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 尾 鞭 子

  牛 尾 鞭 子

  在一个密林的边缘,有一个山岗。从山岗上可以看到柯瓦里河的美丽景 色,密林边缘还有一个村落,叫孔迪。这里有一望无际的稻田和玉米田。河 边的草地上放牧着牲口。一座座圆形的泥房子上盖着棕榈叶子,烟囱里冒出 一股一股白烟,在空中轻轻飘动。男人和男孩在河里撒网捕鱼,女人们在自 己屋子周围用木捣臼捣粮食。

   这个村里有一个猎人,叫奥加路沙,他有妻子和儿女。

   有一天早晨,奥加路沙从墙上取下枪,到森林里去打猎,妻子、儿女到 田里去干活、放牲口。这时,太阳已西斜了,到了吃晚饭时间,奥加路沙还 没回来,到了半夜,奥加路沙还是没回来。

   第二天,奥加路沙还是没回来,全家惶惶不安,不知出了什么事。就这 样过了一个星期,然后又过了一个月,奥加路沙仍没有回来。儿子们当然一 直惦记着父亲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家,但家里一切仍照常进行:母亲到田 里干活,儿女们去玩,日子一长,就不再想念父亲了。

   过了半年,奥加路沙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布里。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布里长大了,他会坐,会爬了,后来又会说话了。 布里的第一句话是:我的父亲在哪里?

   哥哥们看看远方,看看稻田,其中一个说:对啊,我们的父亲在哪里?

   另一个说:他早就应该回来了。

   第三个儿子说:他大概出了什么事,我们应该去找才是。

   第四个说:他是到森林里去的,我们怎么找得到?

   我看见他是怎么走的。一个儿子回想起了,说,他从这条路去的, 一直过河,我们走小路去找爸爸。

   兄弟们拿了枪去找父亲了。在密林里兄弟们迷路了,但很快找到了路。 但由于森林里很暗,所以他们时常迷路,但每次总有一个兄弟找到路。经过 许多时间的摸索,他们到了一块空地上,看见散在地上的奥加路沙的尸骨和 他的生了锈的枪,儿子们马上明白,父亲在打猎时死了。一个儿子走到面前 说:我可以把父亲的尸骨拼在一起。

   他收集起父亲的骨头,每一根都放在应有的位置上。

   第二个儿子说:我会使人的骨头上长出肌肉和皮肤。

   他说完,就动手干了,把父亲的尸骨盖上了肌肉和皮肤。

   第三个儿子说:我能使身体有血。

   他说完,勇敢地向前走了一步,把血放进了父亲的身体里,然后退到一 边。 第四个儿子说:我能使父亲呼吸。 当他干完自己工作时,兄弟们看到父亲的胸部时起时伏,开始呼吸了, 非常开心。

   这时,第五个儿子说:我能使父亲行走。

   当他把运动的力放到父亲身体里时,奥加路沙微微撑起身子,然后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