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世界的列夫·托尔斯泰之死民间故事10

  震撼世界的列夫·托尔斯泰之死

  1910年10月28日凌晨,将近3点点钟,一夜没有睡觉的俄国著名的文学家、19世纪伟大的作家和思想家列夫.托尔斯泰,匆匆忙忙地打点行装,在私人医生杜尚.马科维茨基的陪同下,离家出走了。然而这次出走,为他82岁的人生画上了句号。11月7日,在偏远的阿斯塔波沃小车站,托尔斯泰与世长辞。

  托尔斯泰是一个奇人,他的一生是在内心矛盾和自我思想斗争中度过的。有人说杰出文学家的成就都来自于灵感,托尔斯泰几乎所有的作品,也是在灵感的驱使下开始写作的。然而在创作过程中,他不断地怀疑自己,否定自己,很多作品都是数易其稿。在持续60年的创作活动中,他流传下来的作品稿本之多,令人乍舌。处女作《童年》有4种稿本;《战争与和平》一些章节有7种稿本;《安娜·卡列尼娜》许多章节有12种稿本;《复活》的开头部分有20种稿本;《生活的道路》序言有105种稿本。他的创作记录着他思想的变化,宗教观念的转移,道德观念的转变。

  托尔斯泰是一个诚实的人、执着的人、身体力行的人。每次思想转变不仅体现在他的作品中,而且还使他的生活方式发生巨大的改变。少年时期他曾放荡不羁,犬马声色;30岁后,他梦想当个外交家;以后他醉心于哲学研究;回到他继承的贵族庄园后致力于农业改革、教育改革,甚至自己亲自为孩子们编写课本;1851年他满怀稀奇的幻想到神秘的高加索开始了5年的军旅生涯,戎马倥骢,浴血奋战,出人意料的勇敢。除此之外,他还研究过法律、医学、农业经济;他学会了10种外语;他曾对绘画和音乐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虽然有如此纷繁的经历,但是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文学创作。在经历了这些转变之后,他专心致志地踏入了文学的大门。他精力充沛,对什么东西产生了兴趣,就会义无反顾地扑进去,但是不久又改变了航向。有人在评价托尔斯泰时说:

  他才华横溢,享誉世界。

  他身为贵族,稿酬丰厚。

  他独居庄园,宛若桃源。

  他的妻子温柔贤惠,治家有方,但是他却难以忍受,并且要千方百计摆脱她。因此家庭危机时而爆发,最终夫妻关系彻底破裂,以至于他老来孤独,彻夜辗转,在82岁高龄时,夜半时分,匆忙打点,秘密离家出走,终于凄凉地客逝天涯。所有这一切都来源于他的理想与现实相距千里之遥。

  1910年10月27日,托尔斯泰在读一部小说。时钟敲过12点,他吹灭书桌上的两支蜡烛,悄悄走进卧室,想睡觉,但是睡不着。迷迷糊糊过了两个小时,他突然听到书房的门被轻轻打开,有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来,透过卧室的门缝,他看到书房里的烛光亮了起来,妻子索菲雅在沙沙地翻着纸张。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晚上了。他明白,索菲雅在寻找他写的遗嘱。因为他背着妻子,与女儿萨莎和契尔特科夫一起秘密地写下了遗嘱,指定最小的女儿莎萨为唯一的法定继承人,申明他的作品不是私有财产,应该归全体人民所有。与托尔斯泰共同生活了48年的索菲雅,生下了14个儿女,被称为是托尔斯泰唯一的朋友和工作的勤劳助手。他写作出的作品草稿十分凌乱,大多都是索菲雅誊写的。尽管契尔特科夫千方百计封锁消息,索菲雅还是发现她占据了半个世纪的地位被无情的剥夺了。所以她很是气愤,要想办法找到遗嘱,废弃它。过了一会儿,索菲雅悄悄地离开了。托尔斯泰再也无法入睡,于是点亮蜡烛,坐了起来。他内心感到无比的愤懑和厌恶。他异常激动,数了一下自己的脉搏,每分钟跳动97下。他不能再睡了,下定最后的决心,要离家出走。他来到书房,提笔给索菲雅写了一个纸条作为留言:我的出走会使你伤心,我为此感到遗憾,不过请你理解我、相信我,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的处境正变得让人无法忍受。除了其他原因,我无法继续生活在曾经生活过的奢侈环境里,我所采取的是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通常都会采取的行动---离开尘世生活,在孤寂中度过余生。请你理解这一点。即使你得知我在哪里也别来找我。你的到来只能恶化你和我的处境,但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感谢你在我身边度过了48年的忠诚生活,并请原谅我所做的一切对不起你的事情,就像我真心实意原谅你有可能对不起我的地方一样。我的出走改变了你的处境,我劝你安于你这种处境,劝你不要对我有恶感……。

  托尔斯泰写完信后,轻轻地走下楼梯,敲开了私人医生杜尚·马科维茨基的房门。他激动地说:我就要走了。您跟我一起走。我先上楼,您随后就来,小心别惊动了索菲雅。我们不准备带很多东西,只带最必需的。三天后莎萨会来找我们,把必要的东西给我们带来。他又去把小女儿莎萨叫醒:我马上就要走……。再也不回来了……。帮我收拾吧……。

  于是大家在黑暗中分头准备起来。托尔斯泰对忙碌中的女儿莎萨说:莎萨!你留在这里,过几天,等我最终决定到哪里去以后再写信叫你。我最大的可能是到萨摩尔金诺修道院你姑妈玛丽娅·尼古拉耶芙娜那里。

  托尔斯泰越来越焦躁不安,莎萨等人则是既紧张又激动。他们既想快点收拾,又怕弄出响声,惊动了索菲雅。因此他们的手都发抖了,行李带也系不紧了,皮箱盖也盖不严了……。托尔斯泰走出屋子,到马坊叫人套车。此时已是28日凌晨,外面还一片漆黑。深秋的夜空,飘下了蒙蒙细雨,袭人的凉气让托尔斯泰打了一个寒颤。仓皇之中,他迷了方向,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小树林,撞到了一棵树上,帽子也不知弄到哪里去了。他好不容易折回屋里,拉上杜尚,带上手电筒,来到马坊。他们和莎萨一起,把路上需要的东西吃力地放进马车。此时,托尔斯泰浑身发抖,唯恐索菲雅醒来,会有一场大吵大闹。托尔斯泰和杜尚上了马车,直奔谢金塔车站。

  在车厢坐定,等火车开动后,托尔斯泰才松了一口气。索菲雅再也追不上他们了!他很快就睡着了。一个半小时后,杜尚叫醒了他,给他送来一杯热咖啡。这时托尔斯泰又挂念起在波良纳的索菲雅来:索菲雅·安德烈耶夫娜,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好可怜她!

  此时的索菲雅还在梦中。由于头天晚上睡得很晚,直到上午11点钟她才醒来。而此时托尔斯泰离家出走的消息早在全家上下传开了。佣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着伯爵先生和夫人恶化了的关系。索菲雅冲进餐厅,冲着莎萨喊道:爸爸在哪儿?

  走了。

  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

  索菲雅把父亲的信递给母亲。索菲雅的手颤抖着,把信打开,她一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索菲雅将信仍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喊叫:走了。彻底地走了!永别了,莎萨,我也要投水去了。她发疯地向花园边的池塘奔去,纵身跳进水中。莎萨和佣人们急忙赶来,把索菲雅从寒冷的塘水中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