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演绎民间故事10

  历史与演绎

  朱买臣在西汉,不算一个大人物,但他的名气在后世出奇地大。不为别的,只因他是一个刻苦学习、靠苦读做官的模范典型。白衣致卿相的故事,在科举制实行之后,倒是有不少。但在汉朝,这样的美事并不多见。刘邦在沛县的那帮偷鸡摸狗的兄弟,布衣致卿相,是因为跟着主子打了天下。天下已定之后,小百姓要想混官场,一般都得从小吏干起,还要有牛人推荐。大把的机会,都给了富人。

  像朱买臣这样,虽能读书识字,但家贫如洗,最后靠讲经得到皇帝赏识的,在他那个时代,确实是个异数。宣称要独尊儒术的汉武帝,急切需要若干通经之人做装饰,他欣赏的博士公孙弘以及朱买臣,都是这样的饰件。这样的饰件,像班固说的那样,无非习文法吏事,缘饰以儒术。

  即使是模范典型,如果故事缺乏戏剧性,也不大容易走红。而朱买臣的故事,恰好有这样的因素。这个靠砍柴卖柴为生、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措大,居然有一个妻子。妻子开始并没有嫌弃他,只是觉得自己的丈夫边卖柴边大声朗读文章有点搞笑,总是制止他,又制止不住。最终,到朱买臣40多岁上,她看看日子毫无起色,实在熬不住了,离开他另找了人家。朱买臣还劝,说自己50岁肯定能发迹,没几年就会熬出头了。显然,这样的安慰是没法让人信的。

  另嫁他人的买臣前妻,对朱买臣并未恩断义绝,跟丈夫上坟,看见朱买臣吃不上饭,还呼饭炊之。但是,没有了妻子的朱买臣,生活终于有了变化。他不再卖柴,而是跟着太守的上计吏做跟班了。所谓上计,就是每年进京负责应付上级的考核。为了应付考核,各个郡不仅要有专门人员,还有驻京办事机构——守邸。就这样,朱买臣进了长安,伏阙上书,没有消息。

  正在饥寒交迫之际,幸好得到了乡人严助的推荐,得以面见皇帝。朱买臣见皇帝,说《春秋》,言《楚辞》,说得汉武帝挺高兴。于是就做了官,中大夫,皇帝的侍从。恰好武帝要置朔方郡,宰相公孙弘以为不可,于是武帝便令朱买臣去跟公孙弘辩论。朱买臣看来杂书读得比较多,口才也好,辩来辩去,把公孙弘辩得没脾气了。其实,汉武帝置朔方郡,从经济角度看,完全不合理,他自己也说服不了宰相。当时的朱买臣,原本就是被武帝当作东方朔这样的弄臣的,跟弄臣辩论,谁是敌手呢?

  再后来,东边的越人老是叛乱。朱买臣献策,说他有平叛之法。于是,汉武帝就命朱买臣做了他家乡会稽的太守。临行之前,武帝说了一句: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你这下子抖了吧?

  朱买臣进京做官期间,也有不走运的时候,有一阵儿官也丢过,他就跑到会稽郡的驻京办去混饭吃。这回,捧了会稽太守的印绶,他依旧穿着往日的旧衣服,再次来到会稽郡的守邸。正好赶上上计之时,上计吏和守邸里的办事人员正在一起喝酒。见朱买臣进来,也没有人起身,朱买臣一屁股坐下就跟着大伙一起喝。酒至半酣,守邸的小吏突然发现朱买臣身上有印绶,近前仔细一辨,发现居然是会稽太守印绶。大惊,出来告诉上计吏,人家不信,告诉守邸之丞,也没人信。小吏急了,拉他们近前去看,果然。

  那年月,一郡的太守,跟九卿同品级,而且在郡里大权在握,可以生杀予夺。属吏们给太守拜寿,是要呼万岁的。发现向来不起眼的朱买臣,猛然之间变成了太守,所有人都惊呆了,发呆完毕,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朱买臣富贵还乡,家乡人无论贵贱,都来迎接。朱买臣发现,他的前妻和其现任丈夫——一个修路工人,也在看热闹的人群中。于是,朱买臣命人将他俩带进了太守官邸,养了起来。但是,从卖柴人到太守,这个反差实在太大,刺激也够大,一个月后,他的前妻还是自杀了。

  后来,朱买臣和他前妻的这段故事,被后人演绎成《马前泼水》的杂剧,清朝后又变成京剧经典剧目,一直演到今天。说是朱买臣还乡,看到前妻之后,前妻要求回来,朱买臣命人在马前泼了一桶水,让他前妻收起来,能收起来,就收回她。最后的结果,当然也是以前妻自杀告终。这个编出来的戏剧故事,还产生了一个成语:覆水难收。

  其实呢,朱买臣没有这样做。他仅仅是令人把前妻和其丈夫带上后面的一辆车,也就完了。从此,夫妻二人过上了不愁吃穿的日子。只是,需要天天面对这个威风八面的前夫,未免懊悔,心理素质再好的人,估计也挺不住。

  把朱买臣当作刻苦学习的榜样,倒也罢了,但把朱的前妻打成嫌贫爱富的反面典型,加以鞭笞,一鞭笞就好几百年,真的有点过。那个年月,女人也是要吃饭的,一个连老婆都养不活的人,人家跟了好些年,走道(改嫁)之后,还能给前夫饭吃,要论人品,其实真的也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