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纪泽力挽国权

  曾纪泽力挽国权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民间故事占据了很大的地位。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我们不仅感受到了听故事的快乐,更感受到了传统文化。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曾纪泽力挽国权的民间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曾纪泽力挽国权吧。19世纪70年代,沙俄利用畔亚浩罕国军事头目阿古柏侵占中国新疆的混乱局势,悍然出兵侵占了我国的伊犁地区。陕甘总督左宗棠督兵消灭了阿古柏侵略者后,清政府派崇厚为出使俄国头等钦差大臣,前赴俄国首都谈判收复伊犁之事。崇厚在沙俄的压力讹诈之下,独断专行,捎自同沙俄签订了《交收伊犁条约》,据此,中国要向沙俄割让伊犁西境霍尔果斯河以西和南境特克斯河流域;赔付沙俄兵费500万卢布(合中国白银280万两),俄国商人可在新疆、蒙古免税贸易;俄国可在新疆七个地方设立领事馆等等。这样,中国丧失了很多主权,付出了巨大代价,仅仅收回了无险可守的,残破不堪的伊犁空城。消息传到国内,舆论哗然。清廷将崇厚拿问,令出使英法大臣曾纪泽兼任出使俄国大臣,与沙俄谈判修改条约的问题。曾纪泽此次谈判是极其艰难的,他说:要想改变两国已订的条约,就是对于一些弱小国家来说,也是很困难的,此次修改条约所而对的正是强悍的俄国,同他们讲道理,他们必不肯听,同他们强硬,他们必将更加强蛮无理。他在给主持外交事务的清总理衙门的信件中说,他此行如同“障川流而挽即逝之波,探虎口而索已投之食。”但曾纪泽为挽回国家利权,毅然受命,决心利用个人的法学知识与外交才能,与沙俄谈判代表折冲樽俎,“待凭口舌巩河谈判一开始,沙俄谈判代表就企图给曾纪泽一个难堪,难为曾纪泽说:“崇厚是头等使臣,而你不过是个二等使臣,头等使臣所定条约,二等使臣岂能改定?”曾纪泽当即义正词严地说:“无论是头等使臣,还是二等使臣,都必须维护本国的利益,如有损害国家利权之处,无论头等、二等,皆需力争修改。”然后,曾纪泽据理争辩,要求收回崇厚割让的部分领土。沙俄代表在曾纪泽口若悬河般的外交雄辩中理屈词穷,遂大耍无赖,说如果俄国!H还特克斯河流域,中国则必须割让西北边界或沿海某地为补偿,并追问曾纪汗“中国沿海地方何处以割让”。曾纪泽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中国土地,断无可让之理,再无可让之事。”另外,沙俄代表还企图逼迫曾纪泽同意中国赔偿沙俄兵费一千万到二千万卢布,曾纪泽反问说:“中俄两国并未打仗,你们为何向中国勒索兵费?”沙俄代表竞无耻地说:“无论兵费不兵费,总算是俄国要钱。”并进-步威胁说:“如果中国不付兵费,俄国则将对中国一战。”曾纪泽毫不示弱,针锋相对地回答说:“中国实不愿与俄国失和,但如果中俄开战,则胜负难测,如果中国获胜,那么俄国也须偿付给我国兵费。”在曾纪泽坚忍不拔,酌情据理的外交努力下,中俄经过长达八个月之久的谈判,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以代替崇厚签订的《交收伊犁条约》,为中国挽回了部分利权。在谈判过程中,谈判双方如同两军对垒,既须有折冲樽俎的雄辩之才,也必须有不计个人利害得失的胆略,只有无私无畏,国家民族利益至上,才能在同对手的舌战中最充分地发挥出自d的智谋与谈判艺术。这正是人们所说的“智勇相生”。

  以上就是曾纪泽力挽国权的所有内容了,欢迎您把故事大全网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