,陆羽一边让魏明去查找聂云相馆的地址,一边想办法查明那个怪异的图标有何寓意。然而任陆羽查遍了网络和图书馆,他都没能查到半点关于那个图标的信息,而这时魏明也带回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C市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聂云相馆的所在。

   难道这家相馆并没有开在C市,而是在其他省市?陆羽一脸失落。

   就在两人理不清头绪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魏明接起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又有人自焚身亡了!这次的案发地在C市西区的一个居民区里,死者名叫吴春秀,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太太,独居在此,初步断定死亡时间在下午两点左右。

   案发现场同样惨不忍睹,瘦小的老太太蜷缩成一团,躺在客厅之中。而令陆羽诧异的是,在死者左手下方的地板上又画着那个恐怖的图标:一只睁圆的眼睛。

   客厅内的摆设极为简单,左面的墙头立着个大的木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古董物器,一张很大的世界地图挂在墙头,架子上还摆着只水晶地球仪,看得出来死者生前爱好古董收藏。另外,在洗衣机里,陆羽还发现了一堆正在浸泡的衣服。他转到书桌旁,发现了一个装着相片的纸封,他小心地将里面的相片取了出来,在看到相片的一刹那,他皱起眉头──这是一张死者的半身照,照片中的吴春秀面部表情极其扭曲,显得无比惊恐。

   信封表面,标着四个大字:聂云相馆。

   又是这里?陆羽心头纳闷。

   这个相馆究竟在哪儿?死者照相时,究竟看到了什么?那个怪异的图标倒底蕴涵着什么秘密?一连串的问号在陆羽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而他却找不到答案。

   从吴春秀的邻居那里,陆羽得知吴春秀是一名虔诚的教徒,每个周末都会去教堂做祷告,她性格随和,生活中并没跟人交恶,爱好古董收藏。那个教堂在响水路,一个叫苦井巷的巷子里。

   获得了这一消息,陆羽和魏明马不停蹄地向响水路赶去。

   三、令人不安的猜测

   苦井巷是个很偏僻的巷子,巷道很窄,两边的房屋多是些老旧建筑,让人很难想象里面会建有一座教堂。在拐过一个巷道口时,一幢老旧宅子突然映入眼帘,老宅门前挂着一块匾:聂云相馆。

   聂云相馆!魏明惊呼,难道,就是死者生前照相的那家!

   陆羽两人正说着,相馆里突然钻出一个青年小伙正准备锁门。

   陆羽快步冲到青年面前,亮出警察证道:警察,有事找你。

   哪知那青年闻言脸色猛地一变,扭头便想跑。陆羽眼疾手快,一伸脚将对方绊了个狗啃泥。

   青年连忙求饶:你看,我这店不就是没办证吗?我补缴费用不就行了。

   陆羽和魏明闻言不由面面相觑。

   在一番严厉的盘问过后才知道,这青年名叫聂云,前不久从外地来在这里开了家相馆。之所以租在这里,主要是因为这幢宅子的租金很便宜,而且藏在这里还可以不用办证,能省下一大笔钱。

   难怪怎么查都查不到这家店,原来是没注册!魏明没好气地说。

   陆羽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看着聂云,问:你认不认识谢宗伟和吴春秀这两个人?

   聂云回忆着说:名字我有印象,应该在这里照过相。到我这里来光顾的人不多,太偏僻了。

   陆羽问:那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死了?

   聂云闻言神色一变,说道:什么?是真的?难道,真有这么邪门儿……

   聂云的话令陆羽产生警觉,在其逼问下,聂云才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也是刚听人说起的,这宅子的租金之所以这么便宜,原来是这屋里死过一个女人。

   怎么死的?

   被火烧死的……

   陆羽闻言,不禁一激灵,脑海中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一个画面,聂云弯着腰在给吴春秀照相,而他的背后直愣愣地站着一个满面疮疤的女人,她对着镜头前的吴春秀邪恶而阴森地笑着……

   你给我照一张半身像。马上!陆羽对聂云说。

   头儿,你照相干吗?魏明不解。

   我想知道,吴春秀她们在照相时究竟看到了什么?

   魏明闻言一惊:头儿,这相馆这么邪门,你就不怕万一……

   陆羽打断魏明的话:作为一名警探,最可怕的是查不出案子。

   在陆羽的坚持下,聂云终于答应给陆羽照相了。

   来,看镜头,一,二,三!

   咔!随着一道白光闪过,陆羽的眼睛瞬间睁圆了,他迅速起身,径直走到了聂云身后的那根木柱前。顺着陆羽的视线看去,魏明也顿时呆住了,只见那根柱子上刻着一只眼睛的图标。

   如果我猜得没错,令死者恐惧的应该就是这只眼睛!陆羽说完又问聂云:是不是所有到你这里照相的顾客,都会有这种异常表现?

   不是,只有三个。

   聂云的话令陆羽心头一颤。

   什么,那除了死掉的这两人,还有一个是谁?

   是一个叫胡辰的老先生……

   你应该有他的地址吧,快,快给我!陆羽骤然紧张起来。

   有,我现在去取。聂云说完便转身去取。

   从相馆出来时,陆羽却发现这相馆的牌匾不知何时竟掉到了地上,上前将牌匾拾起一看,陆羽的脸色一黑,只见这个牌匾上的聂云二字各被人加了笔画,竟变成了摄魂二字。这样一来,店名就变成了恐怖的摄魂相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聂云一脸惊慌。

   陆羽也感到纳闷,难道,这个宅子真的邪门不成?

   四、猜不透的真相

   为了尽快破案,陆羽和魏明兵分两路,魏明继续探访吴春秀生前常去的那个教堂,陆羽则去寻找胡辰。然而当陆羽心急火燎地赶到胡辰家时,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胡辰已经成了一具烧焦的尸体,在他的尸体旁,那只眼睛的图标像活了一样长在地板上。

   经调查,胡辰的死亡时间在午后两点左右。

   胡辰的女儿胡婷闻讯赶了过来。陆羽从胡婷的口中了解到,胡辰也是一个古董迷,而且他每周末也会去一个教堂做祷告。根据胡婷提供的教堂地点来看,胡辰和吴春秀常去的应该是同一个地方。

   这些发现让这一系列案子越来越充满了神秘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