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猴到斗战胜佛民间故事10

  从石猴到斗战胜佛

  作为四大名著集体翻拍的最后一篇,新版电视剧《西游记》也于农历大年初八登陆几大卫视。这部由张纪中策划制作,吴樾、聂远等人主演的《西游记》从筹拍开始就备受关注,尤其是核心人物孙悟空的扮演者,谁都没想到居然会落在原来以功夫和武打而闻名的演员吴樾身上。

  半信半疑:我也没想到会让我演

  吴樾能不能演好孙悟空?从2009年8月《西游记》剧组决定启用吴樾开始,这个问题就成了有关《西游记》的核心争议问题。是的,很多人都想不通张纪中为什么会挑上吴樾,吴樾也说,他根本没想过会有人想找他来演孙悟空,直到他第一次偶然去参观《西游记》剧组,碰到张纪中,那天,我们一起去这部戏的武术导演赵箭家吃饭,席间,每个人都在张老师面前夸我,说我合适演孙悟空,可他就一直笑笑地看着,就是不接话。吃完饭,他突然问我,你下边接戏了吗?我说接了一部,他就说,那你推了吧,明天过来试装。我就将了他一军,您又没定!我后天开机了,要您明天定了,我也好和那边说啊。他就这么抛给我一句:这将是你一辈子都难碰到的一个巨制,你不试,就更没机会!

  当时吴樾接了一部在重庆拍摄的谍战戏,半信半疑之间,他还是先去了重庆的剧组,但刚到重庆的第二天,张纪中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基本上定了他演孙悟空,但必须马上来剧组定装报到。吴樾一下子陷入了两难境地:这边剧组已经签约,而那边又是所有男演员都苦等不得的一个机会。事实上,在这期间,新版《水浒》也找到吴樾让他演一个家喻户晓的重要角色,最终经过痛苦的权衡,吴樾还是选择了孙悟空,而重庆的剧组方面也十分配合,赶紧帮着吴樾抢戏,终于在《西游记》剧组规定的最后时间里,吴樾进组了。

  但进组后的吴樾,仍在半信半疑当中,一来,这个角色之前有太多大角都来试过戏,二来,张纪中爱中途换人也是出了名的,而且吴樾和剧组也签了保密协议,发布会之前不能对外说自己演孙悟空了,于是,经过几次试装,几番讨论,几多等待,直到2009年9月12日的全国发布会上,吴樾才敢正式确定:自己真的要演孙悟空了。

  饱受质疑:剧组差点准备换掉我

  但开拍的第一天,吴樾就吃了当头一棒。第一场戏拍师徒四人一起赶路的过场戏,导演一喊开始,吴樾举着棍就开始走,刚抬完腿,就听导演喊:停,重来!又开始第二遍、第三遍……导演一会儿说不要周星驰的演法,一会儿说不要六小龄童的演法,搞得吴樾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走了,最后导演无奈地宣布:拍全景!

  当时我的心咯噔一下!这一改全景,人基本看不见了,都是景色。潜台词是你爱咋走咋走,反正看不清了。吴樾说,这就意味着,人家对你失望了,这让他十分崩溃,我好歹也在中戏学了四年,入行十年的国家话剧院演员,怎么连个走路都不会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吴樾跟导演的感觉怎么都对不上。他说,事实上他对这部戏是绝对重视的,并做好了全身心投入的准备,开拍前就做了很多功课,也在研究怎么演出一个具有吴樾意义的新的孙悟空出来,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最初的我是耍了一些小聪明,却被这些小聪明误了,我当时就想,孙悟空无论你怎么演,都跳不出当年六小龄童创造的那样一些标志性的猴的动作,但实际上,这版《西游记》最着意要回避的,就是当年的舞台戏曲范儿。

  还有更重要的问题,就是表情问题。这版《西游记》为了保证效果,特意请来了好莱坞设计师帮孙悟空打造了一张猴脸,吴樾演戏时,就得天天戴着这张猴脸进行表演,这就给表演增加了难度,一方面演员的鼻孔被堵很难喘气,另一方面,由于戴着猴脸,演员的真脸必须做出超乎寻常幅度的动作,角色的表情才能透过外面这张猴脸传达出来。吴樾最初完全不知道这一点,直到有一天,他演的戏连演了28遍都没过,下了戏,自己觉得伤心难受,回来后还没卸装就对着镜子哇哇大哭,这时的他才发现,自己这般痛哭,镜子里自己的脸上居然毫无痛苦的反应!吴樾这才明白,为什么组里人都管自己叫木讷猴的原因。

  冲出疑团:演出一只猴的蜕变

  几番不顺之后,剧组打电话给吴樾的父亲和经纪人,说如果吴樾再找不着状态,就打算换人了,直到《西游记》在全国播出,张纪中才笑着对记者说,当初说要换人,是对吴樾使的一招逼将法,而吴樾也果然中计,他决定破釜沉舟,后来我想明白了,刚进组时的我,一来对自己能不能演还半信半疑,二来,头一次进这么大的一个组,合作的全是大腕,我自己就先矮了,老想就着别人的意思来演,而别人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也没人具体跟我说个明白,后来我就豁出去了,谁的意思也不想了,就按我自己想的来,成就成,不成,我也没办法了!

  借着一次回北京的机会,吴樾专门去了一趟北京动物园,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观察猴子,记下了猴子生活中的一些主要特性和动作特征。随后,吴樾决定,用自己在中戏学的角色表演方法来演,果然,在一次表演老道装天的那场戏后,一向对他很不待见的张建亚导演情不自禁地对他说道:你这才像是中戏出来的嘛,这才是真正的表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