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谜民间故事10

  画谜

  这天,画家苏子游春归来,回到家中,还未坐下,就见老仆人抓来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说不知何时溜入院中。

  苏子上前一看,只见那人不过是个少年,一脸病容。

  那少年一见到苏子,就扑通一声跪下,一边哭一边磕头喊救命。

  苏子大惊,忙问:你是何人?我如何救你?

  只听少年哭着说道:我爹是赵文通,是他嘱咐我来找你的!

  苏子一听,好不奇怪。原来这赵文通本是他的至交,两人交往甚密,后来因为两人在诗文画作上见解不同,才慢慢疏远,已有多年未来往,今天他的儿子怎么会突然找自己救命。

  苏子忙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爹为何让你找我?

  少年摸了一把眼泪说:知府梁入松说我爹藏有‘反诗’,已将我爹问斩,家里的其他人也被抓了起来,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官府现在正在通缉我。

  苏子听闻大惊,老仆人更是变了脸色,二话不说,拎起少年就要往门外拖。

  苏子叹息道:留下他吧!

  老仆人大惊,说,老爷啊,这可是死罪呀!

  死罪就死罪吧,苏子说,你我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有几年可活?难道你怕了?

  老爷哪里的话?您当老爷的都不怕,我这做下人的还怕?老仆人说着,就要拉少年起来,不料少年却跪着不起,老仆人急了,吼道:你这小死鬼,快跟我去洗洗身子,这么臭烘烘的跟老爷说话,算什么事儿?

  听到这里,那少年才站起身来,跟着老人洗涮去了。过了一会儿,老仆人领那少年出来了。苏子一看,那少年长眉细眼,面色白净,和赵文通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想到赵文通已经被害,苏子不禁一阵叹息。他让少年坐下,细细道来事情的经过。

  少年说,他爹是被梁入松陷害的,为的就是他们家的那批古字画。

  咳,苏子长叹一声道,当初我就劝你爹少与梁入松来往,此人生性歹毒,手段狠辣,你爹却笑我担心太多,哪想现在就出了这等事情!

  出事的时候,我爹说这天下只有你能救我的命,只有你能帮我报仇雪恨。少年哭泣道。

  此话不假,苏子将少年拉到里屋,问道,你爹和我本是挚友,知道这些年我们为何没有来往吗?

  少年摇摇头。

  苏子告诉他,他爹赵文通是位很有名气的古字画收藏家,可就是太贪心——恨不得将天下的古字画全部收归自己所有,还有就是太小气,一些名字画,从来不肯轻易示人。苏子很看不惯,便想搞搞他的恶作剧。一次,他从赵文通那里借得十幅古画,赏鉴三个月,代价就是将自己收藏的《五马图》送与赵文通。赵文通喜不自禁,以为赚了便宜。其实,苏子还给他的是仿制品,而赵文通竟然没有看出来。两年后,苏子将那些正品看够了,才向赵文通道出实情。后来赵文通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自此,两人也就少了往来……

  当初你爹骂我造假害人,我今天就造一个假,救救他的孩子。苏子说着,拿起笔,在少年的脸上涂起鸦来。

  老仆人在外面等了许久,见屋子里悄无声息,忍不住推门进去。看见苏子和一个陌生人坐在一起,就东张西望地问:老爷,那个……小死鬼呢?

  苏子呵呵一笑,指了指身旁那陌生人。那陌生人站起来,对着老仆人深施一礼。

  老仆人不禁愣住了。那少年本是面目清秀的俊朗书生,而面前这人却是一对浓眉,脸上几点黑痣,模样很是粗犷。

  这造了假人,必得还有一个假名吧。苏子想了想,说,你就叫苏化吧。以后跟我潜心学习画技,报仇的事情,我不提,你休要说!

  从此,那苏化每日认真学画,苦心钻研。苏子也从此闭门谢客,尽心指导,两人情同父子,苏化也以义父相待。

  三年过去了,这一日,苏化遵照苏子的要求,对着院里一株开花的海棠,画一幅闹春图。苏化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也没能把这画画出来。苏子十分生气。

  苏化委屈地说:义父,这海棠花眼看就要败了,如何画得出‘闹春图’来?

  苏子冷笑道:一叶知秋,一花知春,面对一树的海棠花,竟然无从下笔,你真是白费了我的心思。

  苏化扑通跪在苏子的面前,哭泣道:义父啊,徒儿只见满纸鲜血,脑中是梁入松可憎的嘴脸,哪里看得见春色啊!求师傅快快教我报仇本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