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洋人结婚民间故事10

  想和洋人结婚

  二十岁的张亚芳人长得靓丽,是水湾子村的人稍子,媒人几乎踏破了她家的门槛,可她这几年在外打工打野了心,给媒人搁下了三个条件:城里的,有工作的,没残疾的,领来看看,否则,对不起,拜拜!

  亚芳非城里人不找,眼界真高啊!从此,上门提亲的人由多到少,最后竟一个也没了!二十八岁时,亚芳还没找着个对象。常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下可急坏了她的父母:唉,亚芳,你条件再降一降啊,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乡下人……

  别说啦!我一定要嫁到城里去,否则我宁肯不嫁!亚芳态度坚决。

  千里姻缘一线牵,还真让张亚芳等来个上门求婚的城里人,他名叫吴铭诚,是市自来水厂的职工。吴铭诚也是因为眼高而耽搁了,不得已才跑到乡下来的。他过去要求女方不但人要长得漂亮,还要有文化,拿今天时髦的话讲,是想找个白领!本来,自己一个蓝领想找个白领,也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可吴铭诚觉得自己是大帅哥,心里总是这样想:总有一见钟情的丽人,不嫌弃我的职业吧。如此一来,吴铭诚三十岁还是光棍儿一条!总不能一直光棍下去吧,无奈之下,他只好找媳妇找到了乡下。他和张亚芳都是大龄男女,又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主儿,经人一撮合,嘿!还真就有戏啦!

  张亚芳嫁给吴铭诚后运气也不错,凑巧市自来水厂扩建招收临时工,她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下子也成了工人。虽说是个临时的,但她感觉也比农民工强啊!

  然而,让张亚芳没想到的是,她当上临时工没多久自来水厂搞改革,人员大调整,不但她被精简了,连吴铭诚这个正式工也下岗了。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只好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小商店,虽说一个月辛苦下来也能挣个千八百的,但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负担,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夫妻经常为经济紧张而互相埋怨。

  吴铭诚有个邻居李大娘,她女儿李玲玲凭着年轻美貌嫁到了美国。在美国生活的李玲玲时不时给李大娘寄来生活费。虽说是给母亲的生活费,一笔一笔也是不小的开销,李大娘平日里又十分节俭,根本舍不得花,几年下来竟积攒了有十几万元。这事儿传到张亚芳的耳朵里,张亚芳就坐不住了,没事就跑到李大娘家里问长问短。李大娘一个人生活,平时也没个说话的人,碰上了张亚芳就把话匣子打开了。原来去美国之前,李玲玲在国内本来有丈夫的,就是外出打工时结识了一个美国人,之后便和丈夫离了婚,跟美国人走了。

  听了李玲玲的经历,张亚芳的心里就不安宁了,回家后越看吴铭诚越不顺眼,成天吵架,骂吴铭诚没能耐,都不能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吴铭诚也不跟她计较,每天只是老老实实打理小商店。

  过了一段时间,李玲玲领着自己的洋女婿回国探亲来了,不仅给李大娘带回很多好东西,就连邻居都每人得到了一份礼物。李玲玲平时花钱在张亚芳眼里更是如流水一般,天天带着李大娘下馆子。这对平时只能勤俭度日的张亚芳来说,李玲玲过的简直是神仙一般的生活。

  有一天,李玲玲来张亚芳家串门子,给了张亚芳一条名牌丝巾,让她平时多帮忙照看李大娘。张亚芳拿着丝巾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李玲玲一身名牌,她的眼睛都直了。晚上,吴铭诚在厨房里做饭,张亚芳就站在镜子前摆弄着那条丝巾。吴铭诚叫了她几次,她都没听见。吴铭诚有点动气,说:你一个小买卖人,戴那么名贵的丝巾干吗?

  张亚芳的火彻底被点燃了:你一个穷光蛋,买不起这样的丝巾给我就算了,还不让我戴。你凭什么不让我戴?我告诉你,我偏戴,我戴给你看!以后我也去美国过好日子,我气死你!

  从此,张亚芳就攒着劲要去美国。她偶然在晚报上看到一则金缘跨国婚介服务所的广告。广告上说只要交一万元,就可以成为服务所的会员,一定能成功找个洋丈夫结婚。

  张亚芳心动了,她想:人活一世,不就图个享受吗?自己长得比李玲玲还靓,为啥她那么有钱,自己这么穷呢?于是,她按照广告上写的地址到婚介所咨询情况。

  小姐,像我,能找到美国丈夫吗?张亚芳怯怯地问。

  能!能!大姐皮肤保养得好,看上去还不到三十的样子,有一种女人特有的成熟美,是找对象的最佳年龄啊!一位带着眼镜三十岁左右的女工作人员笑盈盈地对张亚芳说。

  这女工作人员的话,无疑给张亚芳骚动的心里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她决定开发自身资源去美国。

  铭诚,咋俩离婚吧。这晚,张亚芳憋红着脸对自己的丈夫说。

  你疯了?还是……吴铭诚睁圆了眼睛,满脸诧异。

  妈……张亚芳的女儿也含着热泪劝说,可张亚芳的头摇成了拨浪鼓:我到美国后就给你们寄钱回来!

  张亚芳心意已决。吴铭诚一看老婆这副样子,知道再挽留也没有用。当初,张亚芳一心要嫁到城里来,不也是这么坚决嘛。如果不同意,再把她逼出个好歹怎么办呢?他想了又想,最后只好叹着气同意离婚。

  离了婚的张亚芳到婚介服务所交了好不容易攒下的一万元钱,又在一张合同书上签了字。

  眼镜女工作人员笑着拿出一沓男人的照片,让张亚芳挨个挑选:大姐,你看这个……

  给我几个美国人的照片和资料,其他的我不感兴趣。张亚芳一心一意想找个美国人。

  眼镜女工作人员让她回去等消息,和她般配的美国人的资料里暂时还没有,等有了立即通知她。

  这天,婚介所通知张亚芳来看资料:约翰·克特劳斯,男,七十五岁,退休前在美空军服役……

  这美国佬年龄太大了啊!但张亚芳一看这白发苍苍的老人身后那幢美丽豪华的别墅,心说:这老头肯定很有钱吧!于是,她笑着说;只要这美国老人先给我五万美元,我就和他谈……可她的要求马上就被对方驳回了。

  嘿嘿!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小瞧人!以后,张亚芳干脆把对方的年龄定成和她相当的,老头子以后就一概免谈!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年时间快过去了,美国男人始终还是没来找她谈恋爱!后来张亚芳不得不又将条件放低了一点,可还是无人问津!她心说:我丢不起这个人啊!于是,她牙一咬,将条件干脆放得低得不能再低了:只要是美国有钱的男人,不管年龄多大,哪怕身体有残疾也行!就这样,时间很快就在等待中悄然消逝了。三年过去,张亚芳连一个美国男人的面都没见到。就算她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可年龄不饶人啊。而且,这些年来她每天就在家里等消息,一直都没有工作,离婚时分来的钱用得差不多了!她开始为自己的莽撞行为后悔了,跑到婚介服务所对眼镜女工作人员说:我不找了,退还我的钱吧。

  不找可以,但钱不能退。眼镜女工作人员边说边拿出了她签的合同,指着上面的条款给她看:婚介所有责任为客户服务,直到找到满意的伴侣为止;但客户中途退出的,婚介所不退服务费。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张亚芳气呼呼地问。

  大姐,没有最好的,总有一个最适合的……眼镜女工作人员不气不恼,口气十分轻柔地向她解释。

  找不到对象的张亚芳认为自己上当受骗了,非要婚介所退钱不行。人家不退,她便到法院告婚介所坑人骗钱,可白纸黑字的合同在,最后她还是输了!

  事已至此,张亚芳万念俱灰,这天夜晚,牙一咬,心一横,跳进了护城河……

  张亚芳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睡在过去家里的床上。这时,吴铭诚端着一碗热姜汤笑着走过来递给她。张亚芳端着姜汤不知道说什么好,吴铭诚开口说话了:有位好心人见义勇为救了你,救护你的医院按照手机里的联系方式通知了我。亚芳,你好好养身子,什么都别想。等你养好了身子再走也不迟……看着面前面容憔悴的吴铭诚,张亚芳知道他这几年既当爹又当妈不容易。她惭愧地低下了头,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小声说:铭诚,我不会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