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状民间故事5

  告状

  村主任皮三坐着儿子的小车刚出村口,就被郑四拦下了。

  皮三懒得下车,降下车窗玻璃,探出半个脑袋说:郑四,你拦我车干啥?郑四说: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咱村的路修了一半,撂那儿了,你不会说这事与你无关吧?皮三耷拉着眼皮子说:跟我有关咋样?跟我无关又咋样?郑四火了:你这叫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信不信我告你?告啊,爱上哪告上哪告!

  皮三不理郑四了,冲着开车的儿子一摆手。小车噌地蹿出去老远,差点把郑四带个趔趄。望着绝尘而去的小车,郑四狠狠地啐口唾沫:有你好看!

  郑四回到家,饭也不吃,推出摩托车要出门。媳妇端着一碗饭撵过来说:你干啥去?告状。告谁的状?皮三。郑四跨上摩托车,你看看咱村的路那叫人干的事吗?

  媳妇扒拉一口饭,腮帮子一鼓一鼓地说:咱村三百多号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硌你脚!就你看着不舒坦?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反正我看着不舒坦就不行。我就不信,告不倒他个皮三。告吧告吧,告倒了皮三,没准儿你还当村主任哩。媳妇说完这话,扭着屁股回屋去了。

  郑四突然想起了什么,扯着嗓门冲隔壁院里喊:二秃兄弟在家吗?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响过,院墙冒出个秃脑袋,是二秃。二秃说:四哥,啥事?

  郑四说:前天你不是说过,我哪天到乡里告状,你也去吗?说过是说过,可我今天有事我老丈人捎过话来,让我帮着锄玉米,不能不去啊。一晃,秃脑袋没影了。郑四咬牙切齿骂一句,一脚踹着摩托车,轰隆隆驶出院门。

  出门不远,迎面碰上了挑着一担水的小满。小满说:四哥,一大早的你上哪?郑四停下摩托车,两脚点着地说:去乡里,你没见咱村的路告状啊?小满把扁担从右肩换到左肩,省省吧四哥,这种事多了去了,你能告得倒?小满还想说什么,见郑四铁青了脸,要揍人的样子,便赶紧闭了嘴巴。

  日头一竿子高的时候,郑四就来到了乡政府。郑四眼尖,一眼就看见皮三儿子的小车停在一边。郑四没有多想,直奔乡长办公室。

  乡长在,皮三也在。

  乡长看见郑四进来,很不友好地说:你是谁?闯我办公室有啥事?郑四说:我叫郑四,我来告状。乡长来了兴趣,欠了欠身说:告哪个?郑四一指坐在乡长斜对面的皮三:告他。乡长说:告他什么?

  郑四说:我们村的路修了一半,搁那儿了,成了半拉子工程。皮三他是村主任,他要负这个责。乡长笑了:好,告得好。郑四一愣。

  乡长站起来,一手拧着下巴颏说:总算让我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郑四糊涂了:乡长这话,啥意思?

  乡长说:皮三脑子里长了个瘤,要去北京做手术,就算手术成功了,他也不能胜任这个村主任的工作了。现在还不到换届选举的时候,只能找个代理村主任。这事我们一直瞒着,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敢站出来管管修路的事,谁站出来,这个代理村主任就是谁

  郑四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可当不了这个代理村主任。

  怎么不行?乡长说:就冲你敢踏进我的办公室,就冲你敢说实话,这个代理村主任,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