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是败家子

  谁说我是败家子

  世间百态故事,网罗古今奇闻篇、社会轶事篇、街头趣事,谁说我是败家子就是一篇经典的世间百态故事,希望你可以在世间百态故事中寻找乐趣

  曾家的传家之宝被盗了!这消息让威远县城炸了锅,人们无不震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警察,甚至还有市里来的领导,一拨儿接一拨儿赶到曾家,那阵势,跟丢了国宝似的。

  要说曾家这传家宝,还真的非同小可,那可是十一本珍贵无比的医学手札啊!

  曾家自清朝雍正年间就世代行医,至今出了十一位名医。这十一本医学手札记载了十一位名医的毕生心血,不仅包括曾家世世代代独特的药方、偏方、针灸穴位配伍法、药物炮制法,还详细记录了许多疑难怪病的症状、诊断及施治过程和结果,是学医之人梦寐以求的宝典。

  可眼下,十一本手札据说丢了八本。知道这手札价值的人,个个扼腕叹息,纷纷猜测此刻的曾家,绝对是乱成了一锅粥。可人们到曾家一看,嘿,主人曾小天跟没事儿一样。人家帮他想办法,他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于是人们纷纷议论:这医学世家,算是彻底毁在曾小天这个败家子头上了!

  曾小天的父亲曾子森医术高明,享誉海内外。曾小天是独苗一根,本该是曾氏医书的第十二代传人。偏偏天不遂人愿,他对学医既没半分天赋,也无一丝兴趣。

  日子长了,曾子森就认了命,一咬牙,下决心违背祖训,收一个外姓弟子。曾小天得知后,跟死刑犯遇上大赦天下似的,比老爸还要积极,到处帮忙物色人选。曾子森见了,更是气恼,却也无可奈何。

  遗憾的是,徒弟还没找到,曾子森却因车祸去世了,曾家的医书还是传到了曾小天手里。可曾小天依然没有从医,而是开了家电器维修部,有生意的时候就摆弄几下,没生意呢,就和一帮子朋友喝茶聊天打麻将,那套手札自然被束之高阁。

  不久前,有一家医药公司要买这套手札,曾小天狮子大开口,开出天价,把来人气走了。有不少人推测,这贼没准和那家公司有关,听说那公司的老板就不是什么正经商人。

  曾小天听了这些推测暗地里发笑,其实在他心里,早有了这个贼的影子,只不过他并不打算报警。

  这一天,曾小天来到县中医院李恒医生的家门前。李恒是他的麻友,牌技一流,经常赢得他底朝天。李恒对曾小天的钱并不感兴趣,每次赢了,总是来曾家抄写医方,以医方抵赌债。

  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应声,曾小天估计李恒就躲在家里,索性用拳头擂门,高喊道:再不开门,别怪我管不住嘴巴了啊!门立刻开了,李恒那张明显惊慌的面孔出现在曾小天的面前。

  曾小天进了屋,阴沉着脸往沙发上一坐,说:把我家的医书交出来!李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你说什么?关我什么事儿?

  曾小天从皮包里掏出一枚戒指,在李恒眼前一晃,冷笑道:这是失窃那天在我家书房捡到的,看着眼熟吧?

  李恒吓出一头冷汗——这是他和女友的定情信物,上面刻着李恒宋薇薇天长地久的字样。他两腿直打哆嗦:你……为什么不交给警察?

  曾小天冲他古怪地笑了笑:你说呢?李恒嗓音颤抖,嗫嚅道:你想敲诈我?想……想要多少?

  好说,好说。曾小天眯缝着眼,不过你得先回答我:偷我家的宝贝,是不是想卖给那家医药公司的老板?

  不是,绝对不是!李恒的脖子青筋暴突,嚷道,那些手札我还没有抄完……你把手札卖给黑心老板,让他们把这些救人的方子变成赚钱的工具。他们生产的药品,明明成本那么低,却卖高价,坑咱们老百姓……

  为了不让我卖,所以你就去偷?曾小天仍是冷冷地问,你真的不想把手札卖掉?

  不!李恒觉得受了侮辱,大叫一声,我不会卖,我要把这些知识都学会了,用它治病救人!

  曾小天不屑地看着他:就凭你一个人,救得了多少?

  李恒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治得一个是一个。再说,我学会了,可以教别人,会的人多了,救的人也就多了。总比你……他原想骂曾小天是个败家子,但转念一想,小辫子还攥在别人手里,只得咕嘟一声,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

  曾小天见状,扑哧一笑。李恒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

   曾小天一边笑一边说:我笑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以为我真会把祖传的宝贝卖给那些家伙吗?列祖列宗知道了,我还不天天做噩梦呀?我开出天价,是故意把那些家伙气走的。

   他缓了一口气,又说:其实呢,我不是不想当医生,可我没那天分,就我这糊涂劲儿,要真当了医生还不成了庸医啊?而且,我一直觉得,我们家的宝贝,不应该这么藏着掖着,早该拿出来了!说着,又从皮包里拿出一沓东西:居然是剩下的三本手札!

  李恒大吃一惊:你这是……

   曾小天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要把宝贝传下去,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把它变成所有人的宝贝,集合所有人的力量来保护它。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子,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我真没想通我家的祖训是怎么定出来的,现在手札归了我,得改改老规矩了——老爷子给我留了些钱,我可以把手札自费印成书,向世人公开。我要不把这点家当都‘败’光,还叫什么败家子啊?

   他拍拍李恒的肩膀,接着说:不过,那八本手札,你可得还我。李恒连连点头,望着曾小天:那,你不告我了?

  曾小天摇摇头:这事就在这儿烧成灰吧,我会跟人家说,是我藏宝贝藏得连自己都找不到了。反正在别人眼里,我就是这么个糊涂虫,一说,准有人信,即使不信,东西在呢,谁还来追究呀?

  曾小天把戒指交给李恒,李恒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他紧紧地握住曾小天的手,再也说不出话来。

  读完本故事,你的心灵深处被触动了吗?如果你还有更精彩的世间百态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小编哦QQ2228454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