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

  金砖

  周家庄的人们惊奇地发现,周老汉的三个儿子儿媳突然变得孝顺了。

  周老汉妻子死得早,把三个儿子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不容易,现在都成了家,盖了大瓦房,可周老汉仍旧住在祖上留下的两间又矮又小的茅草棚里。据传,周家祖上曾出过一个不小的官,收刮了不少民财,后来牵扯进一桩大案,从大牢中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才流落到周家庄。虽然家道败落多年,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想来,周老汉再大的家底也被三个儿子成家立业榨干了。

  年老体弱又多病的周老汉由三个儿子一个月一个月轮流着养,没少看儿子的脸色、媳妇的白眼,孤独的老人常独自垂泪。

  一天三个儿子一起来找周老汉商量准备把他送敬老院,刚走进小屋见屋内烟雾缭绕,蜡烛高悬,老汉跪在家神柜前祷告着:“祖宗呀!我不中用了,就这么一小块金砖,我给兄弟哪个呀!”周老汉双手捧着一块用红布包着的四方方的东西,足有建房的小青砖那么大

  三兄弟一听,全傻了,顿时张大了嘴巴。

  从此,周老汉的日子好过起来,媳妇们更是变了个人似的,变着戏法给老汉做好吃的。吃饭时,好菜尽往老汉碗里夹!他们添衣服时总忘不了给老汉捎一件,一切照顾得细致入微,连小孙子、孙女都争着把乡里少见的巧克力往爷爷嘴里塞。左邻右舍翘起大拇指啧啧称赞:周老汉真有福!

  冬去春来,一晃三年过去了,周老汉一场大病卧床不起,眼看着不行了,儿子儿媳走马灯似地服侍得更周到了,日夜守护,形影不离。

  周老汉死了,儿子们把丧事办得很体面,请了个唢呐队吹了三天三夜,儿子儿媳哭得泪人似的,眼睛哭肿了,嗓子喊哑了,逢人便说老汉含辛茹苦把他们拉扯大吃了一辈子苦,没享几天清福。

  火化归来,弟兄仨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层层红布包着的金砖,一看全触电样全呆了,哪是看到的什么大金砖,是块大青砖,大青砖中只嵌了一块拇指大的金砖,金砖两边刻着“孝有三:大尊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礼记》”的字样。

  三家人捶胸顿足,号啕大哭,周老汉的骨灰盒被摔得粉碎……

  周家庄的人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感慨地说:“周老汉真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