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的多丽丝.莱辛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88岁的多丽丝.莱辛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意外:瑞典皇家文学院终身秘书长赫拉斯.恩达尔颁奖前无论如何联系不上获奖者、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原来这位还差11天满88岁、诺贝尔文学奖史上最年长获奖者独自一人打车购物去了。当她回到北伦敦寓所,见门前挤满闻讯赶来的记者,问明来意后不无幽默地说道:“我以为你们在这儿拍连续剧外景呢”。尽管诺贝尔奖本身变得越来越缺乏“星味”,但每个获奖者却都有其不寻常处。多丽丝.莱辛的不寻常,也许始于其诞生的一刻。她的父母都是地道英国人,她本人却出生于波斯(今伊朗),1925年6岁时随全家移居非洲罗得西亚(今津巴布韦),并在那里读过后来被其称为“地狱般孤寂”的青少年时代。她家境贫寒,15岁即因眼疾辍学,16岁走入社会,先后当过接线员、保姆、速记员等,到1949年她离开罗得西亚、经南非开普敦搭乘客轮移居英国时,她已结婚两次、离异两次,并有了3个孩子。在万里飘摇的轮船上,一贫如洗的她只有两件行李:怀抱的幼子,和背囊里的处女作《野草在歌唱》。这是一部以罗得西亚白人农场主之妻被黑人男仆杀死为题材的小说,反应了非洲殖民地的种族压迫和矛盾,虽是第一部作品,却已奠定了她后来长期坚持的写作题材和风格:殖民地主题、妇女家庭题材、心理描写和第一人称叙述方式,这部特别作品让她一举成名。此后她接连发表了《暴力的孩子们》五部曲,即《玛莎・奎斯特》(1952年)、《良缘》(1954年)、《风暴的余波》(1958年)、《被陆地围住的》(1965年)和《四门之城》(1969年),在这5部前后连贯的作品里,她用女性第一人称的视角,细腻、生动地刻划了一个在罗得西亚殖民地长大的白人女性成长历程、心理挣扎和人生求索,被公认为她“从青涩走向成熟的作品”。1962年,她迄今最著名、也最富争议的代表作《金色笔记本》问世,女主人公伍尔芙有五本笔记本,记述了她对非洲、对政治、对与男人关系、对性等问题的思考。被认为是“以纯女性角度讨论种种现实世界严肃问题的成功先河”。在这部结构复杂的作品中充满了理性与情感、现实与过去、政治与人性间交织缠绕,牵扯不清的头绪,但作者以自己的才气和笔触将这一切完美地纳入小说的范畴。这部作品的问世震动了文坛,赞誉和诋毁几乎同时降临。赞誉者称之为“20世纪诠释男女关系的、为数不多的杰作之一”,而诋毁者则认为是狭隘思维和偏激思想的混合产物。推崇者早在70年代中就认为,她理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某些诺贝尔奖评委却冷冰冰地表示,也许多丽丝.莱辛“一生都不会被瑞典皇家文学院提名”。耐人寻味的是,虽然被女权主义者誉为“女权主义开路先锋的杰作”,莱辛本人却毫不买帐,甚至公开宣称,她“从来都”不喜欢女权主义,因为“太意识形态化”了。实际上,她自己之所以饱受争议,恰因为她是个“意识形态化”的作家:早在罗得西亚她就积极投身反殖运动,还参加了英国共产党,却在1956年“匈牙利事变”后公开退党,因此一度在左、右翼阵营都饱受争议。由于她的坚定反种族隔离立场,1956年被南非当局禁止入境,直到1995年,白人政权垮台,76岁的她才重踏上南非土地。30多年一直不被诺贝尔评委会所正视的她,却获得了几乎所有可能获得的欧洲文学奖项,取得了崇高的赞誉。难能可贵的是,她在晚年成功实现了个人文学风格的转型,创作了一系列科幻小说,如《天狼星试验》(1981年)、《八号行星代表的产生》(1982年)等,写出了对人类历史和命运的思考与忧虑。从她对记者“我已听了30多年类似假消息”的调侃,不难看出其对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长期忽视自己的不满,但她终究表示“这个奖是我获得的最好的一张牌”,毕竟,作家和奖项彼此都需要相互承认。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