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女传奇民间故事3

  茶女传奇

  在美丽的仙寓山下,有个村子叫大山村,相传这里曾出现过仙女下凡的奇景,这是真的吗?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下凡的不是七仙女,而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茶女。

  大山村有一个青年叫阿旺,勤劳能干,乐于助人。靠捕蛇为生。

  这天,阿旺上山捕蛇,经过一处山林时,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叫:救命!阿旺急忙飞奔过去。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冷气,只见四五条颜色艳丽的毒蛇正缠着一个姑娘,蛇信子伸出老长,眼看就要逼近姑娘。阿旺是个捕蛇高手,他跑到姑娘面前,一把捏住一条毒蛇的七寸,然后扔到身后的布袋里,几秒钟的功夫,几条蛇全成了阿旺的战利品。

  姑娘一见毒蛇全被抓起来了,才用手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阿旺这才有空打量那个姑娘,只见她头发上插一朵鲜艳的红花,上身穿着挺合身的小绿袄,下身穿绿裤子。阿旺觉得眼生,凭直觉他感到这姑娘不是本地人。不过姑娘长得非常水灵,阿旺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他结结巴巴地问:您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姑娘莞尔一笑说:我叫乌里青,住在仙寓山的那边。阿旺还想再问几句,茶女说:天快黑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见。说完转身就跑了。

  第二天,阿旺又上山捕蛇,刚走到半路上,就见乌里青拎着个包袱慌里慌张地跑来了。她一见阿旺就说:阿旺哥,快救我!我爹妈把我许给村里的小混混了,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在后面追呢。阿旺慌忙拉着乌里青跑回了家。

  乌里青就在阿旺家暂住了下来,时间一长,两人产生了感情,好得如胶似漆。阿旺娘见乌里青又漂亮又懂事,和儿子又情投意合的,就择了个好日子,给他们成了亲。乌里青待人和气,手脚勤快,邻居们都夸阿旺娶了个好媳妇。

  转眼半年过去了,这天,阿旺出门送货,路上碰到一个头戴黑帽、身穿黑袍的老道人。这道人一见阿旺就上下打量个不停,阿旺厌烦地瞪了老道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那道人阴阳怪气地说:小伙子,你印堂发暗,眉目带煞,怕是被妖魔鬼怪缠身了吧!这都是你媳妇惹的祸,你快把她赶走。阿旺生气地说:胡说八道,我媳妇贤惠得很,你再乱嚼舌根,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也不理那道士,自顾自地走了。那道人在背后追着嚷嚷:小伙子,不听贫道的话,你们村会出祸事的,到时候可就晚了。

  过了两天,村子里果然开始传染瘟疫,连阿旺的妈也被传染上了。阿旺妈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拽着阿旺的手说:孩子,妈这病看来是好不了村里的人都说,这病是你媳妇带来的

  啊?阿旺惊得发呆,仔细想想,乌里青确实有点来历不明,自从过门后,一次也没提起过回娘家,难道她真是一个妖怪?不行!一定得把乌里青赶走,不能因为她而丢了全村人的性命,他站起身扭头就往外走,连母亲的呼喊也没听见。

  他气冲冲地走到院中,见乌里青正在院中忙活,就没好气地说:乌里青,你快离开这个家吧!乌里青大吃一惊,难过得哭起来:阿旺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乌里青一哭,阿旺心就软了,他就把遇到黑老道的事和妈妈听到的传言全告诉了乌里青。

  乌里青苦笑着说:那个黑老道才是妖精,是一条千年大毒蛇变的。

  啊!阿旺不由得叫出了声。乌里青接着说:屯里的人得瘟疫,就是黑老道搞的鬼,它在大山林里就想霸占我为妻,我不肯,它就派徒子徒孙来伤害我,那天幸亏你救了我。现在,它又把毒液吐到狮水河里,让大家吃水时中毒,并四处散布谣言说我是妖怪。

  阿旺这才明白大家中毒的原因,但他心里发愁:全村的人都得了病,可怎么办呢?乌里青从头上拔下那朵耀眼的红花,说:这朵花里面有一百粒千年茶籽,熬成汤,得病的人一喝就会好的。不过未等乌里青说完,阿旺就一把夺过茶籽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好的宝物,我先给咱妈治病去。说完,转身就跑。乌里青慌忙在后面叫道:阿旺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但阿旺救人心切,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阿旺跑到厨房,马上烧火煮汤。千年茶籽水果然神奇,妈妈只喝了半碗,就哇地吐了一大滩粘水,脸色也转红润了。阿旺很高兴,顾不上跟妈妈说话,就挨家挨户地给大家送茶水。全村的人喝了茶水都好了。阿旺一蹦三跳地回到家,却见乌里青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脸上纸一样白。阿旺急得连声呼喊:乌里青,乌里青!过了好大一会儿,乌里青才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说:我是神茶仙女,见你老实厚道,才与你结为夫妻,茶籽是我的命根,你只拿50粒就能救活全村人的命,剩下50粒我还能活命,现在茶籽没有了,我马上就要死了。乌里青,你不能死,我离不开你!阿旺抱着乌里青,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乌里青气喘吁吁地说:我快不行了,日后你如思念我,就去山林那边的大槐树下找一个白胡子老头。乌里青说完,化作一道红光消失了,阿旺觉得对不起乌里青,后悔得直跺脚。

  阿旺在痛苦中生活了一年,思念乌里青的心情越来越迫切,他想起乌里青的临别赠言,决心去找山林中那个神秘的白胡子老头。

  阿旺翻山越岭,不知走了多少日子,都没找到山林中的那个白胡子老头,他问大树,大树摇头不知。他问茶雀,茶雀哀鸣一声飞走了。

  一天晚上,阿旺疲倦地倚着一棵老槐树睡着了。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从树后走来,问他是不是在找乌里青。阿旺忙点头说是。老头捋着额下的白须说:其实那个姑娘不叫乌里青,而叫雾里青,要找到她,要历经凶险,你怕不怕?阿旺坚决地说:就是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白胡子老头点点头,这才详细说出了雾里青的下落。

  原来,雾里青是仙寓山黑蛇洞口的一株神茶。阿旺拿走她的全部茶籽,她就被黑蛇精劫回黑蛇洞口,变成了一株平常的茶树。黑蛇精知道,五百年后,雾里青可再生出茶籽,又可变成美丽的神茶仙女,到时仍可以霸占她做老婆,所以严密地守着那株茶树。白天,黑蛇精让一群千年大毒蜂在周围看守,谁接近就螫死谁。晚上,黑蛇精就自己守在旁边,任何人也难靠近。

  阿旺请白胡子老头指点解救雾里青的办法。老头说:毒蛇精是黑鸡冠子蛇,道行全在鸡冠子上,那就是他变成老道时戴着的黑帽子。如果你能把帽子夺过来,戴在你自己头上,就可以指挥毒蜂,螫死黑蛇精。老头说到这里,把手中的一根木棍递给阿旺:这叫索拨棍,你拿去吧,它会帮助你的。

  阿旺一觉醒来,日头已经老高了,不见了白胡子老头的影子,但梦中的情景他记得一清二楚。身边还放着那条五尺多长的索拨棍,他拿起来就向仙寓山的另一边走去。

  他沿着山腰转了半圈,果然见到一个黑黑的大洞口,洞口有一棵白杨树,一群象小鹰那么大的毒蜂正围着一株人那样高的小茶树来回飞旋。

  阿旺藏在一棵树后观察动静,天刚黑,听到一阵刷刷乱响,一条五丈多长,水桶粗细的黑鸡冠子蛇爬来了。它眼睛绿森森地像个灯笼,信子伸出有五尺多长。它爬到洞口打了个滚,就变成全身黑衣的老道人了。老道喊了声:孩儿们,今天有没有人来?毒蜂嗡嗡地答:没有!老道狂笑道:哈哈,量也没人敢来。你们歇着吧。毒蜂便飞到大杨树上趴着不动了。黑老道围着茶树转了一圈,伸出两手抚摸茶叶,自言自语地说:雾里青,快长吧,等你结出茶籽,咱们就可以结成夫妻了,我可比那个凡人阿旺强得多。

  等到午夜时分,黑老道坐在茶树边上打盹,阿旺便悄悄走到他后边,用索拨棍去挑黑老道头上的黑帽。老道听到动静,将身一滚,现出原形,张开血盆大口朝阿旺扑来。阿旺机敏地跳到一边,伸出索拨棍迎敌,那棍子竟然变成了利剑,阿旺灵机一动,用剑斩断了黑蛇精的舌头。

  毒蛇痛得吱的一声叫,又变成老道人往洞内跑。在进洞时,那株茶树被风一吹,枝干把黑老道的帽子拨到了地上。阿旺知道是雾里青在帮自己,马上拾起帽子戴到头上,对着白杨树喊:毒蜂们,快螫黑道人。一大群小鹰般大的毒蜂立即飞出去扑向黑老道,伸出毒针螫他,黑老道连声惨叫,一会儿就现出原形死了。阿旺把黑帽子狠狠地扔到山下,那群毒蜂都化作黑烟追随着黑帽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天已大亮,阿旺走到雾里青前,只见雾里青枝色枯黄,憔悴的叶子上有几滴露珠在闪动,像是她的眼泪。阿旺心里酸溜溜的,他喊道:雾里青,跟我回去吧!茶树一动也不动,阿旺难过得跪在地上恳求。这时,雾里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旺哥,我已经不能变成人了,不过,我是一棵神茶,你把我的叶采去,可以卖几百两银子,够你娶几个漂亮的媳妇了。阿旺哭了:我不想发财,也不要别的女人。如果你不能变成人,我就一辈子守在这里。雾里青见阿旺是真心,就说:你用拨索棍去敲那棵大杨树吧,白胡子老头和我的八个姐妹们会来帮忙的。

  阿旺转悲为喜。他立即走到白杨树前敲了几下。很快,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从山顶飘落下来。阿旺忙给白胡子老头下跪,请他救救茶女。白胡子老头看了八姐妹一眼,笑着说:你求我不行,你得请姐姐妹妹们帮忙。阿旺忙给八姐妹深深地鞠了一躬。她们连忙还礼,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救雾里青。白胡子老头说:你们每人给我十粒茶籽,我就能救她。八姐妹一起说:只要能救雾里青,什么都行。说着,她们各自摘下头顶的红花,拿出十粒茶籽给了白胡子老头。白胡子老头把八十粒茶籽往茶树上一撒,一道红光闪过,枯黄的茶叶绿了,顶上生出一团火红的茶籽不停地闪耀着。接着那株茶树不见了,雾里青出现在阿旺面前。

  阿旺紧紧地把雾里青搂在怀里,扭头看时,白胡子老头和众姐妹早已不见了。阿旺就把雾里青领回家,从那以后,两口子就靠种茶卖茶为生,雾里青有着独特的制茶本领,她制作的茶叶泡在杯里,不仅有一种特殊的清香,而且还有一缕白色的雾气上升,久而不散,茶色青碧透明,一根根饱满秀丽的茶芽,在杯中上下浮动,犹如一群仙女在云雾中翩翩起舞。这奇景引来了众多的茶客,阿旺的小茶馆每天都是顾客盈门,生意好极了。

  后来,雾里青又把制茶的本领传给了大山村的村民们,他们也渐渐靠种茶过上了红火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