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墓见人心

  挖墓见人心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故事大全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挖墓见人心,快来看看吧

  偶遇老头领回家

  谢忠19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两场葬礼办下来,米缸空了,他还欠村里人整整一箩米。

  谢忠很少吃米饭,他迷上了挖野菜,用野菜果腹,省下口粮还债。

  这天收工晚,太阳下山了,谢忠又顺着小溪往山里去寻野菜。路上,他遇到一个很虚弱的老头在咬一根胡萝卜。谢忠瞟了一眼胡萝卜,上面的叶子吓到他了。他几步窜过去,一巴掌把老头手上的胡萝卜打落到地上,冲老头喊道:快吐出来!全吐出来!有毒!老头不但不吐,反而咀嚼起来往下咽。谢忠急了,伸出两根手指,就塞到老头嘴里,将手指伸到了老头的喉咙深处,抠挖起来。老头哇的一声,将刚吞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老头呕吐完就哭了,他怨恨地看着谢忠,流着泪说:小子,有你这样欺负一个老头子的吗?我不就吃了一口胡萝卜吗?那又不是你家的胡萝卜,是我从溪边的泥里拔的。

  谢忠这才有空解释:大爷,那不是胡萝卜,那是野胡萝卜。它真正的名字叫蛇床子,有剧毒,吃了会死人的。

  老头不满地瞪着谢忠说:哄鬼呢!我活了60岁,胡萝卜还不认得?他捡起脚边那半截野胡萝卜,又要往嘴里送。吓得谢忠再次扑上去,夺过野胡萝卜远远地扔进溪水里。

  老头再也忍不住,嗷的一声哭出声来:老天啊,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可以欺负我?我章慕儒一辈子本本分分做人,没造过孽啊!

  章慕儒?谢忠愣了一下,这名字他爹在世时跟他讲过,说是山那边樟树坳的一个生意人,新中国成立前在县城经商,是县城的首富,新中国成立后,被划为资本家,财产全没收了。难不成就是眼前这老头?

  老头哭得很伤心,倒让谢忠手足无措起来,他结结巴巴地分辩:章大爷,我没欺负您。我是在好心救您的命。那东西真的有毒。

  但章慕儒根本不听谢忠的解释,哭得越发伤心了:谁要你救我了?我三天没吃东西呢,横竖也得死,就算被毒死,也总算是个饱肚鬼吧。

  难怪老人这么不顾死活,是真饿昏了头啊。

  谢忠看看章慕儒那瘦得只剩骨架子的模样,动了恻隐之心,咬咬牙说:好吧,大爷,您别再哭了。我将您的吃食给扔了,我赔您,行不?您跟我回家去,我给你煮一碗粥总可以吧?

  谢忠将章慕儒领回家,真给老人煮了一碗粥。

  老人吃完粥,谢忠看看门外,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就索性留老头在他家里住了。

  谢忠舀来水,让老人洗澡。老人颤巍巍地脱下上衣,谢忠的双眼就直了。老人的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胸前更是瘀黑一片,肿起老高。

  谢忠惊问:您这是咋的了?

  老人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往下跌落,说:开批斗会打的。批斗了我三天,要我交代反革命罪行。我交代不出来,他们就打。我实在受不了了,前天晚上偷跑了出来。

  谢忠愣住了。老头吓得赶紧说:小哥你别怕,我不会连累你的。你就让我在你家住一晚上,天一亮我就走。

  走?您往哪里去?谢忠有些同情这老头。

  谢忠的一句话问得章慕儒哑口无言,好久好久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我能往哪里去呢?天地之大,还真没我章慕儒落脚之地。儿子已经跟我脱离了父子关系。我本来是打算到老家樟树坳躲躲。但我搬出去太久了,那里已经没几个至亲了,大家怕受我连累,也不肯接受我。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望着谢忠,可怜巴巴地说:小哥,你心肠好,要不,你就收留我吧。我躲在你家里不出门,不让大家看到我,这样不会连累你的。

  谢忠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不是怕受连累,他家三代贫农,根正苗红,怕什么?但他养不活这老头啊。

  章慕儒眼里的光渐渐暗淡下去,他嗫嚅着央求谢忠道:小哥,你是好人。你索性帮我帮到底,你去城里找我儿子吧,让他来看我。

  谢忠答应了。老人嘱咐他:他要是不愿来,你就跟他说,我要死了,要见他最后一面,交代后事。

  给老头做儿尽孝

  谢忠找到了位于县城边的五七干校。章慕儒的儿子章墨,就在这里接受劳动改造。

  谢忠在门卫室见到了章墨,刚开口说了一句你爸病了,章墨就瞪着他反问:我爸?谁是我爸?谢忠愣了,结结巴巴地说:章慕儒啊,他不是你爸吗?

  章墨激动起来,挥舞着双手,叫道:小同志,你弄清楚!我和章慕儒早就脱离父子关系,划清政治界限了。他生不生病你不必告诉我。

  谢忠心想,章墨这可能是演戏给领他来的那个戴红袖箍的人看的吧。他便央求红袖箍:我能不能单独跟他说会儿话?红袖箍点点头。

  谢忠将章墨领到操场的角落,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这才悄悄跟章墨说:你爸被人打了,体内有淤血……话未说完,章墨瞪着他叫起来: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我不想听到他的事情。

  谢忠总算明白了:章墨不是演戏,他是真的不认章慕儒这个父亲了。谢忠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他快要死了,想见你最后一面,交代后事。

  章墨没有半点哀伤的表情,说:你告诉他,他死我也不会认他的!

  谢忠恼了,瞪着他问:你还是人吗?你爸要死了,你还这态度?

  你想让我有什么态度?章墨反问道,我本来是供销社的干部,就因为他这个反革命、资本家,我现在在这儿接受改造了。没有他我的人生也不会有污点。章墨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忠父母临终的时候,他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哭得死去活来,这个章墨居然如此冷血!

  他回到家里,不知该怎么跟老头说,老头从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已经看出来了,问:他不愿来见我?谢忠只得点点头。

  章慕儒又问:你跟他说了,我要死了,要跟他交代后事?谢忠又点了点头。

  挖墓见人心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有更精彩有趣的民间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2228454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