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王子那么胖

  白马王子那么胖

  在我年少的花痴岁月梦想里,白马王子从来都是玉树临风清秀俊朗的。可是事实证明,爱情这档子事如若拿来幻想,那一定是非常非常地不靠谱。下课的时候,林英俊陪我去讲台找教授问问题。和蔼可亲的教授站在台上,看到居然有这么用功的学生下了课还勤奋学习,笑得镜片后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我和林英俊心怀鬼胎地站在教授身旁,林英俊把一段自认为很难理解的英文阅读拿来问教授,我则靠在教授的那堆卷子边小心翼翼地翻试卷。3分钟后,我向林英俊发出暗示,林英俊立刻对教授说:快上课了,我看我还是自己再想想吧。言毕,我们恭敬地转身离开。在教室的拐角处,我狠狠地一掌拍到林英俊肩膀上,查到了,第三个交试卷的男生,他叫李孜木,这个名字真文艺啊!我陶醉在搞清美男身份的喜悦中,完全不顾身边的胖子使劲儿地揉搓着肩膀,脸上的痛苦表情。还在扎羊角辫的时候,我就表现出了色女本色,喜欢和所有眉清目秀的小男生玩。而我对于胖子的恐惧来源于8岁那场梦魇。8岁那年,我在家门口的院子里和一帮小朋友玩捉迷藏。我藏在一个自以为隐蔽的角落,正得意着,我面前的天一黑,一个身影黑压压地扑了过来,我一躲闪,站立不住,大门牙狠狠地磕到了墙上。哇——我还没哭呢,眼前的胖子却指着我捂着嘴大哭起来。我不是有意要撞你的。他抽噎着说,两行清清的鼻涕顺着眼泪流到嘴里。从此,我的门牙没了,而我的身边却多了个胖子。那么的胖,却叫林英俊,真是搞笑!从小学到大学,我从没为那次门牙事件要求林英俊有任何赔偿和表示。虽然他让我对胖子有了心理阴影,从此路上遇着体积庞大的人就绕着走。可是见鬼的是,他居然就可以一路跟我跟到大学,十年如一日地照顾我,替我挡了许多仰慕者,并大言不惭地说是为我学业着想。我有苦说不出,门牙掉了可以长,可身边多了个胖子,还有哪个帅哥敢招惹我?到了大学,我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嚣张了。我注意李孜木很久了,英美文学是大课,教授总是喜欢提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每次都是有个坐在前排的男生站起来侃侃面谈。他的发音完美极了,舌头在唇齿间灵活地一转,就是一串好听的句子。虽然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可是一个能把语言说得如此动听的男生,本身就是一种诱惑。我生平第一次表情严肃地派林英俊去和他套近乎。这个胖子摸着后脑勺老大不情愿的样子,我又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和他套近乎?他嘟着香肠嘴,表情似车太贤。林英俊!我扯着嗓门大叫,别忘了当年我的门牙是谁撞掉的!林英俊这个胖子真厉害,才没几天,他居然就和李孜木勾肩搭背了。看着他们一起朝我走来,我惊得嘴都合不拢。莫莫,外文系第一系花,内外兼修,品学兼优。林英俊这样对李孜木介绍我,我嘴角抖动似抽筋,欲笑还休。李孜木做绅士状,主动和我握手,久仰,莫莫在演讲比赛上的风采,我印象很深。我没想到自己名气这样盛,李孜木居然对我印象很深。林英俊曾说过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第一是色,见不得帅哥,第二是不经夸,一夸人就晕。所以,在李孜木面前我彻底晕菜了,李孜木,周末的三大高校英语角十分有趣,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吗?我不顾林英俊的死命飞眼,毫不含蓄地向李孜木发出了我的邀约。周末的天气十分好,阳光微微,小风习习。我穿上最得意的绿色雪纺长裙,一缕黑色羽毛垂在耳边,做性感纯情状打扮。男生宿台前,李孜木的眼睛如我所料亮了又亮。我正在心里偷笑,一抬眼却看见李孜木身边多了一大块黑影,居然是林英俊这家伙!这个超级电灯泡!三大高校的英语角果然名不虚传,我左手边的女生刚吐出一句伦敦贵族音,我右边的男生立刻马不停蹄地接上一段标准美语,表面上你来我往聊天谈笑,暗地里却刀光剑影比拼十分激烈。许多人上来都昂着头报自己鼎鼎校名,嘴角带着隐约的招摇。我有点儿失望,原打算交几个志同道合学英语的朋友,却人人都忙于表现自己。林英俊在旁边不耐烦地嘀咕:什么烂英语角,简直就是社交缩影。李孜木却看似兴致勃勃,他不停地穿梭于各个圈子,大声且刻意地说着他的完美英语,不一会儿他的身边就围了好几个女生,目放崇拜光芒。李孜木说得忘了形,竟把我晾在一边,有女生问他英语为何说得那么好,他笑得快飞起来:天分吧!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对林英俊发牢骚,不过是口语说得不错而已,就这样现。林英俊促狭地看着我,佟莫莫,嫉妒也有点儿技术含量好不好?从小到大,林英俊一直都和我臭味相台,这次居然唱反调,让我感觉怪怪的,好像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背叛了自己。