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约定民间故事8

  为了一个约定

   今天是李耕回家乡南江市上班的第一天。他沿着宽阔的马路走着,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围了一群人。李耕开始没在意,走近之后听见有人说:你们签不签?不签的就回去……

   李耕听出这个口音是老家大屋山那边的,他凑近一看,只见人群中有个矮个子男人正拿着笔在一张纸上签名字,接着有好几个人也跟着签了。

   李耕用家乡话问旁边的一个人:这是做什么?那人头也没抬:告状。

   告状?李耕抬头望去,不远处就是市委市政府大楼,乡下人都把上访说成是告状。李耕继续用家乡话问:告的什么状?

   拆迁。

   李耕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便问:拆你们的房子吗,为什么?

   修马屁路!有人这样说。

   哎呀,你可别乱说!一旁的人忙打断他。

   有人说:补偿,我们要补偿!一会儿又有人说:告修路!还有人小声说:告贪官!

   李耕听了,哭笑不得:一个一个说,怎么又是要补偿又是告贪官?是什么官啊?

   就是新来的市委书记李耕。

   李耕?李耕吓了一跳,你们告他什么,我可以替你们参谋。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原来,李耕要调来南江当市委书记的消息早就在南江传开了,市里某些领导决定给李耕的老家修一条水泥马路,对外说是要开发山区的旅游业,因此要强拆他们的房子。

   有这样的事?那是应该告他!李耕把他们说的话全记了下来,还告诉他们上访要走正当程序,去市信访局,千万别瞎闹……

   看着人们离去的背影,李耕站在原地没动窝,他心里真不是个滋味,自己走马上任第一天,就有这么多老乡来市委告他的状。

   他拿出手机想给在市城建局当局长的老同学左军打电话,突然发现那些人又回来了。他觉得奇怪,迎上去一问才知道,县里早知道他们要来,怕他们闹事,派人堵他们。还有这样的事?来,我给你们写状子。李耕说着又掏出笔来。

   原来是你捣乱呀!这时,只见一个年轻人边说边走了过来,从李耕手上夺去了笔。

   李耕正要火,这时只听那人又说:走,上车!

   上什么车?李耕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见一辆大客车开了过来,这些人也包括他,全被赶上了大客车。

   这是送我们去哪里呀?有人问。

   那年轻人说:现在南江市正在创建文明城市,我们这就送你们回大屋山!

   大客车快速地朝大屋山开去,一车人都没话说了。

   两小时后,车停在大屋山的河边上,大屋山就是由这条河隔成了两部分,河水不深,人们大都打赤脚趟过河。李耕在这里出生,大学毕业后还回这里支教当过小学教师。大家都散了,唯有李耕一个人站在河边上发愣。

   突然,他发现从河对面走过来两个男人,每人背上都背着一个孩子,他看那年纪大的人眼熟,就飞快地跑了上去,叫道:刘大山。

   那人猛地抬起头来,半晌才认出来:李耕,怎么是你呀!说着,从背上放下孩子,拉着李耕的手,听说你在省城当了大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从他背上下来的孩子边跑边对刘大山说:校长,我上课去了!

   李耕笑道:哈哈,看你都当了校长,还是老样子!

   什么校长,就一个教书匠。刘大山嘿嘿地笑道,还记得我们那个时候在这里的日子吧?

   记得,怎么不记得?还有左军,咱三个人一块儿在这儿当教师,一块儿在这儿背孩子过河上学……一说到这儿,李耕脸色变了,他望了望眼前这条河,惊道,怎么,你这么大年纪还一直在背孩子过河上学?

   刘大山笑道:后继有人了,刚才和我一起的是我儿子。

   你儿子?李耕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深有感触地说,真没想到哇!有儿子背你还背什么?

   不背怎么行?平时不涨水还好,一下雨涨水,河水就漫膝盖了!再说,不背我不放心,家长也不放心,就不会让孩子来上学了!

   听到这儿,李耕的心沉了下来,看着刘大山那饱经风霜的脸,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看你这个校长当的……

   这时,李耕兜里的手机响了,他一接,正是左军打来的,声音还特大:我说李大书记,今天第一天上班,您跑到哪里去了?我到处找也没见您……

   我正要找你呢!我现在叫个人给你说话你就知道我在哪里了!李耕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刘大山,是左军。

   刘大山接过了电话:左局长,你好哇!还记得我刘大山吗?

   刘大山……李书记咋跑你哪里去了?

   刘大山把电话递回给了李耕:还是你跟他说吧!他咋叫你李书记,你到哪儿当书记了?

   李耕拿着手机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汇报,给领导汇报……

   李耕说:是不是要把水泥路修进我老家的事?

   您是怎么知道的?我现在正在马市长办公室,马市长也找您呢!

   你在马市长办公室?好,你把电话给马市长……李耕对着手机继续说,马市长,你也在找我?我现在在大屋山,我想麻烦你同左局长现在就到大屋山来一趟……

   刘大山一愣:你把市长叫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可没什么好招待的!

   李耕看了看表:不用你招待了,你忙你的吧!我自己转转,等两个小时以后孩子放学了,你把学生带到这儿来,我有话要说……

   两个小时后,马市长和左局长的车来了,县里领导的车也来了。

   左军奇怪了:李书记,您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干吗?

   李耕笑道:你看看那边是谁来了?

   左军一回头,见刘大山带着几个学生朝这儿走来了。李耕边脱鞋袜边对左军说:左局长,快脱鞋啊!

   一听李耕喊左军脱鞋,在场的人都睁圆了大眼,不知要干什么,刘大山走到他身边,连连摆手。

   今天没你的事。李耕转头对马市长说,马市长,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叫刘大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二十年前,他和我、左军,都在这所学校当老师,当时我们三人就是轮流背着这些孩子过河来上学的。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走了二十年,我们这位刘大哥还在这里背孩子上学!

   马市长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连忙说道:哎,那怎么能要您亲自来背呢?

   只见刘大山脱掉鞋袜捋起裤腿走了过来,笑道:李书记,还是由我来,我已经习惯了!

   什么叫习惯?李耕指着刘大山腿上那些被砾石割的细小的疤痕对大家说:你们看看,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又能这样天天习惯?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

   这时,一位手拿相机的小姐走了过来:刘校长,我是报社的记者,您的事迹可以感动我们整个南江市,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能坚持二十年这样背孩子过河上学?

   刘大山望着李耕憨厚一笑:为了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

   刘大山指着李耕和左军说:二十年前,我们三人当时坐在这河边的约定,绝对不让一个孩子因为这条河辍学。

   李耕眼里闪着泪花,拉着刘大山的手说:别说了,今天还是让我们来背吧!

   刘大山笑着说:要不这样,咱们还是用老办法,抓阄!

   抓阄?记得当年要一个人留下来,也是刘大山提出来要抓阄,结果李耕和左军都抓到了走字,刘大山说:看来是天意要我留下了!

   这时,只见刘大山从口袋里拿出纸和笔,侧过身写了几下,将三张小纸片团了团,放在手心,说:上次是你们先抓,这次该我了……

   慢!李耕一把从他手上抓过了那三个阄,扬起手说,你先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三个阄上写的都是一个字,‘背’。李耕边说边看着左军,左军顿时大悟,当年,那也是刘大山做的阄哇!

   一想到这些,李耕和左军眼圈儿都红了,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当地老百姓听说市领导来了,都赶了过来,其中那些上访的人认出了李耕,矮个子带头叫道:原来你就是新来的李书记呀!

   李耕笑道:今天你们这个状告得好,你们看,马市长和左局长都来解决你们的问题了,依我看,你们的房子也不用拆迁了,那马屁路也不用去修了,还是先把桥修起来吧!

   一听到这话,矮个子和那些上访的人纷纷竖起大拇指,说道:好官,你才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啊!

   李耕把刘大山拉过来,大声说:真正的好官在这里,刘校长才真是值得我们全市人民学习的好官!

   人群顿时沸腾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为了一个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