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指上 曾经盛开过两朵雏菊花

  无名指上 曾经盛开过两朵雏菊花

  莫小奇出现的那个夏末,校园里开满了金色的雏菊。石板铺就的小路潮湿柔软,走过爬满青苔的墙垛,浓郁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夏末的校园里。倚在门边,莫小奇如同一只疲倦的小兽,在徒劳的抵抗下终于卸下了武装。我不愿意上学。这是莫小奇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那个时候,我正和同桌的麦嘉头碰头的看一本连环画。麦嘉睫毛在我眼前忽闪着,他的皮肤苍白,四肢瘦弱。同是九岁,麦嘉的身高仅仅到我的额头。从他搬来我家隔壁,就是这个样子,妈妈说他和我一样没有爸爸,而且他有病,活不久的。喂!你这只病猫。莫小奇回过头来,一把扯过那本连环画,毫不讲理的把桌上的水彩碰倒。鲜艳的蓝色,黄色,红色铺天盖地,在麦嘉的白色球鞋上,变成绚烂的虹。我如豹子一般冲出去,和莫小奇扭打在一起。结果,我们之间隔的那张破旧的课桌被掀翻,刚刚好砸到在一旁抽泣的麦嘉。老师费了好大劲才把我从莫小奇身上拽起来,我还意犹未尽揪着易小船的头发。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莫小奇的脚印清晰地印在我的白裙子上,我的指甲划破了他的下巴。回家的路上,麦嘉跟在我身后,小心翼翼地问我:衣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恶狠狠的斜了他一眼,你就会哭,打架的时候为什么不帮忙?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缓和了语气,因为你身体不好,妈妈说要我照顾你。笨蛋。笨蛋。一个声音重复着,就会躲在女孩子裙子下面哭哭啼啼,你真不像个男人。循声望去,莫小奇站在高大的桑树上,刺牙咧嘴的朝我做鬼脸。不准你欺负麦嘉。我跳起来,随时准备再干一架。你说不欺负就不欺负,我听你的。他跳下来,脚下激起的尘土呛得朝阳咳嗽起来。我看你挺可爱的,就做我女朋友吧。我会保护你的。莫小奇走到我面前,捧起大把的桑梓。甜腻的汁水混合着他手指间的泥土,我看着他浓黑的眉毛,明亮的眼睛,和我一样的尖下巴,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刚才那股蛮横没有了,拿一颗桑梓放在嘴里,我高声说道:你做我女朋友还差不多,我来保护你。的确,那时的莫小奇不过和我一般个头,却比麦嘉结实两倍。我拉起他的手放在麦嘉手上,说:麦嘉有心脏病,你也要保护他。莫小奇猛地抽出手,猴子般疯跑起来。夏紫衣!他朝我喊,从此我们是统一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