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不是一种错民间故事10

  美丽不是一种错

  1914年11月9日,海蒂·拉玛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粉嘟嘟的小脸,微撅起来的小嘴,圆溜溜的眼珠转来转去,就像是要和大人交谈一般。海蒂·拉玛的父亲是一个银行家,母亲是一位医生,良好的家庭环境,让海蒂·拉玛的成长就像温室里的花朵,无风无雨。在父母、老师的宠爱下,在同学们绿叶般的簇拥中,她就像一只乐意展现自己魅力的孔雀。同学们送给海蒂·拉玛一个外号美人蕉,海蒂自己也觉得自己的美丽就像开了瓶的香水,芳香四溢。

  1936年,大学毕业的海蒂听从父亲的劝告,和奥地利军火大亨曼德尔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第二年,海蒂就感觉到自己的婚姻如此失败,丈夫只是把自己的美丽当作向别人炫耀显摆的资本,而不是人生路上的伴侣。一次,趁丈夫忙于应酬,海蒂当断立断,药翻了女佣,翻窗而出,径直乘火车逃往法国巴黎。这一年,23岁的她因为惊人的美丽被一位美国米高梅公司的导演发掘,正式引入好莱坞。

  海蒂的演艺生涯因出演一家由捷克斯洛伐克电影公司拍摄的电影《神魂颠倒》而出名,因为在这部影片中,身为女主角的海蒂成为世界上首位全裸出镜的明星。在该片中,她绝美的面容和奔跑在树林中的曼妙胴体,在震惊观众之余也带来了铺天盖地的非议。在当时那样一个男权主流社会中,男人们都对海蒂的美貌情有独钟,却对她本身内在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在一次晚宴后的晚会上,海蒂感觉到不适,就在舞池旁边的软沙发上休息,这时一个她不认识的富商走过来邀她共舞,她委婉地拒绝了他。这个富商被拒后,嘴里随便冒出一句: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不就是一只花瓶,一只暂时好看点的花瓶罢了。

  自尊心极强的她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但很快又平静下来。要反击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最好的办法不是反唇相讥,而是用行为证明自己不是他说的那种人。为了证明自己不但有美貌,也有智慧,海蒂很快投身于科学研究,她推掉了所有的片约,捡起了自己上大学时的专业:通信技术。

  一身蓝大褂,不施脂粉的海蒂远离了名利场,整日整夜在实验室做实验、校验数据、调节参数。三年后,专利号2,292,387的扩频理论的核心基础静悄悄地躺在美国专利局保密通信系统文件里,申请时间是1941年6月10日,申请人一栏,是一个美丽的名字:海蒂 ·拉玛。只可惜当时的美国军方完全不把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的重要研究当一回事,拒绝尝试,并为之保密。海蒂在当时未能获得任何荣誉。

  直到上世纪50年代后期,海蒂的这一杰出设计思想,才被广泛运用到军队计算机芯片中。从那时起,这一技术也启发了许许多多通信领域的科学家,从而被广泛运用到手机、无线电话和互联网协议的研发上,以使很多人共同使用同一频段的无线电信号。1997年,当以cdma为基础的通信技术开始走入大众生活时,科学界才想起了已经83岁高龄的海蒂,授予了她电子国境基金的先锋奖,这一奖项对她在计算机通信方面的贡献给予了承认。这时,人们才知道53年前海蒂·拉玛从好莱坞荧幕消失的真正原因。但此时,海蒂的专利已经失效,所以她终生未能因此而得利,如果专利没有失效,海蒂将和电话专利拥有者贝尔一样名利双收。

  因为海蒂·拉玛创造的cdma皇冠上的宝石——扩频理论的核心基础专利,高通公司从一家小公司一跃成为世界著名通信公司,保持着每年两位数的增长,并成为未来20亿3g用户的收税官。她有一个非常惊人的专利,人们通常都想不到电影明星有什么头脑,但她确实有。高通公司联合创始人安东尼奥说。以cdma为基础的3g技术开始走入人们视野,科学界才称这位高龄美女为扩频之母。全球电信和通信技术行业著名工程师、分析师莫克则在2005年出版的传记《高通方程式》中,以这样的文字来描述这个矛盾的天才人物:只要你使用过移动电话,你就有必要了解并感谢她。要知道,这位性感女明星为全球无线通信技术做出的贡献至今无人能及。

  高通公司高层曾多次表示可以给海蒂·拉玛一笔不菲的感谢费,但都被海蒂·拉玛拒绝。接受媒体采访,海蒂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在科学上一切一切的努力和付出,不为名,不图利,不想谁回报我什么,只是仅仅为了证明:我不是一朵花,也不是一只花瓶,我只是我——海蒂·拉玛,一个追随自己内心的普通女性。一百年后,人们如果还会想起一个人的名字,那是因为她是一位出色的科学家,而不是一只名贵的花瓶。那一刻,海蒂·拉玛眉眼舒展。她终究用行动证明了:美丽并不是一种错。

  2000年1月19日,海蒂·拉玛去世。3年后,波音公司打出了一系列的宣传广告纪念这位科技女性,其中毫不涉及她的演艺事业。2005年,德语国家举行了第一届发明者节,以纪念海蒂·拉玛小姐的92岁诞辰。所有的这一切,仿佛在印证她的另一句妙语——电影往往限于某一地区和时代,而技术是永恒的。

  女科学家海蒂·拉玛的美,不止于容貌,和心灵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