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拍卖民间故事8

  奇特的拍卖

   在霍斯顿小城的伊斯贝尔街,有个叫黛娜的洗衣店。店主人亨利太太是位72岁的老人,她的丈夫亨利先生刚刚撒手西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守着一屋子的寂寞。

   生意早已停歇,但黛娜洗衣店的招牌还一直高高悬挂着。洗衣店位于寸土寸金的地段,老人却一直不肯把店铺出售或租赁出去。一场大病初愈之后,亨利太太似乎认识到自己来日不多,终于贴出了委托拍卖行拍卖房产的广告。让人不解的是:同房产捆绑在一起拍卖的还有一块普通的怀表,老人却把它的底价定得比房价还要高许多。广告上还特别声明:谁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将无偿赠送房子的产权。

   这则具有诱惑力的广告,吸引了许多想撞大运的人。拍卖预展大厅人满为患,电话也一直响个不停,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

   亨利太太守在电话边,神色凝重,她多么希望在辞世前了却自己最后的心愿。

   原来,那块怀表对于她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五十多年前,亨利太太刚和亨利先生结婚不久,就用自己的名字黛娜为名开了一家洗衣店,生意一直很好。一天傍晚,她正想关门回家的时候,进来一位年轻人。就在几天前,在洗衣店门口她曾和这位年轻人打过照面。那天年轻人经过店外看到她后十分吃惊,仿佛是有什么隐情。当时天正下着小雨,亨利太太于是主动请他进店避雨,并得知这个年轻人叫罗伯特,是个失业青年。看他一副贫困潦倒的样子,临走时亨利太太给了他10块钱,还把自己的伞拿给他遮雨。这天罗伯特是特地来还伞的,还留下一件衣服,说请她洗一下,三天后来取。罗伯特走后,她习惯性地检查衣服,看看顾客有没有粗心大意遗忘在口袋里的东西。她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个金属物品,拿出来一看是只怀表,再一摸兜里还有一封信。她好奇地打开表壳,一下子愣住了,吃惊地张大了嘴:表壳内夹着一张漂亮的女孩照片,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分明就是年轻时的自己啊!她失声喊了一声:史密斯!眼泪便刷地流了下来。

   史密斯是亨利太太的初恋情人,1950年她和史密斯订了婚,那怀表就是他们的定情物。不久后,朝鲜战争爆发,史密斯作为英国皇家陆军的一名上尉连长被派往朝鲜参战。尽管她每天不停地为史密斯祈祷,但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史密斯所在的连全部阵亡。但她怎么也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史密斯答应过她一定会活着回来娶她的。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她苦捱到1953年战争结束,可是从遣返的战俘中始终没有看到史密斯的影子。大病一场后,她听从了家人的安排,匆匆嫁给了亨利,在一条小街上开了间洗衣店安身立命。

   她从没想过,上帝会如此地眷顾她,让她又看到了她和史密斯当年的定情之物。片刻的惊讶之后,她又疑窦丛生:那罗伯特又是谁?他怎么会有这块怀表?是有意送还,还是冥冥之中的巧合?带着疑惑,她忙不迭地打开那封信。然而她失望极了,那封信与怀表毫无关联,是一个叫韦博的人向罗伯特求助的信。信上说,韦博得了重病,急需一笔钱救命,希望罗伯特能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寄去1000英镑……

   亨利太太小心地把怀表收藏好,只等罗伯特来取衣服时问个明白。可是3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罗伯特像雾气一样从她眼前蒸发掉了。

   她想起那个重病中急需救助的韦博,心里不安起来。罗伯特一去不返,她作为这件事的知情人,觉得如果对一个患有重病的人求助坐视不管是一种罪过。于是她按照信上的地址给韦博寄去1000英镑,这是她婚前的全部财产。同时还寄去一封信,说明事情原委,并告诉韦博如果看到罗伯特务必请他到洗衣店来取走他的东西。

   可是,不管是寄出的钱还是信都杳无音信。但是她还是不放弃,辗转千里去乡下寻找韦博,可听到的消息却让她大为惊讶。村里人说,韦博是个孤儿,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而且也没听说他得了重病……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甚至怀疑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幸好,那怀表还在,给了她一丝希望和莫大的慰藉。

   几年过去了,解谜的人依旧没有出现。忽然有一天,她收到一张2000英镑的汇款单,从此,她每年都会不定期地收到这样的汇款。汇款人和地址都在不停地变换,让你无处查寻下落。那些汇款成了亨利太太最大的心病,她不知该如何处置,她只有守着这个洗衣店,幻想着有一天那个叫罗伯特的人从天而降,来为她解开一切疑团。就这样几十年过去了,眼看自己的身体日趋衰落,她终于决定通过这一奇特的拍卖方式,让幕后的隐身人现身,让那些钱和怀表有个最后的着落。

   预展快要结束时,来了一位老先生。他仔细看了那块怀表之后,竟老泪纵横,死活要见拍卖这块怀表的委托人,还说这块怀表原本就是他的。

   亨利太太连忙让人把老先生请过来。在见亨利太太的那一刻,老先生脱口而出:黛娜?你真是怀表照片上的黛娜?亨利太太也惊呆了,黛娜这个名字多少年都没有人知道了,两个人几乎同时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会有这块怀表?

   老者哽咽地说自己叫布莱恩,为了寻找这块怀表,他花了大半生的时间和积蓄,奔波于各地的拍卖行和收藏馆,没想到让他苦苦追寻的这块怀表竟然早已物归原主。老者稍稍平静后,缓缓道来:当年,他作为联合国军到了朝鲜战场,在一次战役中成了俘虏。在战俘营中他遇到负了重伤又患了肺炎的史密斯,史密斯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便把那怀表交给他,委托他回国后交给一个叫黛娜的姑娘,还让他告诉黛娜说自己对不起她,不能与她共度一生。

   听到这里,亨利太太已泣不成声,这么多年了,她终于知道了史密斯确切的信息。她拭了下眼泪,又问:后来呢?

   后来,有一天晚上来了两个中国军医,把史密斯抬走,说要隔离治疗。史密斯眼含热泪向我挥手告别,再三拜托我一定要找到黛娜。从那以后我也没再见到史密斯。回国后,我拿着表去找那个叫黛娜的姑娘,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火车上那块怀表竟然失窃了。我当时懵了,那可是故人的重托啊!从此我开始寻找这块表,一找就是几十年,这些年那块怀表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今天看到这块怀表又看到你,我的这颗心才安下来。

   亨利太太忽然想起那些汇款,忙问:那些钱都是你寄来的?

   钱?布莱恩摇摇头:这些年,我辗转各地找寻这块怀表,根本没有什么积蓄啊!我还想问你,你是怎么得到这块表的?

   亨利太太正想告诉布莱恩有关这块怀表的奇遇,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电话里是个年轻人的声音,那人说:有个人叫罗伯特,您一定还记得吧?一听罗伯特这个名字,亨利太太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她忙不迭地说:记得,当然记得!他还好吗?那人又说:他是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临终前他嘱咐我,要我记得报答您,说您曾经救过他。

   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救了你父亲?没有啊!亨利太太一脸迷茫。

   没错,就是您,太太。年轻人又说:我父亲年轻时叫韦博,做了许多坏事。父亲告诉我,有一天,他在洗衣店遇到了您,父亲愣住了,因为您和怀表壳里那张照片上的姑娘一模一样。那怀表是他偷来准备卖掉的东西。那个雨天,您让父亲到店里避雨,还给了父亲10块钱,最后还送给父亲一把伞。父亲说,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尊重和温暖,他决定把表送给您。但那时父亲贫困潦倒,便在衣袋里留下一封‘求助信’,没想到您真的好心给那个‘韦博’寄去了1000英镑。父亲收到钱后非常感动,发誓要改过自新,从那以后,父亲就改名叫罗伯特,一直等攒下了2000英镑,给您寄了过去。只是父亲走得太突然,当时我立誓日后有一天发达了一定体面地站在您面前替父亲忏悔。今天,看到您登在报上的拍卖广告,我知道您想找的人一定是我父亲。在这里请您接受我迟来的道歉,再次感谢您当年对我父亲的帮助。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奇特的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