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书场端大碗民间故事10

  [戏曲]书场端大碗

  扬州教场四周有八个书场,四乡八镇的人都涌到这儿来听书。说书艺人在这儿,就像摆擂台一般,只有天天磨道,才能在这块站得住脚。

  有一位说书先生,起先,他只敢在里下河的乡镇、扬州城外的洼子街、瓦砾山一带说草台书,混口饭吃。等到一部看家书说得滚瓜烂熟,自信在书艺上已有了两下子,也就来教场占了个台子。

  二十多天说下来,书场还蛮卖座。这就不坏啦!那些书客都是书场上几十年的老听众,哪一部书没有听过?正书说得好,还要靠插科打浑抓神,这位先生还就靠这一手拿魂哩。

  这一天,先生照旧往下说,今儿说的是一段热书①,也是一段出外书②,说秀才、郎中、和尚和一个收元宝灰的③要拜把弟兄,书客听的格外来神。一场书说了一半,照老例,要歇下打转,这当儿,书场老板就捧着一只头号的青花大碗向书客收钱了。那刻儿,书客们进场时不用掏钱买票,找个位于坐下来就行,这刻儿老板来收钱,就掏出几文,朝大碗里一撂,"叮啷当--!"老板满脸堆笑:"多承!多承!"给多少钱,书客可以随意,不少于五文就行。

  这段出外书容易起神,书中噱头多,关子多,再加上说书先生手、眼、身、步、神一配一搭,说得灵活、表得利落,书客越听越起劲。大伙儿心话:虽说这个先生新来教场占台子,倒是出口不凡。所以老板来收钱,有人特意朝大碗里多撂了几个铜板。这刻,书场老板便高声叫数:"张三爷,二十文!乔老爹,廿五文!" 张三爷、乔老爹听了报数,脸上有光,那位说书先生呐,也有了面子,有人捧场嘛,下半场得再露几手。

  书场老板收完钱,把大碗朝书台角上一蹬。这是扬州书场多少年的老规矩:今儿收多少钱,你先生看着,散场后当面拆账分成,免得说书先生疑心老板背后昧钱。其实,还有一款意思:钱收得多少,是书客对你这场书的评价,收得多,今后格外要卖力;收得少,你就要检点自己的不足,下半场要入点神,不要砸了饭碗。今儿先生朝大碗里一瞟:嗯,不坏,大碗堆尖了,收得不少,好!神一拧,说书先生拿起醒木轻轻一拍,说起了下半场书。

  下半场书说的是秀才、郎中、和尚和收元宝灰的拜过把子,就坐下来打麻将。秀才脸朝南,和尚脸朝北,郎中胜对西,收元宝灰的脸对东。四人往牌桌上一坐,虽说才拜的把子,这刻儿不论兄弟了,哄吓诈骗,什么样的花头经都玩得出来。这些科趣,先生说得神眨眨的,满场书客都笑弯了腰,直到先生剪了口④,大伙儿拇指一翘:"不丑,不丑,有味儿⑤!"书场老板高喊一声:"明天请早,各位慢走!"书客就朝场外散去。

  说书先生刚要进老板的小屋里宽衣喝茶,这刻,有个老头嘘了一声:"先生慢走!小老有话请教!"说着走到台前,二话不说,先把书台上的大碗一端。扬州书场向来⑥有个规矩:说书人书编得不圆,让人抓住了话把子⑦,书客就可以端大碗,说书人和书场老板不作兴争较。当然,书客要把端大碗的缘由说出来,要说得说书人心服口服。

  这个老头问先生:"你讲四个把兄弟打麻将,脸分别对着东西南北坐,是不是?

  先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愣:"是啊。

  "请教先生,你在哪家的麻将桌上看过这种坐法?

  "这......

  "麻将桌从来都是点角摆,打麻将的人都是脸朝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哪有脸对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坐的?

  说书先生抓头了。老头说的不错呀!打麻将的习俗的确是不作兴正向坐,都是偏向坐。老头听得细心,说得有理。说书先生连忙双手一拱:"你老说的对,请受学生一拜。"说着一个长揖。又说:"你老的大碗端得好,激我长进。如蒙不弃,大碗里的钱你全部带走,另外我再奉上五十文,算我今日向您求教的束俢。只是这只大碗请送小生,让小生见物如见您老,激励我天天磨道。

  说书先生这么一说,老头反倒不好意思板脸了,便顺水推舟:"小老不是爱财,实在是爱艺,才将你的军。算了,这大碗还给你,我分文不要。你这五十文我带上,你我到对过酒楼上吃个晚茶,叙叙交情,可还玩得?

  说书先生当然乐意,端大碗的事就这么结了。

  就因为扬州教场书场里有这么多不成文的规矩,使扬州说书艺术愈说愈精、愈说愈细,说表举止,都讲究关门落锁,滴水不漏。在扬州说好一场书真不容易啊,说书行当里有这么一句俗话:下面书客喊一声好,自己背后不晓得哭多少!②出外书:扬州评话的行话,指主情节以外的插曲、风情、背景介绍的一段书。

  ③收元宝灰的:旧时祭礼焚烧的"元宝",其材料锡锗含有锡,仍可提炼再用,旧时收旧货的同时亦收购元宝灰,故俗称收旧货的人叫收元宝灰的。

  ④剪了口:评话界行话。一场书结束了,谓之剪口。

  ⑤有味儿:有味道,转人指有本事。

  ⑥向来:从来。

  ⑦话把子:说话不慎,让人抓住了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