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绣靴民间故事10

  一双绣靴

  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闯王李自成的农民军攻取洛阳之后,明大同总兵姜镶投降闯王。农民军马不停蹄向北京进逼,京师震动,明王朝风雨飘摇,崇祯再也顾不得驻守关宁的吴三桂部所负北防重任,急令吴三桂入卫京师。北京城里弥漫着战前的恐怖气氛,不少老百姓逃离京城,大明朝积弊深厚病入膏肓,尽管崇祯皇帝立志高远励精图治,也无力回天。事已至此,也只好听天由命了。而作为胜券在握的农民军在即将攻取京城之前,也不断派人对北京军民进行攻心渗透和瓦解,

  这天崇祯皇帝带着几个侍卫化妆成普通百姓视察城防,偶遇一伙人正在街上吵吵嚷嚷,几个人凑上去看时原来是一个算命先生,打一个招子,上书:神算王一卦。崇祯皇帝问:算卦就算卦大家吵闹什么?古时候皇帝久居深宫,虽近在咫尺,认识皇帝的却并不多,有人见崇祯皇帝打听也不理睬,也有人漫不经心地解释说:你没见招子上写着吗?王一卦,王一卦每天就算一挂,大家都想争着先算,几乎快打起来了。你们为什么这样争持不下,难道他算的真准?真准真准!王一卦来了半月,还没挪窝呢!天天挤着算。崇祯皇帝听了一下来了兴致决计要算一卦:既然如此,本人公务在身,事关国之安危,耽搁各位,让在下先算一卦!有人还不太情愿,但见崇祯身边的几人身手不凡并迅速将大家隔开,大家知有来头,谁也不再多说。唯有那个王一卦不慌不忙地说:各位稍安勿躁,就给这位贵人看看!王一卦问崇祯想看什么,崇祯说:如今多事之秋,危难之时,余在大明,身系家国,敢问国运?以求周全!王一卦淡淡一笑沉吟半晌,挥笔写下一贴递给崇祯,但见贴上写着:

  大明天下本火生,

  人害天灾百祸蒸;

  日月并行气数尽,

  海枯石烂运将倾。

  崇祯皇帝看了闷闷不乐,也不多言,招呼随从给王一卦银两,谁知王一卦转眼已无影踪,崇祯以为王一卦担心算了霉卦遭受报复,不由得苦笑一声,只得怏怏回宫。连夜召集大臣解卦,群臣都愁云满面,诺诺连声,不敢妄语。自此京城内外谣言四起,人心浮动。李闯王势如破竹,以摧古拉朽风卷残云之势,连败官军,直取京城。眼看着京城已破,朝纲即倾,众臣将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逃的逃,高官显贵更是良禽择木,纷纷见风使舵,危难时崇祯帝起用吴襄提督京营,飞檄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令其放弃宁远(今辽宁兴城)入卫京师,孰料召老臣吴襄商讨守城对策,吴襄拒绝应诏闭门待降,在靠山山倒靠河河干的情况下,为防异族凌辱,崇祯帝亲手杀死心爱的女儿后吊死在景山,李闯王浩浩荡荡进入北京当起了大顺天子。

  奉旨带兵进京的吴三桂也知明朝大势已去,故意拖拖拉拉,半路上听说北京已经陷落,知道大明气数已尽,于是在山海关一带驻扎下来,凭着自己手下十万大军,不愁有官做有饭吃,他要静观天下变化,等待良主三顾茅庐。尤其是吴父吴襄及全家老小和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尚在京师,更令吴三桂放心不下,惶惶不可终日。他知道,只要父亲和家眷在闯王手里,他将来与闯王讨价还价的腰杆就直不起来,所以他希望在闯王立足未稳之时,让老父吴襄乘乱逃出虎口。怎奈行动晚了一步,待他写信提醒父亲时,其父吴襄已做了农民军的俘虏。吴三桂无奈只得暗示父亲归顺自保,并保护爱妾陈圆圆的安全。

  其父吴襄身在乱哄哄京城也是六神无主,休说保护陈圆圆就是自己的性命也不保险。为了避免自己的儿子的心上人遭受凌辱,老头一度策划由家人护送陈圆圆偷偷骑马奔赴山海关找吴三桂。吴三桂得知后认为北京距山海关路途遥远,孤男寡女加上兵荒马乱根本就难保安全,所以急忙函告父亲罢手,吴襄只得作罢。

  陈圆圆身陷北京,整天焦急万分,听得公公打算托人送自己出城投奔吴三桂,想想就要去山海关去见朝思暮想的吴三桂,心中别提有多欢喜,谁料正待启程之时,忽听人报吴三桂函告父亲不让将陈圆圆送去,圆圆大失所望。为了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圆圆连夜赶做了一双绣靴托人寄去,期盼吴三桂穿着此靴尽快前来搭救自己早日离开是非之地。

  且说吴三桂在关外经常接待前来劝降的说客收到闯王的劝降书函正犹豫不决,忽有人来报圆圆托人捎来绣靴一双请吴三桂检视,吴三桂急忙打开包裹,一双崭新的绣靴展现在眼前,俗话说自古英雄爱美人,一代豪杰吴三桂亦是怜香惜玉的性情中人,昔日多少个花前月下的缠绵,海誓山盟的美好时光,勾起她对陈圆圆的无限牵挂,吴三桂见物思人泪如雨下,他捧起绣靴细细打量,觉得这绣靴的针脚似乎比圆圆以前做的略显毛糙,凭着圆圆那贤淑细腻的性格,如果不是急着要表达什么,她或许不会寄这双靴子来的,说不定这双靴子里还会隐藏着圆圆心里的什么秘密,吴三桂将手轻轻伸进靴子探摸,果然发现靴子里藏着一封信,但见上面写着:

  妾陷北京城,君据山海关;梦里与君谐,醒来千里远;

  身边虎狼多,岂能有完卵?霸王夕别姬,方得舞与歌;

  岂独君与妾,歌舞难相悦;青春匆匆度,岁月成蹉跎;

  日日思君至,何日罢干戈!草草绣靴至,愿君勿忘我!

  早日投明主,干戈化玉帛。……

  吴三桂看完圆圆的诗文,泪如雨下,细想一下觉得既然大明已亡,良禽择木而栖,良马择槽而司,不如及早投奔李自成化干戈为玉帛共图大业。正欲命人起草文书恢复闯王,忽有探马接连来报,说是李自成一进北京,就住到皇宫,将部分宫女集中起来,分赏给诸将和群臣享用,又施助饷政策,设立比饷镇抚司,由大顺汝侯左都督刘宗敏负责,勒令原明官员富户放血助饷,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不等。刘宗敏指挥各路军兵到处抓人,随便用刑拷打。满京城到处可见受束带枷喊冤叫屈痛不欲生之人。刘宗敏府第三个大院,每天受夹棍刑罚的都有数百人,所有进去的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短短数日刘宗敏逼得饷银七千万!

  吴三桂听了心想:当初崇祯皇帝穷得没钱理国,向群臣借饷几百万而不得。如今,刘宗敏李过往死里一顿打,就轻松抖露出七千万,难怪崇祯吊死煤山时怒言:朕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可见这些昏官个个该死,受刑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